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326 法老的诅咒(九)
    所以,希腾卡格站在这里放眼望去,看到的只有连绵不绝,一眼望不到头的沙漠。

    但是,这片沙漠再广大,在这个古埃及的法老面前,似乎也没有任何作用。只见他轻启双唇,诵念了一段古涩的咒语,那连绵不绝的沙漠居然就开始深深下陷,不几息,就诡异地露出一个大洞。

    希腾卡格纵身一跃,跃入那个大洞。

    黑暗之中,林听雨靠着精神力仍旧能够辨别出祭祀台的所在。但是希腾卡格此行的目的,明显与祭祀台无关。

    他跃入的这个地方,在古埃及时期,估计也是一处地下秘地。不知道他藏了什么东西在这里?

    他拥有很强的夜视能力,沿着漆黑的地下通道,轻车熟路地往前走去,中间遇到叉道,也很轻易就做出选择。

    林听雨现他终于到达了通道的尽头。这里竟然是一扇门。

    看到这扇门上的标志,林听雨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门上有一个蛇头鹰身刻图,是法老强权的秘密标志。她现在有八成把握可以确定,这里应该就是她先前提起的那个收藏巫术卷宗的秘室。

    不过,这个出入口,应该是除古埃及皇宫里的出入口之外的另一个出入口。

    门上有咒术锁存在,希腾卡格再度念动古涩的咒语,那扇门上的锁就嘎吧一声打了开来。

    希腾卡格伸手拉开那扇门,走入门后的世界。

    林听雨借着精神力,现这门后的硕大房间,果然就是当初年幼的赫尔金丝娜偷偷进入过的那个收藏巫术卷宗的秘室,嘴角扬起。不自禁地露出一抹笑意。

    这里,有许多盏地灯,灯上镶钳着名贵的夜明珠,将整个秘室照得灯火通明,恍如白昼。

    希腾卡格丝毫没觉出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注意着,径直去到一个摆满书和卷宗的格子架前,拿出里面的书翻看起来。

    希腾卡格此举。让林听雨确定。他必定知道那记载记忆巫术的书籍或者卷宗是哪些。这从另一方面说明,赫尔金丝娜记忆中的壁垒,很可能就是希腾卡格亲自设定的。

    林听雨很庆幸。先前没有鲁莽行事,径直用精神力去突破那处壁垒,那样的话,肯定会让希腾卡格觉她的异动。打草惊蛇。

    借着袖扣中的精神力,林听雨很轻易地将希腾卡格翻看的书籍和卷宗看了一遍。并且利用记能力将之记忆在脑海里。

    希腾卡格翻看了一会儿,就将这些有关记忆巫术的卷宗和书籍悉数扔在垃圾盆里,然后一把火给烧了。

    等到这些东西全都化成了灰烬,他又将这个装满纸灰的垃圾盆以巫术给融了。最后竟然连点渣都不剩,他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等到他带着赫尔金丝娜来这里的时候,根本就不可能再找到那些卷宗和书籍。也不可能看出这里曾经被人动过手脚。

    他离开了这个秘室,仍旧以咒术将门锁好。

    回归地面的途中。他途径一个叉道口,突兀地停下脚步,往另一个叉道里面看了看,寻思了一下,一转身,就进入了这条叉道。

    林听雨本来想停止探查的,毕竟希腾卡格的能力了得,纵使她的精神力藏在袖扣里,但长时间的探查,谁知道会不会被希腾卡格现?

    可是,现希腾卡格进入了另一条叉道,她好奇之下,不禁利用精神力继续盯着希腾卡格。

    没办法,这个三千年前的古人类,身上充满着神秘;而且希腾卡格明显是走到这个叉路口突然想到了什么,这才转向进入另外一条叉道的,这点,实在让林听雨好奇不已。

    希腾卡格到底想起了什么,所以才转向进入了另一条叉道?

    接下来足足有一刻钟,希腾卡格都走在这条长长的叉道中,脚步居然显得有些沉重。这让林听雨的心不自觉提到了嗓子眼。

    她觉得,这条叉道通往的地方,怕是有什么希腾卡格想要永远遗弃却又不得不重视的东西。

    希腾卡格终于走到了这条通道的尽头。

    借着藏在他袖扣中的精神力,林听雨赫然现,与其说这里是通道的尽头,倒不说,这里是一片悬棺地。

    这里是硕大的洞室,洞门口只是简单地修砌了一个大月亮门,非常畅通。

    而这洞室的墙上则悬着足足数十具悬棺。

    也多亏林听雨现在的心里素质训练得足够强,不然看到这一幕,她都不敢保证藏在希腾卡格袖扣中的精神力是否能够一直保持平静。

    如果她的精神力波动太大,就算是藏在袖扣中,没准也会被希腾卡格现地。

    更让林听雨骇然无比地是,她居然在其中一个悬棺之上,现了用古埃及语书写的“希腾卡格”四个字。

    她立刻想到,这个悬棺之中的尸,会不会就是被希腾卡格换掉的真正的法老希腾图罗?

    希腾卡格将那写着他本人名字的悬棺施法让其飞离托着悬棺的架子,让棺椁落在自己跟前。

    他打开了棺椁。

    林听雨感觉又紧张又害怕,希腾卡格不会想着彻底毁掉希腾图罗的尸体吧。

    那样还怎么复活希腾图罗?

    就象毁去那些关于唤醒封闭记忆的巫术卷宗,希腾卡格很可能也毁掉希腾图罗的尸体,让一切永远沉埋在历史中。

    林听雨强忍着利用精神力朝希腾卡格大叫“不要毁掉这具尸体”的冲动,继续观察希腾卡格的一举一动。

    棺椁开启,里面透出浓重的腐尸气味,林听雨现那棺椁中的尸骨已经只剩下一具骸骨,没有变成木乃伊。应该是这具尸体死时就被随便葬在这悬棺之中,已经如同普通的尸体一样彻底腐烂了。

    在古埃及,死后被做成木乃伊,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待遇。

    林听雨很担心。这具尸体,想要利用古埃及法老的咒术来复活,希望已经很渺茫了。

    只有象希腾卡格和赫尔金丝娜这样的木乃伊才有可能复活,而且,林听雨觉得,他们之所以能够复活,怕是在当初死时或下葬时还被施了什么咒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