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377 情何以堪
    小眼与她有灵魂联系,也感应到了公孙颜纯的情绪颇为起伏,道:“此女骨龄不过才三十来岁,估计也就比你大上不两岁,可是却有这样的修为,肯定是有什么大奇遇。

    但是,这奇遇虽然让她脱胎换骨,修为提升极,却是无法提升她的心性。她的心境历练,想来与同龄的修士相差无几,甚至可能因为她的修为高,其心性之坚还不如同龄的修士。”

    林听雨心中一动,小眼的意思,对付公孙颜纯,比较简单的方法就是——攻心?!

    难怪公孙颜纯一直没有现她那丝附着在其灵识上的精神力,想来是公孙颜纯心性不坚,情绪起伏对她的影响颇大,导致她的灵识虽然表面上与结丹修士相同,但其真正的探查能力并不能真的与结丹修士相比。

    只不过,当今这样的末法时代,结丹大修士有如凤毛麟角,整个修仙界估计也没有几个人知道结丹大修士的灵识到底强到什么程度。她的灵识就算弱于同阶修士,但较之其他结丹期以下的修士还是要强上许多。

    至于展拓,他这种性子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特意去注意公孙颜纯的灵识,况且就算他现了公孙颜纯的灵识弱于真正的结丹大修士,多半也不会闲得难受去提醒公孙颜纯。

    这个现,让林听雨心中暗喜。

    她开始利用自己那附着在公孙颜纯灵识中的精神力,进一步干扰公孙颜纯的心境。

    公孙颜纯越想心中越不是滋味。明明她和展拓才是一对,明明在当今时代,只有她才配得上展拓,也只有展拓才配得上她。可是展拓为什么会喜欢上眼前这个只有炼气修为的小修士?

    如果说,以前公孙颜纯根本就没把这个炼气小修士放在眼里,可是现在,见此女的修为增长如此迅——这才多久,她的修为就从炼气七层连破数级,步入了炼气大圆满?公孙颜纯想要不去注意她都不行。

    公孙颜纯觉得。以林听雨现在的修行度,将来某一天突破结丹,真的不只是梦想。到时候,她还有什么优势与林听雨相较?到时。只怕连展家也不会再站在她这边,会公然支持林听雨嫁入展家的。

    本来,她今天来,就是想给林听雨一个下马威,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产生修炼心魔,最好是能让她再也无法寸进。可是现在看来,展拓早就在防着她了,给了林听雨可以克制她的宝物。

    这种宝物,估计在整个展家,肯定也是非常稀少的。展拓居然舍得拿出来给林听雨来对付她?

    为什么?展拓为什么要这样无情地对她?公孙颜纯心中大恸,感觉由生以来,从来都没有这样伤心过。

    她一脸悲戚,伤心欲绝,好似天下之人。再也没有一人比她受到的伤害更大。她眸中的目光,时而消沉有如死水,时而又痛苦似痛不欲生……

    林听雨靠着精神力,感觉到她的情绪在自己精神力的干扰下越来越起伏不定,心中微惊。

    其实她只是想稍微干扰一下公孙颜纯,让她退去,以后不要再来骚扰自己;没想到公孙颜纯会受这么大的影响,貌似都有些无法控制地陷入悲绝之中了。

    这女人不过才活了三十来岁,而且在过去的修炼生涯中一直顺风顺水,哪有什么令她如此伤心的事啊?林听雨真的有些纳闷。

    林听雨当然想不到。公孙颜纯从小到大在别人的眼中都是天之骄女,没受过任何的委屈,可以说,她的心性。与一个倍受宠爱的孩子没什么区别。

    如今想到展拓并不喜欢她,反而喜欢一个在她眼中什么都不是的炼气小修士,而且展拓还对这个炼气小修士各种帮扶,让她的修为提升得极为迅,甚至有朝一日都有可能赶自己,这让公孙颜纯情何以堪?

    本来。在林听雨没有用精神力干扰她时,她就已经有些嫉妒成狂了,现在更是伤心欲绝,感觉天下间,根本就没有人比她更伤心更难过,受到的伤害更大。

    于是,林听雨在利用精神力干扰公孙颜纯的情绪不过才几分钟的时间,她就看到公孙颜纯满脸飙泪,痛哭不已,唰的一下御器而走,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还好周围的人没有谁注意到这边,不然这么一个级大美人,好似仙子一般的人物突然消失无踪,不知会引起怎样的轰动。

    林听雨讪讪,挠了挠头,心道:“希望这个公孙氏的公主不要再来烦我。”

    她回自己家去继续修炼了,孰不知公孙颜纯御器而走,半晌过后仍旧压抑不住自己的心绪,伤心痛苦,无以复加,痛哭的同时口中还在不停地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他爱的不是我?为什么?他爱的是她,还帮她来害我……展拓,你为什么要帮着她来对付我?”

    下午四点多钟,展拓如约回来,给林听雨带来了五枚筑基丹。

    “呃,用不着这么多吧。”林听雨打开展拓给她的丹瓶,打开来,现里面居然有这么多筑基丹,忍不住讶然说道。

    展拓淡淡地道:“用不了就剩下,总好过不够用。”顿了一下,又道:“我已经替你觅了一处隐蔽的地方,很适合你闭关突破筑基。”

    林听雨喜道:“哦?在哪里?”

    展拓道:“你要是准备好了,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林听雨点头说道:“嗯,我已经准备好了。”

    “那好,你跟我来。”展拓说着拉起林听雨,直接从窗户飞离出去,御器而行。

    此去也不知道多少万里,以展拓的度,居然这样疾行好几个小时,林听雨猜测,展拓所说的这个地方,离代市肯定不是一般的远。

    待到半夜,展拓才带她在一处山坳间降落。

    “这是什么地方?”林听雨好奇地问。她的精神力和无限妙音确实现这里人烟稀少,但是,多有猛兽出没,并不太适合闭关筑基。

    展拓道:“这里是蜀川寒山的一处山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