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382 洪荒之玫瑰(四)
    她伸手宠爱地抚摸了几下风翼的小脑袋瓜,看着儿子,眸中有异样的光芒闪烁,可见她是极疼爱这个儿子的。

    在玫瑰的记忆里,这个温婉的女子,其实在天凛部落中生活得并不是特别幸福。因为天凛部落中的许多习俗和她娘家所在的部落有很大的不同。

    比如说,她娘家的部落都是以种植谷物和药材为生,间或打猎捕鱼。可是天凛部落则主要是以打猎为生。这在吃的方面,就与罗农氏部落有很大不同。

    而且,通过对一丛快要枯死的荆棘的态度,就可以看出罗农氏对于植物有特别的感情。可是在天凛部落的族民眼中看来,动植物都是没有感情的,只有人类这种女娲娘娘造出的宠儿才有感情。

    所以,在日常生活中,罗农氏会与天凛部落族民产生观念上的碰撞是难免的。

    这也就导致罗农氏嫁入天凛部落后,多数时间都郁郁寡欢,最终,在她还不到三十岁,在风翼刚刚十岁的时候,就生病死去了。

    风翼后来会一直细心照顾玫瑰,有可能也是因为怀念其亡母的缘故。

    第二天,罗农氏仍旧和风翼一起来到这里,给荆棘丛浇水。第三天、第四天……

    其后的许多年里,风翼都会在罗农氏的陪伴下来给荆棘丛浇水,使得它慢慢地茁壮起来。

    等到风翼七八岁的时候,他就自己一个人来。罗农氏应该是想陪养这孩子的独立的责任心,所以,这个时候就只在暗中观察风翼,并没有再陪着他来给荆棘丛浇水。

    风翼并没有让罗农氏失望。虽然没有娘亲陪伴,而且已经到了贪玩的年纪,再加上现在的修炼任务变得很紧,风翼的时间比以前紧得多,但还是坚持来每天给荆棘丛浇水。

    慢慢的,林听雨现罗农氏不再暗中盯着风翼了。大概是已经相信自己儿子必定会一直坚持着来浇水吧。

    某日,林听雨现风翼来给她浇水时,身边多了一个小跟班。

    这是一个明艳非常的小女孩儿,长在两边梳成两个小揪揪。她的小手被风翼的小手拉着。两人显得分外的亲热。

    这女孩儿,就是风翼的小未婚妻云之语。

    “你看,这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丛荆棘,我每天都来给它浇水的。它现在变得比以前茂盛了许多呢。”风翼有些得意地跟小未婚妻显摆。

    他觉得能够把一丛荆棘养成这样茂盛,是件很值得骄傲的事。

    可是。云之语明显不这么想,她斜眸很不屑地瞟了一眼那丛荆棘,嘴巴一歪,哼道:“不过就是一丛荆棘,你浇它干什么?有这功夫好好练功多好。我爹说,要武力高强的男子才能配得上我。”

    傍晚时分,小风翼再次来到荆棘丛前时,俊俏的小脸不似往日那般兴奋,反而是垮着小脸,一副郁闷失意的样子。

    也许。他幼小的心灵已经非常敏感地捕捉到他的小未婚妻——云之语,与他在观念和心态上有着很大的差别。

    在玫瑰的记忆中,风翼的母亲罗农氏曾经在这个时候劝导过风翼,告诉他,他既然与云之语订下婚约,就对云之语有了责任。身为男子,而且还是一个部落的未来继承人,就一定要承担起自己该承担的责任。

    所以,在这之久,风翼虽然感觉自己和云之语有很大的差别。但是仍旧为着责任努力去爱上云之语。而事实上,数年后,云之语长成一个明艳四方的少女,也确实很能让男人心动。

    林听雨觉得。风翼这个时候若是被自己成功的引导,必将引上另外一条道路,会再去爱上云之语的可能性很小。

    现在这片荆棘丛已经被风翼浇灌了两年多,已经不似先前那般孱弱。其实在这个时候,它已经化出人形了。

    林听雨就试着凝形,化成一个和风翼年纪差不多大的七八岁小女孩儿。

    玫瑰是妖。样貌自然不会差,甚至比之云之语还要强上许多,不然也不会在许多年之后,把冬良玉迷得连北都找不着,轻易就将冬良玉的注意力从云之语身上转移到玫瑰身上来。

    林听雨此时凝形成功,就躲在荆棘丛后面,静等着风翼来到近前。

    风翼因为听了云之语关于“荆棘没用,不该把心思浪费在它上面”的话,失了浇灌花丛的兴致,同时也开始怀疑自己这两年多浇灌这株荆棘是不是在白费心力。

    当时的玫瑰也曾感觉到风翼的情绪变化,它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出了第一朵花,告诉风翼,它不是荆棘,而是花朵。以此来激风翼继续浇灌它的决心。

    而林听雨却是化成一个女童躲在了荆棘丛后面,当然,荆棘丛仍旧开出了花朵。因为此时的玫瑰也确实到了开花的季节。

    所以,风翼来时,并不象玫瑰在时突兀地现荆棘丛里居然有一株美丽的花朵在随风摇曳,而是现荆棘丛簌簌地响,好象有什么东西藏在荆棘丛后面。

    现在的风翼已经有了少许的战力,立刻警惕起来。他怕是什么野兽,便慢慢地靠近荆棘丛,绕到荆棘丛后面,直接就是一掌刀削到跟前,喝道:“不许动!”

    不过,他的反应足够快,掌刀及时地停在女童的颈间,并没有真的削下去。

    可是,女童却因为他的这个举动吓到了,俏丽非常的小脸一垮,呜呜地哭起来,口中求饶:“求你不要杀我!求你不要杀我!”

    风翼看到躲在荆棘丛后面的居然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小女孩儿,不由得一惊,而且,这个小女孩儿的样子……

    唉,他的小心肝嘣嘣跳,这小女孩儿长得也太漂亮了,比爷爷常常夸赞美丽的云之语还要漂亮好几倍。

    “你……你别哭!”风翼惊讶兼惊艳之下,有些慌乱地说道,赶紧将那放在小女孩儿颈间的掌刀收了回来,“我还以为是猛兽藏在这里,没想到是个人,你别哭,我不会伤害你的。”

    说到后来,他已经找回了理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