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419 危险临近
    这是一种非常古朴大气的气息,好象是从久远的年代穿越而来,让林听雨产生一种又要穿越时空的古怪感觉。

    展拓在她额头轻吻了一下,道:“答应我,不论生什么事,都要将这镯子好好地戴在手上,永远不摘下来。”

    林听雨听出他语气中的慎重,猜想这镯子多半非同小可,便重重地点头答应:“嗯。”

    展拓见她答应,突地拉起她的另一只手。

    林听雨就觉指尖一痛,却是被展拓咬破了。

    展拓挤出她指尖的一滴血,滴在林听雨另一只手腕上的镯子上。

    鲜红的血很快就渗入那镯子之中,那镯子便化入林听雨的体内。

    林听雨立时感觉到自己和这镯子建立了一种灵魂上的奇特联系,居然“看”到它上面透着奇奇怪怪的光线,覆盖了自己全身上下。

    她笑道:“这算是滴血认主么?”

    展拓却是望着她先前戴镯子的手腕有些呆,听到她说话,便淡淡地应了一声,只是一只手仍旧紧紧抓着她的腕子,不肯放开。

    林听雨有些纳闷,展拓怎么突然起呆来?

    展拓突地眼露喜意,道:“听雨,我再送你一件东西。”

    林听雨奇道:“这次又是什么?”才刚送了她一个奇怪的镯子,展拓还有宝贝送么?

    展拓却是咬破自己的手指,挤出一滴血来,滴入林听雨指尖先前被他咬破的破损处。

    让林听雨惊奇不已的是,她居然清晰地感觉到那滴血融入到了自己的体内。

    林听雨好奇问道:“这滴血……是怎么回事?”

    展拓道:“日后你自会知道。”他拥着林听雨沉默了一会儿,又道:“听雨,我想要闭关,在有所突破之前暂时不打算出关了。”

    林听雨心中微动,仰头去看他的脸,但见他的脸仍旧如古井无波,没有任何表情的冰山脸。什么情绪都看不出来。

    她无奈,只得说道:“好,我等你出关。”

    修士闭关是常有的事。何况,林听雨在花花世界里也曾猜想。展拓是不是要消失一段时间了?

    没成想,展拓真的如她所猜测的那样。

    两人又再缠绵了两日,展拓这才依依不舍的告别,前往展氏居地闭关。那里对于展拓来说是最安全的,有强者为他护法不说。还有强大的阵法护持。

    展拓临行前还对林听雨说道:“若你日后闭关也可去展氏居地。虽然有两个长老因为上次的事与你有些芥蒂,但他们多少还得给我面子。况且,展家又不止他们,其他人都会喜欢你,也会对你好的。”

    对于展家,林听雨真心不感冒,但展拓这么说,分明是关心她,可能是怕自己闭关闭得太久,林听雨在外面没人护持吧。

    所以。林听雨只唯唯诺诺地答应着,并没说其他。

    眼见展拓祭出自己的飞行法器,跃上那个玉盘就要远行而去,林听雨心中深深不舍,想到自己新得的能力,立刻轻启朱唇,悠悠唱了起来。

    “那些逝去的美妙时光,早就把忧愁深深藏隐。

    我却从未思量过,种种暗示的降临。

    在那些回忆的角落里,我必须要仔细去搜寻。

    命运许会在某处。把预警悄悄留存。”

    歌一出口,林听雨自己都觉得惊奇,竟然将自己心里想要对展拓说的话,变换成歌唱了出来。

    远去的展拓因为修为高深。听到了她美妙的歌声,不由得心有所动,眼前竟觉模糊。有谁知道,他这一去,什么时候能再回来?

    展拓是在她房间的窗口径直御器而走的,林听雨就站到窗口看着他。直到展拓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长空中。林听雨才无奈地叹息了一声,转身坐到床上去。

    她静下心来修炼。

    因为和展拓一起投资了矿山,林听雨现在只靠矿山分红就能生活,而且以她的实力,辟谷早就不成问题,所以,她干脆就把自己关在家里,夜以继日地修炼,好让自己现世中的肉身实力进一步增强。

    而在她专心苦修的时候,并不知道,已经有危险正在向她靠近。

    。

    “小翼子,你所说的就是那个女人吗?”

    万丈高空中,两道身影一魁伟一瘦高,立在云端,其中魁伟的那个象提小鸡一样提着另一个。问话的,就是单手提人的那一个。

    此人一身白色广袖道袍,一头银披肩。银与广袖被高空中的风吹得飞扬不已,长袍猎猎。

    而其面容俊美非常,如果林听雨看到这张脸,势必会震惊。这个人怎么长得这么象某位大帅歌?

    此人的左眼角下有一颗米粒大小的黑痣,不但没有破坏他的俊美,反倒令他另有一番妖冶邪魅。

    此时,他的目光透过小高层某一层的玻璃窗,看到室内的情景——一个女人正盘膝坐在床上,闭目屏息——正是林听雨。

    她用精神力护住了自己,当今天下,能够闯进她的精神力防护罩的人,可没几个;能够逃过她的精神力探查和无限妙音探查的人,也没几个。

    而高空中来了两个人,正在谈论她,她却一无所知。

    那被唤作小翼子的人,不是别个,正是曾经抓过林听雨的展家弟子展翼。

    听了银男子的问话,展翼不敢怠慢,赶紧恭敬无比地回答:“没错。叔祖,公孙老祖口中所说的林听雨,正是此女。”

    “看她也没什么特别之处,真是可恶,居然坏了我拓儿的大好姻缘。这就罢了,还害得拓儿险些丧命,如今一身功力毁去一半还多,不得已闭关疗伤,我岂能放她活命!”

    被展翼称作“老祖”的银男子愤愤地说道,一掌抬起,掌心顿时有一道光柱喷射而出。

    无声无息,这道光柱竟然轻易穿透玻璃,甚至在穿过玻璃之后,玻璃还完好了一瞬,然后才以肉眼可见的度迅融化。

    而在光柱射进林听雨所设的精神力防护罩的那一刹那,林听雨突地醒觉有危险临近,但早已为时晚矣。

    不。就算是她早有防备,她也不可能挡下对方如此强劲的一击。(未完待续。)

    ps:  感谢醉卿晨打赏的1oo起点币;还有,感谢星蓝宝石和夜舞oo囧囧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