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280 暗袭
    林听雨想到上天降给洛华浓的那个惩罚——生生世世都要被情爱所负,都要错过真正的爱人。

    那么,展拓是将要负她的人,还是她真正的爱人?

    她的脑中乱作一团,突然就失去了冷静思考的能力。

    “我做了早餐给你哦,快起来吃。”展拓说道,声音不似往常的冰冷,竟然带着几分温柔。

    林听雨微愣。话说,以前都是她忙前忙后做饭的,今天展拓是怎么了?

    默了片刻,她终是决定先将一切纷繁放下,享受一下这得来不易的“早餐”。

    林听雨穿好家居服,起身出了卧室,就见十几米开外的餐桌上已经摆上了几碟小菜,连粥都已经盛好,摆在餐桌两边。餐桌中间的盘子里还放着她爱吃的小笼包,正热腾腾地冒着热气。

    “赶紧去洗漱,然后过来吃饭。”展拓说道。

    “哦。”林听雨傻傻地应着。展拓今天是怎么了?前所未有的温柔啊,刚才这句话说得,让她的小心肝都颤抖起来了。

    “为什么?总感觉好象有什么重要的线索被我落下……”林听雨坐在饭桌前,端着粥碗,咬着筷子,还在努力回想穿越中生的事,想要找到那个被她不经意忘记的“线索”。

    刚开始的穿越,因为她的灵魂尚弱,留下的记忆都有些模糊,可是,后来再穿越的时候,她的灵魂已经变强,对穿越中生的事,都记得很清楚。

    可是,无论怎么回忆。她就是想不起自己还遗忘了什么。

    “难道说,是在赤霞那一世,遗忘的东西太多了?‘线索’是在那个世界?”林听雨闭起眼睛,眉头紧锁,努力地想要回忆起她为赤霞时生的种种。

    但她还是只能回忆起大概的情节,许多细节都回忆不起来。

    “听雨,怎么不吃饭?什么呆呢?”展拓的声音传来。仍旧不同于往常的冰冷。声音中带着一丝温柔。

    林听雨回神,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可能还没睡醒。所以有点犯困。”

    展拓道:“那你吃了早饭,就回去睡回笼觉,可能是这几天玩儿得太累了,一晚上休息不过来。”

    对于展拓这样的体贴。林听雨有些不适应,而且。她心中有愧啊,因为她刚才心中一直在想的是石雨、付剑生的事,怎么想都觉得有点对不起展拓。

    林听雨道:“班不用上了吗?”

    展拓清清凉凉地道:“不想上就别去上了,难道怕我养不起你么?”

    林听雨紧紧地盯着他看。好想从他那张俊美如妖的脸上看出,将来,他是那个要负她的人。还是永远爱她的人?

    生生世世都被情爱所负;生生世世都与真正的爱人错过……

    想到这个惩罚,林听雨心中不自觉地涌起一股浓浓地悲伤。放下粥碗,说道:“我吃好了,去睡了。”

    展拓微惊说道:“你还什么都没有吃。”

    林听雨道:“可能是太困,所以有点吃不下。”

    展拓道:“那你去休息吧。”

    林听雨起身回转自己的房间。她在想,她能够遇到的人,是不是都是将要负她的人;而那个真正的爱人,就好象万清清与付剑生一样,只能错过,连见都无法见上一面?

    好象蔓珠莎华的花与叶,生生世世,明明就在一个世界里,彼此离得很近很近,甚至在一株植株上,却到死都无法相见?

    “听雨……”

    忽听身后展拓在唤她。

    林听雨停下脚步,回头问:“怎么了?”

    展拓道:“你好象……不太开心。”

    林听雨忙道:“没啊。”没想到展拓已经感觉到了她的情绪。

    展拓眸中闪过一丝无奈,但很快就恢复如常,道:“那你好好休息。今天我有事,可能要出去一下,不能在家陪你。”

    林听雨点了点头,傻傻地“哦”了一声,走去房间“睡大觉”了。

    她没精打采地躺在床上,又开始回忆穿越的各个世界中的情节,可还是没什么头绪。

    “难道说,我在血眼那个世界里,感觉到忘记了什么线索这件事,只是我的幻觉?”林听雨无奈地想。

    忽然听到外面的大门咣当一声关紧的声音,应该是展拓收拾好了餐桌,出门去了。

    整个房子里变得特别的安静,林听雨的心也趋于平静。

    她又想:“不管怎么样,展拓现在对我是极好的,我为什么要为了尚还没理清的事,与他离心呢?况且,未来的事谁会知道,根本就是各种想不到嘛,我干嘛要为未知的事伤脑筋?”

    这么一想,她心中的各种负面情绪立刻一扫而光。

    人哪,还是活得轻松一点比较好。背负得太多,会把自己累死的。林听雨觉得,早晚有一天,她会把自己遗忘的那个线索想起来的,所以,一个翻身,真的抱着被子呼呼大睡起来。

    睡得迷迷糊糊的,她依稀感觉有人进了自己的房间。

    “拓,是你么?”她含糊地问。

    “不是。”她听到来人说了一句,这声音陌生的很。

    而且,在她完全回神之前,一股劲风突然迎面袭来。

    林听雨顿时脑中警铃大作,噌的一下从床上跃起,却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迟滞。

    “怎么,是不是又穿越了?”林听雨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

    可是,她的胳膊被人成功反扭了。她的意识也彻底清醒过来,赫然现自己仍旧在自己新居的大房间里。

    “看刚才的反应和动作,果真有两下子。”扭着她胳膊的人在她身后,她看不清对方的样子,但听声音判断应该是和展拓年纪差不多的年轻男子。

    “你是什么人?”林听雨质问,扭动了一下胳膊,现根本就动不了。

    她的无限妙音突然捕捉到房间里有异,好象有一种极轻微极轻微的气流声。连她的精神力都现不了的气流,可想而之这种气流得有多么奇特。

    她有点醒悟过来,她刚才想从床上窜起时,为什么会感觉到身上迟滞了。就算是现在,她对身体的控制力也还非常弱,不然以归墟武典的强悍内功,这个男人根本制不住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