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301 人鱼公主(十八)
    除此之外,林听雨还让冬妮娅她以灵魂立契,除了她自己修炼之外,永远无法将这部功法传授给他人。

    让林听雨很欣慰的是,冬妮娅似乎有了重新生活下去的**,很认真地在学,而且,很快就掌握了修炼的要领。

    冬妮娅的灵魂虚弱,掌握了太阳守魂经第一层功法之后,就躲到身体的角落里,用灵魂去修炼了,这样,可以让她那虚弱不堪的灵魂慢慢变强,之后才能恢复对身体的控制力,再由她控制身体来修炼。

    林听雨现在掌握着这副身体,也修炼这部功法,用这部神奇的功法引入身体外的天地灵气,来滋养这副人鱼之躯。

    到了晚间,一个样貌清秀、身穿城主府统一女仆装的少女敲门走进了林听雨的房间。她名叫安娜,是安德烈给林听雨安排的女仆。

    女仆恭敬地朝林听雨行了一礼,道:“参见人鱼公主,城主和少爷命我来带公主去吃晚餐。”

    林听雨点了点头,径直飘飞到轮椅上。她的身躯在人鱼一族虽然算很小,根本就没长开,但也不是安娜这样一个女仆能够抬得动地,所以,她还是自力更生比较现实。

    安娜看到她飞天,然后安然地落在轮椅上,惊讶得小嘴都有些合不拢了。

    林听雨淡然说道:“走吧。”顿了一下,又道:“我不是什么人鱼族的公主,只是一个被人鱼族驱逐的普通人鱼,以后,你叫我冬妮娅就好。”

    贝尔托夫和费尔德三人说过,在美人鱼族中。只有族长的嫡亲一系才拥有修炼天赋,能将魔法和斗气修炼到强大。

    所以贝尔托夫猜测在洛克杂耍班子里出现的人鱼“冬妮娅”很可能是人鱼族长的子嗣,也就是人鱼公主,这番话,林听雨借着精神力和无限妙音都探查到了。

    冬妮娅因为被族长诅咒,被人鱼族驱逐这件事,心中对人鱼族和族长实在没什么好印象。所以。林听雨才会这么跟别人解释。免得别人再误将冬妮娅和人鱼族长联系起来。

    这样,会让冬妮娅不喜,甚至厌恶。

    安娜有些为难地说道:“可是。贝尔托夫大人吩咐我们这么唤您。”

    林听雨道:“这件事,我会跟贝尔托夫大人解释的。”

    安娜推着她出了房间,很快就来到城主府那宽敞明亮的饭厅内。

    饭厅内的餐桌长足有几丈,两侧整齐地摆着红木椅子。只有主座及靠近主座的两个位置上坐着人。

    主座上坐的。当然就是城主贝尔托夫,另一个位置是安德烈。

    而坐在安德烈对面的。是一个形容小巧、金碧眼的美丽中年女子,应该是城主夫人,安德烈的母亲——谢尔金娜。

    林听雨还戴着面纱,是以并没有人看到她的面容。安娜将她推到餐厅。谢尔金娜的目光就不自禁地落到她脸上,仔细打量着,似乎想要透过面纱看到后面的面容。

    安德烈赶紧起身。走过来代替安娜推着林听雨,将她推到了餐桌旁。

    贝尔托夫轻咳一声。

    谢尔金娜赶紧将赤祼祼的打量目光收回。赔礼笑道:“看我,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人鱼,所以今天有些失态了。”

    林听雨微有纳闷,谢尔金娜怎么说也是个城主夫人,就算从没离开过这贝叶城,但,也不可能没见过人鱼吧。要知道,人类之中,贩卖人鱼的事并不少见,有些贵族家庭还将人鱼当成宠物养。

    安德烈道:“我母亲身体羸弱,很少出门,也没去看过什么剧场的演出,所以,对于美人鱼,她只闻其名,并不曾真正地见过。”

    贝尔托夫呵呵笑道:“是啊,咱们贝叶城不同于那些沿海城池,有许多人鱼出售……”说到这里,他似乎觉得当着一条人鱼的面说贩卖人鱼的事微有不妥,便尴尬地咳了一声,叉开话题道:“来来来,人已经到齐了,咱们这就开饭吧。”

    那个谢尔金娜虽然身体不好,但明显很受贝尔托夫的喜爱,餐桌上都是他在照顾谢尔金娜,还不时地和安德烈打趣,说些笑话等等。

    一顿饭下来,虽然有林听雨这个陌生的外人在场,但,有贝尔托夫和安德烈互相逗趣,所以一直没有冷场,一顿饭吃得甚是欢愉。

    晚饭过后,安德烈坐到了钢琴前,奏出一美妙轻快的曲子。

    林听雨忍不住开启双唇,唱了起来。

    歌声一经响起,谢尔金娜的眼睛都直了,歌声毕,她连连赞叹,硬是让林听雨又唱了一歌,这才作罢。

    晚上快十点的时候,安德烈推着林听雨去往她的房间。

    寂静的走廊里,烛火闪烁,将他们一立一坐两道身影遇在走廊的墙壁上。

    林听雨用精神力传音,道:“安德烈……”

    安德烈微震,迅现这股精神力是他熟悉的,用魔法传音说道:“原来上午暗中探查我房间的人是你。”

    林听雨抱歉道:“对不起,上午听费尔德他们说要来城主府找八级魔法师安德烈收拾我,所以,我忍不住用我这项特殊的探查能力探查了一下那个八级魔法师。”

    安德烈不禁莞尔。

    林听雨道:“你身上那个人工琥珀坠子,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安德烈默了一下,道:“我说过,冬妮娅既然没给你她这方面的记忆,便是她想保守的秘密,我也不会说的。”

    林听雨道:“她对说了啊,我只是想核实一下。”

    安德烈道:“你这话骗骗小孩子还行。”

    林听雨无奈,只得将冬妮娅告诉她的事,复述了一遍。

    “如何?可以告诉我它的来处吗?”林听雨问。

    安德烈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些事,你就应该已经猜出我是谁了,又何必多问呢?”

    林听雨道:“难道说,你真的是那个沉船男子的转世?可是,时间和你的年纪对不上啊。冬妮娅可是十年前才埋葬的这个坠子,还有,你前生死的时候也是十年前,你要转生的话,现在应该也才十岁吧。”

    安德烈道:“谁规定,一个人转生就一定会转生到他死的那一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