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350 这么了解我
    一路上,林听雨都在想着心事,一直沉默不语,也没现展拓在跟着别人交流。

    两人回到家里,林听雨这才想起展拓外出办事已经大半个月了,忍不住关心问道:“你说出外去办家族里的事,怎么样?事情办得成功吗?”

    展拓点了点头,道:“我出马,有什么事办不成功?”

    实际上,他离开的这大半个月,对于他来说,已经过了数年之久,对于林听雨,他可是思念得紧了。

    所以,说完之后,他就忍不住伸出手臂,将林听雨紧紧拥在怀里,在她耳边私语呢喃:“听雨,我想你了。”

    林听雨的小心肝好象被什么挠了似的,又是痒又是甜,各种滋味尽在其中。她羞涩地喃喃说道:“嗯,我……我也想你。”

    展拓一听双臂拥得更紧,在她脸颊上印上一吻,道:“听雨,我们今天……”

    林听雨感觉到他心跳得极快,而且,呼吸也变得分外急促,从他口中呼出的热气一浪又一浪地打在自己耳际,不禁面红耳赤,小心肝也有如鹿撞。

    林听雨是个成年人了,当然知道展拓现在为什么会这样,何况这家伙某个重要器官还硬了起来,此时正挺在她的小腹上,让她动都不敢动一下。

    她有些慌乱地道:“拓,我……你……你再给我些时间,好不好?”

    她的思想有些保守,但,也清楚现在的男男女女,在情事上都很放得开。展拓现在会有这样的要求,应该是同龄男孩子中很普遍的情况。

    所以,她并不怪展拓。可,也不想轻易就和展拓生**上的关系。她不是不喜欢展拓,只不过总感觉展拓充满神秘。

    展拓背后,除了庞大的展氏之外,似乎还有层层的谜。并不象他现在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可是,林听雨自己也有许多的秘密,她无法将自己的秘密告诉展拓,又哪好意思展拓对她没有秘密?

    不过。两人再彼此了解一段时间,林听雨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地。

    听了林听雨的话,展拓到底是压下**,放脱了她。

    林听雨微微一笑,这笑容虽然极浅极淡。但心里却是感觉到很是喜欢。

    展拓没有强迫她,而且,展拓也没表现出有什么不满,只是“嗯”了一声,道:“等你准备好了,就不准再拒绝我。”

    听到这有些孩子气的话,林听雨不禁莞尔,伸出纤纤食指戳了一下他的脑瓜门,嗔怪道:“你想我不拒绝你,可是你是不是先把你自己的桃花债清理干净?”

    展拓眉头一皱。奇道:“桃花债?什么桃花债?”

    临走之前,他可是把该解决的都解决了,该说的都说了,难道说,以公孙颜纯那样高傲清冷的性子,会放下身段来找林听雨?

    顿了一下,他便问道:“是不是公孙颜纯来找过你?”

    林听雨了然,道:“原来那个白衣仙女一样的女修士叫公孙颜纯。”

    展拓不无紧张地道:“她有没有伤害你?”

    虽然他也清楚,林听雨在公孙颜纯面前不是全无还手之力,但。林听雨的肉身远比公孙颜纯的肉身脆弱得多,两人真要打起来,他也没十分把握林听雨会胜出。

    林听雨哼了一声,道:“那女人修为了得。想来身份地位在修仙界很不一般,到底是没拉下脸来太过为难我这个小炼气修士,不然,你现在看到的恐怕就只是一具死尸了。”

    这女人说得还真够邪乎。展拓心道,林听雨的话他哪里就信了?她又不是什么手段都没有。

    他有些木呆呆地道:“结果,你不想和我合体。是因为在吃那公孙颜纯的醋?”

    林听雨顿觉无语,这都神马跟神马,好想一耳光甩过去有没有。

    鉴于展拓刚一回家,就不辞辛苦跑去土坡岭找自己了,林听雨决定这次暂时放过他。展拓这家伙,还金丹大修士呢,也有精虫上脑的时候。

    想到这点,林听雨又觉得好笑,却不想让展拓看到她嘴角的笑意,转身就朝自己房间走去。

    可是,展拓是谁呀,现不了林听雨的神态有异才怪。眼见林听雨想要逃回自己的房间,直接双臂一揽,就将她从后面拦腰揽在了自己怀里。

    “女人,你在笑什么?”展拓在她耳边质问。不过,这质问的语调怎么听都透着浓浓的暧昧。

    “我哪有笑。”林听雨狡辩。

    展拓哼道:“别以为你能逃过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可是很快的。”说完将林听雨正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好方便他将林听雨脸上的表情看个清楚。

    林听雨知道展拓不会轻易放过她,只得扯谎道:“我只是想到你回来了,心里高兴嘛。”

    展拓一听顿觉心里甜甜的,却有些狐疑地道:“果真?”貌似以前,这女人会主动想他的情况很少。

    林听雨用力地点了点头,道:“当然。你一走大半月,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在家,心里空荡荡的。”

    展拓道:“我还以为我走以后,你只会把自己闷在家里苦心修炼,什么都不会想呢。”

    他不怪林听雨,他也知道林听雨受过很严重的情伤,想让她完全交付自己的真心,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成行的。

    展拓的话,让林听雨心里一汗,敢情展拓这么了解她呀,她以前都没现的说。

    林听雨道:“起初我是打算专心修炼的,可是那个什么公孙颜纯某天大半夜突然飘移过来,还一身白,站在我房间的窗户外面,活象女鬼一样……”

    “哈哈……”展拓听她说到这里,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起来,让林听雨不禁一愣。

    丫的,这个男人笑起来也太好看了;丫的居然比女人还好看千万倍啊……林听雨都没现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花痴,险些口水就流下来了。

    展拓见林听雨呆,脸上一红,赶紧收起笑容,很不自然地咳了一声。

    林听雨惊觉展拓居然在害羞,心中越地好笑,色眯眯地想:“果然是黄花小鲜肉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