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402 青行灯(一)
    这一路行来,她身心都沉浸在对展拓的爱中,心中空空如野,什么都没想。

    “我……我也去修炼。”愣怔过后,林听雨有些呆呆地道。

    展拓点了下头,便转身走向他的房间。

    看着他那英挺的背影,林听雨心中蓦地涌起一种莫名的冲动,突兀地就扑了过去,从身后紧紧抱住展拓的腰。

    “听雨,你怎么了?”展拓转过身来,剑眉微皱,问道。

    林听雨仰起头来,捧着他脸,双唇深深地吻在他的唇上。

    展拓情动,伸开双臂将她紧紧抱在怀中,微启双唇,与她拥吻。

    “女人,你是不是打算用别的方式来还刚才欠下的灵石?”展拓问。

    林听雨没有回答,只是她的吻变得更为炙热。

    展拓呵呵轻笑数声,打横抱起林听雨,进了卧室……

    几番抵死缠绵,几番云端中沉迷,大汗淋漓的展拓终于离开了身下的人儿,却仍旧存着不舍。

    他仰面躺倒在床上,粗重地喘息说明他刚才是怎样的尽兴。他的唇角飞起一丝带着满足带着甜蜜的笑容。

    林听雨翻过疲惫不堪的身子,扑到他的怀里,伸出双臂将他瘦劲的腰环住,轻声问道:“展拓,你开心么?”

    “开心。”展拓回答,伸出双手将怀中人深情抱住,心中在想:“听雨,我终于尝到了和你欢爱的滋味。就算只能有这一次,也足够了。”

    林听雨心中也透着满足,却也知道,有些事展拓始终不肯对她言明,必定是有什么苦衷。她和他,将来会是怎样的结局,真是不好说。

    但是,只要能有这一刻的欢愉,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吧。

    。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传说,子哲初到封地鄂。泛舟湖上,荡舟的越女唱这歌给鄂君子哲听,令子哲大为感动,将她带了回去……

    绿柳如烟,轻拂着一汪春水。

    春水如镜。照映着美人如画。

    池旁水榭,一张小桌,两把竹椅,有绝美的女子坐在小桌一旁。

    罗帏深深,遮住了水榭;却有春风拂起,露出水榭中美人的一角。

    前一刻,风入罗帏,水榭中美人垂头而坐,象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下一刻,风入罗帏。水榭中的美人却已经倒在血泊之中,身下血流成河。

    水榭外,春水依旧,绿柳如画。

    又一年春风来到,王子美如玉,慢卷罗帏,所见者却只有空空的水榭,还有地面上那一滩早已干涸却无论如何也清洗不掉的血渍。

    “越姬……”王子轻语呢喃,俯身轻轻抚摸地面上的血渍。

    王子满面悲戚,远望春池。却只见远处绿柳拂堤,堤上有桃花正盛。

    在你的昔日我的昨夜,是谁将谁拥吻缠绵,是谁将谁长剑穿胸。生命如此脆弱。死亡却在那一刻,变得凄美绝仑。

    经年后,又一个春天来到。

    桃花树下。绿柳拂衫。池水荡漾,绿波成晕。

    丑陋的浣纱女在池边,遥望着那罗帏轻掩的水榭。

    风入罗帏,有公子美如玉。静默地坐在桌旁,象是在等待什么人的到来。

    丑陋的女人轻启朱唇,唱道:“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其他的浣纱女咯咯笑她,笑她如此丑陋,竟然妄想鄂君。

    但是,鄂君听到歌声,却把她接入了府邸。

    是夜,鄂君倒在了水榭中,血流成河,丑陋的浣纱女不知所踪。

    子哲被丑女所杀,魂入地府,方知越姬死后心有不甘,求鬼官放她回阳间,让她报仇。

    鬼官收了丑女阳姬的贿赂,答应为其换头,将她丑陋的面容换成美人。

    越姬本来有机会转世成美人的,但是她答应鬼官,愿意以美人头交换,让她重返楚国,找到子哲报仇。

    结果阳姬装上了越姬美丽的头颅,而原本美丽的越姬却变得丑陋无比。但越姬终于能够重新来到楚国,在鄂地再见鄂君。

    一曲旧歌,引来鄂君注意,他居然认出那甜美的歌声,正是他一直怀念的越姬。

    虽然越姬已变得丑陋不堪,可是鄂君并未嫌弃她。有那么一瞬间,越姬几乎以为,是她错怪了鄂君。

    但不久后,鄂君就露出了真面目。他定要斩杀越姬,以免自己宠溺无度,导致鄂地混乱。

    可惜这一次,越姬已经不是那个毫无还手之力的柔弱美人,而是一个厉鬼转世而来的丑妇。

    她亲手斩杀了鄂君。

    从此后,无论是美丽的越姬还是丑陋的越姬,都没有再在这世间出现过。无论是鬼府还是阳间,都已经没有了她的消息。

    但是,更让人惊讶的是,从此以后,那个受贿赂的鬼官和被换成美人头的阳姬也从此消失于世间,阳间鬼府,再无半点踪迹。

    迷迷蒙蒙间,林听雨耳旁响起年轻女孩儿的笑声,咯咯的,好象还不止一个女孩儿。

    接着,她就感觉到周身上下阴冷得很,而且还湿漉漉的,难受得紧。

    奇怪,她明明记得躺在展拓的怀里,舒服且温暖得很,怎么会变得阴冷呢?而且,她和展拓睡在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相拥而眠,怎么可能会有别的女孩儿?

    而且,听女孩儿们的笑声,貌似她们很开心呢。

    林听雨终于在这笑声和无尽的阴冷中睁开眼来,脑海中却涌入一堆不属于她的记忆——绿柳如烟照春水,春水倒映美人面,不知美人却是谁?

    茫然了一瞬,林听雨这才确定,原来她再次穿越了。

    汗,这些天,她一直都和展拓混在一起,因为足可辟谷的缘故,两人连饭都没吃过,只是喝了些水。可能是缠绵得过久,她脑中都有些混沌了。

    她迅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立刻打量起周围的情况。

    她赫然现自己居然处于一片封闭的空间。说是空间,还不如说……这是一具棺椁,而且看棺椁的腐蚀情况,这应该还是一具封闭了许久的棺椁。

    这里不可能有空气,不过,林听雨也没觉得闷得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