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299 人鱼公主(十六)
    林听雨想不出这个安德烈和冬妮娅到底有有怎样的恩怨纠缠,竟然让冬妮娅怕他怕到这样?

    可是看安德烈这个样子,他似乎对冬妮娅很是关心,不象是对冬妮娅有什么恶意的人哪。

    此事,林听雨琢磨不透,便问道:“安德烈大人,请问你和冬妮娅有什么关系吗?”

    安德烈怔了怔,遂迟疑着答道:“也……没什么关系。”

    林听雨沉默。

    安德烈又道:“你是什么人?”

    林听雨道:“不过是暂居于她体内的一个灵魂,暂时代替她支配这副身体。不然,她的灵魂陷入沉寂,这副身体不活动不吃不喝,那可就真的死了。”

    安德烈走到后面推起了轮椅,道:“先去城主府吧,我会想办法治好她的身体,解除她所遭受的人鱼族诅咒。希望她能赶快好起来。”

    林听雨听他这番话,不免又是一惊。听安德烈的话,他对冬妮娅的一生竟是了如指掌。

    林听雨不禁又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和冬妮娅是怎么认识的?你为什么这么关心她?”

    安德烈又再陷入沉默,明显不愿意对林听雨提起这些事。

    我去!这些人,涉及到关键问题,一个一个,怎么全都变成了闷葫芦?林听雨心中不愤,但也只能按捺住心中的好奇。

    “刚才那歌,我曾经听冬妮娅唱过。”安德烈忽地说道,“你以后能经常唱么?以前,她每天都唱。”

    林听雨沉默。

    安德烈已经将她推出了居室,到了杂耍班子的院子里。

    洛克那里刚刚为林听雨一歌引来诸多民众关注而欣喜若狂,正暗中盘算着。这个月的进项会有多少,谁想,就接到“人鱼公主”要搬去城主府的消息,顿时蔫了下来。

    “公主,人鱼公主,您真的要去城主府居住吗?”洛克屁颠屁颠地跑过来,急切地问。

    但是。对上安德烈带有威胁的目光。洛克立刻就瑟缩了一下,闷闷地低下头,不敢再吱声了。

    林听雨坦诚说道:“洛克。我并不是什么人鱼公主,我只不过是一个被人鱼族驱逐和诅咒的普通美人鱼而已。”

    洛克想要说些什么,却再次被安德烈那带有威胁性的目光给震慑住了,没出声。

    “我虽然去了城主府。可是,会一直关注你的杂耍班子哟。所以,洛克,你不要想着还象以前那样对待杂耍班子里的成员和孩子;

    你也不要觉得,我不在杂耍班子里。就不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了。要知道你的一举一动可都在我的掌握中呢。”林听雨忽又笑眯眯地说道。

    “呵!”安德烈听到这里,不禁笑了一声。

    林听雨道:“安德烈大人,你不觉得用什么东西遮住我的脸然后再出去。这样会更好一些吗?”

    安德烈道:“我以为你根本就不在乎这副身体的面容。”

    林听雨道:“我可以不在乎,不过。外面的人却未必会不在乎。洛克,去找一块干净的面纱给我遮丑吧。”

    洛克立刻转头吩咐依罗去办。不一会儿,依罗就取了一块面纱来。

    林听雨将它把自己的脸整个蒙起来,道:“走吧。”

    安德烈推着轮椅往院子外面走,说道:“我一定会找到办法,治好这副身体的脸。”

    林听雨道:“因为遭受人鱼族的诅咒,这副身体的所有机能都变得不太好。想要治好这张脸,怕是不易。”

    不过,要是这副人鱼身躯修炼太阳守魂经达到一定的程度,以太阳守魂经的强大能力,早晚会令这副身体的一切伤患消失无踪的。

    安德烈哪里知道她心里的打算,沉吟说道:“等到了圣域,就能炼制出圣域魔法药剂,到时候应该就能炼制出那种名为‘神谕’的修复药剂了。听说,这种药剂可以修复一切伤患和疤痕。”

    “圣域?”林听雨道,“你是想说,等你修炼到圣域,就可以医治冬妮娅的脸了?”

    安德烈道:“不错。我现在已经是八级魔法师,早晚有一天,会修炼到圣域的。”

    八级,九级,十级。再往上才是圣域。林听雨心中盘算,虽然八级到圣域,中间貌似只有三个品阶的差距,可是,修炼越往上越难,这三个品阶的差距,应该是魔法修炼途中最难突破的三个阶段。

    以安德烈的天资,想要修炼到圣域,林听雨也估算不出得要多久。

    可是,冬妮娅此时却有了些微的震动,但也仅是些微而已,之后她就又再陷入了沉寂。

    “嗯?看来毁容一事对冬妮娅这个女孩儿来说,打击很大啊!”林听雨心道。

    安德烈推着林听雨很快就到了城主府,因为贝尔托夫已经提前回来准备,已经有一间宽畅的客房倒腾出来,给林听雨暂时居住。

    “城主大人对于我搬到这里来没有异议?”林听雨看到宽畅明亮又干净的房间,远较洛克的那个房间的条件好上不知多少倍,心知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准备好这么一间客房,那个贝尔托夫应该也是花了心思,因此好奇问道。

    安德烈道:“你的歌声那么美妙,谁会反对你搬到家里来住呢?其实,我一直觉得,冬妮娅最美的并不是她那金色流瀑一样的长和美丽的容颜,而是她的歌声。整个人鱼族,数她的歌声最美。”

    林听雨居然感到冬妮娅又有了些微的震动,然后再次沉寂。这个冬妮娅啊,和安德烈到底有什么恩怨纠葛?怎么感觉……

    她脑中突地灵光一闪,问道:“安德烈大人,你那人工琥珀里封着的,可是你和冬妮娅的头?”

    安德烈默了一下,道:“既然冬妮娅没有给你这段记忆,那,这件事应该是她想要保守的秘密吧,所以……恕我难以奉告。”

    林听雨无奈地撇了下嘴角。

    安德烈道:“你先休息,我去选一个老实聪明的女仆,让她专门照顾你。”顿了一下,他试探着问道:“需要我把你送到床上去吗?”

    林听雨道:“不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