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238 吸血鬼的怨恨(十)
    但是,那个王者故意令伤体显得特别沉重,很狼狈地朝她这个方向走来,林听雨却是万万没想到。

    对方会选择这么做,是希望她怎么做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

    当林听雨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血族,捂着胸口要害,艰难行进,好不狼狈而且脆弱地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的小脸上立刻现出惊恐神色,小嘴吓得张得老大,愣了片刻,就朝那位伤者冲了过去。

    “您怎么样?您没事吧?您好象……伤得很重……”林听雨一脸焦急担忧的神色,一连蹦出了好几句没营养却足够表达关心的话语。

    “你身上的气息……你也是血族么?”古德拉?该隐说着暗红色的眼睛微眯,再度露出几分虚弱。

    林听雨立刻把小脑袋点得跟鸡啄米似的,道:“嗯嗯,我也是血族。大人,您怎么会伤成这样?有什么我能为您做的吗?”

    血族天生就对强者非常尊敬与敏感,只要不是刻意隐藏,对方实力若远在自己之上,血族一下子就能感觉得出来。所以,面对一个比自己强上许多的同族人,林听雨表现得颇为恭敬。

    古德拉?该隐道:“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家离这里远吗?”

    林听雨羞赧地道:“我叫加娜,是赫尔伯特宫的女仆。不过,我在附近购买了一座小屋,打算攒够了钱就离开赫尔伯特宫,到这座小屋居住,然后一心努力修炼。”

    这座小屋,当然是她在数日前买的。有了加娜的记忆,对于血族一些事态的展演变。她提前有了预知,早就为今天在这里遇到古德拉?该隐做了准备。

    这个女人居然已经是赫尔伯特宫的女仆?!古德拉?该隐心中一动,以这个女人的实力,是没有资格进入赫尔伯特宫的。

    古德拉?该隐立刻就联想到,阿希拉的阴谋,可能赫尔伯特也插了一脚。

    “能麻烦你带我去你的小屋,暂时休息一下吗?”古德拉?该隐彬彬有礼地说道。

    虽然是伤重。虽然很狼狈。可是,他的言行仍旧透出非常出众的气质;他俊美的脸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反倒因为忍受伤痛而透出一种病态的美感。

    这样的古德拉?该隐不但俊美性感。充满男子魅力,更能触动女人心中那柔软的部位,让女人因为心软而心动。

    “这位是在勾引我么?”林听雨穿越了好几个世界,也是根老油条了。看到古德拉的神态、样子,心中不免腹诽。

    表面上。她却笑得一脸天真无邪,眸中的关切更是明显,道:“当然可以。您请跟我来。”

    她在前面引路,不出几分钟。就将古德拉?该隐带到了她一早就买下的屋子。

    这实际上是一幢位于乡间的二层小楼。在美国乡间,这样的房子并不贵,住起来也很舒服。

    “加娜。你为什么不怕阳光?”被安置到一个棺材里,古德拉?该隐并没有直接躺下去。而是好奇地问。

    据他所知,除了魔党,即撒霸特一族,密党中只有特密拉一族拥有炼制屏蔽阳光法器的能力。可是,特密拉一族的成员有限,古德拉?该隐差不多都认识。

    要知道并不是每个血族成员都拥有修炼魔法的能力。

    林听雨羞答答地说道:“我一次偶然的机会学会了炼制屏蔽阳光的魔法耳环……”她说着指了一下垂在耳垂上的耳坠子。

    这种屏蔽阳光的法器非常特殊,它们上面的能量无法被血族感知到,所以林听雨才胆敢这么胡编乱造,不然被古德拉拆穿,她可就危险了。

    这倒是让古德拉?该隐非常吃惊,奇道:“怎么,你会魔法?”

    林听雨忙道:“也不是啦。我只是炼制成这一个耳环,是在费了九牛二虎的情况下。后来,想要再炼制出来一个都不能了。我也不知道这到底……算不算我会魔法。”

    古德拉?该隐沉默了一下,道:“我的伤势很重,可能得休息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你能帮我送点血剂或者血浆过来吗?”

    林听雨点了点头,道:“没问题。”顿了一下,她一副壮着胆子的样子,怯怯地问:“请问大人,您……您也不怕阳光,是不是也有这种屏蔽阳光的法器在身?”

    这种法器非常特殊,就算有魔法在身的撒霸特族或者密特拉一族,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炼制出这种法器的。

    古德拉?该隐是因为是初代吸血鬼,百分百的紫罗血浆,所以根本就不惧怕阳光,不过他明显不想让眼前这个赫尔伯特宫的小女仆知道他的身份和实力,所以点头说道:“不错,我手上这枚戒指就可以屏蔽掉阳光。”

    “哦。”林听雨应了一句。她当然看出这是个普通的戒指。血族虽然感知不到屏蔽阳光法器上的能量,她的精神力却能够感知到。

    可是古德拉随手指的那个戒指上根本就没有任何能量波动。

    “还有,你遇到我的事,千万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古德拉?该隐强调了一句。

    林听雨应道:“是。”顿了一下,又道:“大人要是没有别的吩咐的话,我就先回赫尔伯特宫去了。我的东西都放在那里,血浆和血剂也是,我去取一些来给大人备下。”

    古德拉对这个“加娜”的细心和体贴比较满意,说了一句:“好。”

    林听雨忸怩地还没有离去。

    古德拉?该隐皱了皱眉,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林听雨道:“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请教大人的名讳?”

    古德拉?该隐默了一下,遂道:“古德。”

    “原来是古德大人。”林听雨兴奋地说道,一边已经行了一个屈膝礼,小鸟一样雀跃地退了出去。

    接下来的两月时间,林听雨一边热心地给“古德”大人送去血剂血浆等物,供应他休养所需;一边与阿希拉王子周旋。

    她对于罗丽给她安排地与阿希拉王子相处的机会,即不反对,也不热情,每次与阿希拉王子见面,她都会与之相谈甚欢。

    但是阿希拉想将他们的关系拉得更进一步,她就立刻与他保持距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