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383 洪荒之玫瑰(五)
    不得不说,作为部落酋长的继承人,风翼被教导得很好,小小年纪就已经拥有很强的自制力。

    林听雨拭去眼角的泪水,怯怯地问:“真的么?”

    风翼立刻点了点头,道:“当然。我怎么可能会随便杀人呢?”

    林听雨立刻破啼为笑,拍着小心肝,道:“唔,原来你不会杀我,真是吓死我了。”

    风翼看到她手里拿着一株非常美丽的花朵,一种他从来未曾见过的花,不免有些惊奇,道:“咦,你这花是从哪里采的?真好看。”

    林听雨道:“这花就是这丛玫瑰开的啊,你看它还没完全绽开,刚刚开放不久。把它插在水里,明天它就会盛开了,到时候会比现在还要好看呢。”

    “玫瑰?”风翼惊讶地看着林听雨指着的那丛荆棘,“这……这不就是普通的荆棘么。”

    林听雨小脸上立刻现出鄙夷的神情,道:“什么呀,它是一种名叫玫瑰的花,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开花。荆棘是不会开花的。”

    她一边说一边捧起一个隐在丛中的小花苞给风翼看,道:“你看,它还有许多花苞,很快,它就会开满花了。”

    风翼惊奇不已地道:“奇怪,以前我每天给它浇水,都没见它开花呢。”

    林听雨道:“因为枝桠尚嫩,不能开花呗。现在,它应该是长到‘成年’了,就会年年开花的。”

    风翼点了点头,遂道:“你叫什么名字?也是天凛部落的么?怎么以前我都没有见过你?”

    林听雨道:“我叫玫瑰。呃,其实我爹和娘亲平时都带着我生活在离天凛部落不太远的地方,我也不知道我算不算是天凛部落的。”

    反正年纪小,有些事不知道很正常吧。

    风翼也还年幼,不会去纠结这个问题,道:“原来,你的名字和这丛花的名字是一样的。”

    林听雨立刻一脸兴奋地说道:“是啊。我娘亲说,玫瑰是世上最美丽的花。我也是世上最美丽的,所以,就给我取名玫瑰。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风翼道:“我叫风翼。”

    林听雨道:“风翼。你姓风啊。我听说天凛部落的酋长就是姓风呢,天凛部落里的族民,是不是有很多都姓风呢?”

    她故意装做不知道风翼是酋长的孙子。

    风翼貌似也不想将自己是酋长继承人的身份亮出来,就点头说道:“除了酋长一家,天凛部落里的确还有很多姓风的。”

    这就把他的身份含糊过去了。他可没说他和酋长不是一家哦。所以不算撒谎。

    林听雨心中好笑,这个小家伙,还在这儿跟她玩儿文字游戏呢。

    她道:“风翼,我们家里就我一个孩子,平时都没有人跟我玩儿的。咱们一起玩儿吧。”

    风翼听说“玫瑰”也没有玩伴,顿时兴起同病相怜之感。他因为是酋长继承人,部落中的孩子虽多,可是对他只有敬重,根本就不敢象和其他的孩子顽耍那样,与他一起玩耍。

    所以。他虽然得到很好的照顾,可是心中其实是很孤独的。若非如此,他后来也不会真的去爱上小时候的唯一玩伴云之语了。

    他立刻点头小脑袋瓜说道:“好,我和你一起玩儿。”

    林听雨假装各种童真,和风翼玩儿在了一处。实际上,她并不真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女童,所以在和风翼玩耍的时候,许多时候都会去照顾风翼的心情。

    风翼年纪虽小,但不傻,很快就现“玫瑰”处处让着自己。也很关心自己,这让他幼小的心灵中萌生了一种他从未体味过的奇怪温情。

    这种温情,和他对父母亲人的亲情不太一样。

    此时的他自然分辨不出这是什么感情。不过林听雨这个成年人却是清楚得很,这是——友情。

    风翼还小。让他在这个年纪就产生爱情是不大可能地。

    林听雨也没想过刻意让风翼爱上“玫瑰”,因为玫瑰的愿望是希望风翼好好活下去,而不是爱上她。林听雨的目的,只要风翼别去爱上那个云之语就行了。

    所谓有比较,才会有亲疏有喜恶。接下来的好几天里,风翼都和“玫瑰”玩儿好不开心。这比跟那个傲娇刁蛮的云之语玩儿在一起的感觉,可是大不相同。

    是以,风翼很快就把那个曾经让他彷徨的云之语忘到脑后去了。

    可是,林听雨却在暗中掐算着日子。

    因为那个云雷为了增进云之语和风翼的感情,差不多每个月都会带云之语来拜访天凛部落,让云之语在这里和风翼玩儿上几天。

    这也就是说,在她化形成女童后的大约一个月,云之语会再来,而且,很可能会被风翼带到玫瑰丛这里来,和“玫瑰”一块儿玩儿。

    风翼一直将“玫瑰”当成自己的一个小秘密,没有跟家里人提起过这个玩伴。但是,如果云之语现风翼有这个玩伴之后,谁知道她会不会跟云雷或者风翼的父母爷爷提起呢?

    如果她说出去,罗农氏等成年人,可不大会象风翼这样,简单地就认定她是个普通的孩童,多半会去查找“玫瑰”的父母,好做到知根知底,由此来决定是否任由风翼与“玫瑰”继续做朋友。

    所以,林听雨觉得有必要让自己先前所说的住在离天凛部落不远处的“父母”消失了。

    所以,在与风翼一起玩儿了十几天过后,她再次出现在玫瑰丛旁边的时候,已经是红肿着眼睛,躲在玫瑰丛后面低声哭泣。

    风翼来时,就看到他的好朋友“玫瑰”伤心落泪的样子,吓了一跳,赶紧过来问道:“玫瑰,你怎么了?是有人欺负你了么?”

    林听雨摇了摇头,哭道:“我爹和娘亲前几天一起进山,说是去打猎,可是到现在都没回来,我好担心他们。以前他们都是当天进山就当天回来的,可是,这次却走了几天都没回来,我怕他们会……呜呜……”

    风翼赶紧劝道:“你别担心,说不定他们过两天就会回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