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396 洪荒之玫瑰(十八)
    秋芸向来是个徒弟控,一听林听雨说得有几分道理,立刻倒戈,站在徒弟这边,主张将冬良玉秘密处决掉。

    风不去仔细思量下来,猜想云雷那边也不大好将他孙女里应外合,居然和飞浪部落的冬良玉勾结,来暗害夫家部落的事对外宣扬出去。

    此事,云雷为保云凯部落的颜面,必会守口如瓶;只要他们天凛部落不说,飞浪部落也不可能把此事公然说出,并为着冬良玉公然找上门来。

    所以,风不去思考过后的结果,就是冬良玉在地牢中秘密消失,无人知其所踪,并且从此以后,再也没人见过冬良玉这号人物。

    不但如此,他带来的飞浪部落诸多强者也都一起不翼而飞了。

    飞浪部落的整体实力,因为这件事大打折扣。

    本来,他们在此之前,实力是与天凛部落相当的,可是此次事件过来,飞浪元气大伤,其后近百年中,都没再跟人类其他任何一个部落产生纷争。

    天凛部落享受了百年的和平时期。

    在这百年间,他们在祭祀的指导下兴修水利,使得部落中的人再也不必担心缺水,亦不必再担心洪水淹没了他们的家园。

    他们还学会了养殖,豢养兽类,以减少出外打猎的危险。

    他们掌握了养蚕和纺织技术,让部落中的人都有舒服的衣料和被料可用。

    ……

    其实,林听雨也并不是掌握这些所有的技术。只不过,她因为生活在现代社会,对于养殖养蚕和纺织,都多少听说过一些,再靠着时间和人力慢慢摸索,自然而然,就让天凛部落中的人慢慢掌握了这些技术。

    在“玫瑰”来到天凛部落后的第七十年,也是她成为大祭祀后的第四十个年头,年老的部落酋长风翼——此时。他已经是个快八十岁的老者了,膝下子孙满堂。

    而他们的大祭祀玫瑰,虽然和风翼同龄,但。兴许是有什么特殊的养颜方法,其貌美仍旧如昔,就和她十七八岁的时候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她在位已久,早就寻了大祭祀的继承人,将祭祀之职传给了自己的徒弟。

    峰虽然比风翼还要年长。可是,他的武道步入巅峰已久,已经远远过了武道十二级,似乎因此寿命也大大延长,看起来居然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

    此时在天凛部落附近的那片玫瑰园,已经疯长成林,美丽的玫瑰开满了旷野。

    老风翼亦已在许多年前就将酋长之位传给儿子了。此时的他,就住在这片玫瑰园中,每天浇花为乐,有时候也会带着小曾孙一起浇花。

    某一日。夕阳垂暮。

    年老的风翼坐在玫瑰园的躺椅上,静静地看着夕阳。

    躺椅旁,立着那个从小就一直守在他身边的女子。

    “玫瑰……”风翼开口,年老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

    “嗯?”林听雨淡淡答应。

    她知道,风翼的寿命已经快尽了,现在连站立起来都有些费劲了。她这次的任务终于快要结束了。

    而这副妖身内的玫瑰的那丝残魂,也终于得到了慰藉。

    忽听风翼道:“你真的是人吗?”

    林听雨身后一直默然守护的峰,不禁也紧紧盯着她,想等她的回答。

    林听雨沉默。

    风翼叹息一声,道:“这些天来。我老是梦到你和我初次相见的时候,就在这片玫瑰园中。那时候,这里还只有一株玫瑰。那时候,我们还都以为。它只是一丛永远不会开花的荆棘。”

    林听雨抬眼,放眼望去,成片的玫瑰开了满眼。她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玫瑰园。

    “玫瑰,其实有她特有的花语。”林听雨沉吟片刻,开口说道。

    其实,她很想将玫瑰对风翼那份默默却深沉无比的爱告诉风翼。让风翼知道,曾经有那么一个花之精灵,如此深如此深地爱着他。

    可是她又很担心,一旦风翼知道了真正玫瑰的存在,并且为他不惜付出了花魂的代价,风翼会不会难过至死?

    所以,犹豫了许久,林听雨始终没将这件事说出口。

    “花语?”风翼奇道。

    林听雨道:“花语,就是这种花所代表的语言,或者说情感。”

    风翼道:“那,玫瑰代表的情感是什么?”

    “爱情。”林听雨道,“从天地初开时,人类就具备的神圣情感——爱情。”

    峰奇道:“花,也具备这种情感吗?”

    林听雨道:“是的。玫瑰,就拥有这种神圣的情感,也或许,它拥有的这份情感比人类还要真挚和热烈。”

    风翼望向玫瑰园,沉默了好久,终于说道:“其实,你就是玫瑰吧。”

    林听雨淡笑,道:“原来,你早就察觉了。”

    风翼道:“我娘亲曾说,世上万物,都是有灵的。而凡是有灵的,都是有情的。只不过,这情或真或假,或深或浅,不尽相同罢了。”

    “是啊。”林听雨说道。

    风翼道:“谢谢你,一直守护着我和天凛部落。如果没有你,也许我和天凛部落,早就灭亡了。”

    林听雨黛眉轻挑,风翼,难道说早就知晓了自己曾有的命数么?

    风翼接着又道:“你知道么?其实,秋芸大祭祀的占卜术,偶尔也会灵验。”

    林听雨听罢一愣,失声一笑,道:“这么说,她曾经占卜出我的身份。”也曾占卜出风翼前一世在婚礼上自吻和天凛部落被灭亡的命运么?

    风翼道:“她看到你从这玫瑰中走来,又向这玫瑰中走去。用占卜术来解读,就是你的父母是玫瑰,而你也将回到这片玫瑰当中去。”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林听雨奇道,一顿,又恍然说道:“这么多年来,你一直不辞辛苦,这般照顾这片玫瑰园,是因为这个吗?”

    风翼呵呵一笑,没有答话,只是仰面躺到躺椅上,眯着眼睛,不一会儿竟然睡着了。

    夕阳照在他老迈满是褶皱的脸上,透着安详与平和。

    峰道:“大祭祀,你们刚才的谈话……是什么意思?”

    林听雨转头看向他,问道:“你会在乎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