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387 洪荒之玫瑰(九)
    而第二天,罗农氏已经将“玫瑰”引荐给大祭祀秋芸,让她帮忙看看这孩子的特殊能力。

    林听雨谎称自己施展沙咒时的咒术是从母亲那里学来的。因为拥有祭祀能力的人,多数是女子。当然,也有一部分祭祀是男子,只不过比例照女子要少得多。

    祭祀控制五行的能力,其实并不象武道内力和法力那样,可以通过探查能力找出来。不过,觉醒这些能力的人类,都会自动产生控制五行或五行之一的能力。

    有时候,人类刚刚觉醒这种能力,还控制不好,会产生误伤的情况。

    但,只要祭祀传授其控制之法,这些人类就能很好地控制自己能够控制的五行了。

    而且,有些祭祀还会觉醒唤灵、预言、占星等古怪的异能或法术。

    所以,人类觉醒的祭祀能力并不是完全相同的。

    此时的人类虽然蒙昧,但也经历了上万年的展,每个部落手中都有祖上传承下来的祭祀修炼之法。这些修炼方法也会让祭祀的能力往不同的方面展。

    秋芸大祭祀能够掌控的五行就是土,修炼的也是土系的能力。不但如此,她还拥有很强的占星术,可以借星相来对未来进行一定的预测。

    这个秋芸大祭祀,是一个长相非常普通的女子,只是她身上那颇为华贵的服饰,昭示着她在部落中的地位非同一般。

    罗农氏把林听雨带到她跟前,她就让林听雨试着控制一下“沙”。因为林听雨曾经说过,她只能控制沙。

    林听雨将沙咒施展开来,立刻有风沙汹涌而起。

    秋芸微讶,说道:“没想到这孩子小小年纪,觉醒的五行沙控能力竟然这么强。”

    罗农氏道:“大祭祀,她的沙控能力和您的土控能力……”

    “不一样的。”秋芸说道,“你看,风与土结合,才能成之为沙。所以。我想这孩子觉醒的这种沙控能力,应该属于变异的五行控力。

    只是与风、雷、冰这种三种变异五行控力相比,要弱上一些,但只要好好修炼。将来必定能拥有很强的能力。”

    罗农氏喜道:“太好了。秋芸大祭祀一直担心后继无人,这下可以放下心来了吧。”

    秋芸也是一脸欣慰,笑道:“这还得感谢小翼儿,从外面捡来这么一个宝。”

    提起风翼,罗农氏有些沮丧。道:“可惜这孩子修炼祭祀能力之后,就无法象其他的女孩子那样,结婚生子了。”

    科芸道:“这总好过咱们天凛部落未来没有能够担当祭祀的人。”

    罗农氏笑笑,是啊,一个人和一整个部落比起来,那可是太渺小了。

    她其实觉得,这个“玫瑰”远比那个云之语更适合做风翼的妻子,可惜,风翼与云之语早有婚约。如今“玫瑰”又要修炼祭祀能力,想来。风翼和这个孩子终究是有缘无分。

    所以,玫瑰更适合做风翼妻子的想法,在罗农氏脑中就此搁浅。

    林听雨拜了秋芸大祭祀为师,从此成了天凛部落下一任祭祀的人选。她在部落中的地位水涨船高,许多过去当她是下人看待的族民,都开始对她另眼相看了。

    云之语对她的地位变化极为看不顺眼。

    要知道将来她可是要嫁入天凛部落的,天凛部落的族民将来也会是她的族民。她的族民怎么可对那个“玫瑰”另眼相看,这让她往哪里摆?

    这一日深夜,云之语带着她的跟班峰,偷偷潜入了林听雨所居的房间。云之语先前的计划。就是趁晚上“玫瑰”睡着的时候,把她的脸划花,这样,“玫瑰”就不会比自己美了。

    不得不说。云之语虽然从小就有着卑鄙的潜质,但此时年纪尚小,不会想出什么太阴险的计划。而在她看来,她就是划花一个下人的脸,算不了什么大事。

    可是,现在的“玫瑰”已经是秋芸大祭祀的徒弟了。

    秋芸作为族中的祭祀。不但负责族中的祭典、占卜等事宜,也负责为族中寻找下一任的祭祀,因为她的寿命是有限的,不可能永远作为祭祀守护着天凛部落。

    所以,对于好不容易收入门的徒弟,下一任祭祀的“不玫瑰”,秋芸大祭祀非常的关注。

    云之语带着峰潜入林听雨住处的时候,林听雨当然有所觉,但她并没有妄动,直到两个孩子来到床边,云之语不停地低声命令峰:“快,按咱们先前说好的,动手啊!”

    峰却是有些犹豫,或者说,他训练得再好,再有胆色,但毕竟是个十来民岁的孩子,真正伤人的事还没干过。所以,云之语命令他用刀片划花“玫瑰”的脸,他到临了,真的有些下不去手。

    “还不快点,待会她醒过来,干不成这事,看我怎么收拾你。”云之语见他犹豫着,立刻低声训斥兼威胁起来。

    峰见她逼得紧,一咬牙,手中刀片就亮了出来,朝躺在床上正“熟睡”的孩子伸了过去。

    秋芸大祭祀岂是等闲之辈?一早就现这两个孩子在自己徒弟房里鬼鬼祟祟。原本她觉得,云之语和峰都只是两个孩子,不会真正地伤害“玫瑰”,可谁知峰居然亮出了锋利的刀片。

    起初峰还有些下不去手。可是,在云之语不停的催促威逼之下,峰狠一咬牙,闭起眼睛,就将刀片狠狠地朝秋芸的徒弟割了过去。

    秋芸震怒,她并不知道云之语是想给“玫瑰”毁容,免得风翼的注意力老是在“玫瑰”身上,所以看峰拿刀片的姿势,就猜想云之语带着峰来,怕不是想趁着“玫瑰”熟睡把“玫瑰”给杀了?

    这两个孩子怎么会这么狠毒?秋芸唰的一下,突兀地出现在“玫瑰”房间,祭祀特有的宽袖长袍,那大袍袖一挥,就将峰连同他手中的刀片挥得重重地抛飞出去。

    “你们两个云凯部落的客人,想要干什么?”与此同时,秋芸厉声喝问。

    房间里的动静惊动了周围其他房间里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