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306 人鱼公主(二十三)
    她已经许久没有享受过月光的浸润了,似乎已经忘记被月光照射、吸收月光之能是什么感觉。

    可是,到了人鱼海,她儿时的种种记忆难免就涌入脑海。

    曾经,她被父亲和母亲带着,在月光下畅游海域;

    曾经,她和姐姐贝莎一起,围在父母身边,听他们讲述人鱼族那些久远的传奇故事;

    曾经,她和其他的人鱼小伙伴一起,做着欢快的游戏……

    或许,是近十几年来生活得太过苦痛,所以,现在回想起来,那些美好的生活竟然好象都是上辈子的事,离她很久远很久远。

    现在就算再仔细回味,却无论如何都不知其味。

    但是想到那个为自己献上一切的母亲和宁肯牺牲寿命也要和自己重逢的安德烈,冬妮娅心中不免充满了温暖与柔情。

    她又想起自己刚刚在一艘大船中捡到那个男子尸体时的欢喜情怀,好象捡到了天下至宝,因为她从来没见过那样俊美的男子。

    就算是美人鱼一族中的男子,无一不是美男子,可是谁都没办法和那个男子相比。

    于是,她靠着她那还未成年的小身躯,愣是将那个男子尸体带回了自己的家,还跟爸爸妈妈说,从此以后,这个男子就是她的爱人。

    “在那密密的芦苇的浓荫下,在晶莹的流沙的枕头上边,安睡着一位来自异国的勇士——被嫉妒的波涛俘获的青年。

    我们喜欢在漆黑的夜里,将一绺绺丝样的卷梳好,我们多次在正午的时分,亲吻美男子的双唇和额角。

    但不知怎的他对这阵阵热吻,总是冷若冰霜。默不作声;他安睡着,把头偎在我胸前,不呼吸,梦里不低诉柔情……”

    冬妮娅唱起了这昔时的歌。

    林听雨不自觉就控制着人鱼身体轻启双唇,将这歌唱出来。

    歌声美妙悠扬至极,远远地飘荡开去。

    林听雨的精神力现有一条美丽的女人鱼正往这边游来。

    冬妮娅骇然一震,停止了灵魂中的歌唱。

    林听雨的歌声却没有停。仍旧唱下去。并且,也朝那个女人鱼游了过去。

    “冬妮娅……”那条美人鱼也拥有一条红色的鱼尾,亦和冬妮娅一样拥有一头波浪似的金色卷。配上美丽的容颜,使得她非常的美丽。

    这是遗传自母亲的金色卷和容貌,贝莎已经长成了一条成年的美人鱼,很象冬妮娅的母亲。

    “原来。你还认得我的歌声。”林听雨轻声说道。

    贝莎,这个嫉妒成狂的美人鱼。冬妮娅对她的感情很复杂。

    一方面,她怂恿冬妮娅去黑魔海,导致冬妮娅受到诅咒,而且还被驱逐出人鱼族。后来更是毁去冬妮娅的容貌,冬妮娅恨她恨到骨子里,想要以同样的方法来报复她;

    可另一方面。看到她与母亲极为相似的容貌,她又狠不下心来真的对她做什么。

    贝莎看到冬妮娅的身体居然成长到几近成年。不似当初离开时的幼年小人鱼,惊讶地说道:“你也长大了?怎么可能?难道族长的诅咒没有生效?”

    林听雨清冷地道:“怎么,你很失望么?”

    贝莎冷笑说道:“我为什么要失望?就凭你现在这张脸,还能和我相比么?我只是恨你,为什么你都已经被驱逐出了人鱼族,妈妈还是那样爱你,甚至为了你不惜自己也去了黑魔海。”

    林听雨道:“当初,要不是你告诉我去黑魔海找女巫,我应该还会在人鱼海快活的生活着。”

    贝莎咯咯笑道:“是啊。可是那又怎样?你已经被驱逐了,再也不能回到人鱼海了。”

    林听雨道:“我要去拜祭一下妈妈。她被葬在了哪里?”

    贝莎道:“她和你一样被驱逐了,不能葬在人鱼海。不过,真不知道爸爸是怎么想的,对于你和妈妈那样的人鱼背叛者,他对你们还是念念不忘。

    他后来在一处海底山坳中找到了妈妈的尸体,就直接将她葬在那里了。不过,那个山坳具体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林听雨放出精神力,干扰贝莎的意念。

    贝莎虽然是成年的人鱼,但是本身没有习练过魔法;虽然因为吸收月光的缘故,意念力要远比人类强得多,但,到底还是抵不过林听雨的强大精神力,很快就被林听雨控制了。

    诚如贝莎所说,冬妮娅受过人鱼族族长的诅咒,并且早被驱逐了,根本就无法再进入人鱼海,不然会受到人鱼族的攻击。

    所以,林听雨只能利用贝莎去探听冬妮娅母亲的埋葬地。贝莎在林听雨精神力的控制之下迅深入人鱼海,回到自己的家中,找父亲询问母亲的埋葬地。

    “嗯?你怎么问起你妈妈的埋葬地?”父亲小声说道,担心地看了看房子外面,见没有其他的人鱼在周围,这才放下心来。

    要知道冬妮娅的母亲可是被驱逐的,任何人鱼都不能再与她有什么来往,否则也同样会被驱逐。

    冬妮娅的父亲和贝莎一样,拥有一条红色的鱼尾。与贝莎不同的是,他还拥有一头火红的头。红配红尾,非常的搭。

    贝莎在林听雨的控制之下,道:“妈妈死去多年,我很想念她。小时候是我不懂事,才不知道失去妈妈是多么痛苦的事,现在回想起妈妈过去待我的我,我……我很想她,所以……”

    她一边说一边适时地流下眼泪。当然,这泪水也是在林听雨的控制之下流出来的。

    其实,这个贝莎,就因为冬妮娅的妈妈疼爱冬妮娅稍微多些,对妈妈也是和仇恨冬妮娅一样,没有任何感情可言。

    父亲叹息了一声,道:“你要去可以,可是千万不要让其他的人鱼知道,不然你就惨了。”

    贝莎立刻用力地点了点头。

    父亲这才画了一张地图给她,并且指出母亲的坟墓所在。

    贝莎小心地拿着地图转身离开了家,并且游离了人鱼海深处,来到人鱼海外围,将地图交给了等在那里的林听雨。

    得知母亲的坟所在,冬妮娅一颗心稍有安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