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421 展倾绝
    可是这位现在做的这一切又是闹哪样?

    银男子那长得象极展拓的脸上再度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林听雨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怎么看这个男人脸上的笑……这么狗腿?

    她努力甩了甩头,一定是刚才精神力受损后的创伤没有完全好,一定是。

    然而……

    “来来来,快坐下,小心点,别伤了身体哈。”银男子接下来居然更加狗腿,小心地掺扶着林听雨,让她轻轻地坐到了床边。

    “幸好我那拓儿有先见之明,把千秋镯给了你,不然刚才本君这一击,岂不是要将这宝贝小曾孙给打死了?哈哈……”

    宝贝小曾孙?林听雨心中一动,忽地有几分醒悟,但又觉得不太可能。不是说修士怀孕的几率非常低么,她和展拓也就是……

    好吧,回想起那些和展拓欢爱的日子,的确够疯狂,貌似他们两个在一起纠纠缠缠的好几天……

    林听雨有些脸热,赶紧把那些春光旖旎的回忆强行压下,道:“前辈的意思是……”

    “傻丫头,你已经怀了我们拓儿的骨肉,你不会还不知道吧。”银男子脸上的表情各种狗腿,蹲在床边,嘴巴都笑得合不拢了。

    坦白说,看惯了展拓的冰山脸,如今林听雨看到这张酷似展拓的脸居然会露出这种奇怪的表情,当真觉得很违和。

    不过,知道自己怀了展拓的孩子,林听雨心中不免狂喜,一时情难自禁,含羞埋头而笑,一只手也不自觉轻轻抚上了自己的小腹。

    这里……居然有了展拓的孩子。林听雨心中有温柔的情愫流过。

    又听银男子一脸愤愤地说道:“也多亏那小子提前有所现,在你身上留下血印,不然我恐怕就要在那公孙老太婆的怂恿下,把你给杀了。”

    接着,更让林听雨愕然的是。这个自称“本君”的人物,居然盘腿席地而坐,明显低声下气地道:“那个,丫头。回头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家拓儿,让他知道本君居然敢找上他孩子的娘,非得剥我的皮不可。”

    林听雨讪然。

    银男子大概是得知自己要四世同堂,坐在地上不自禁地又哈哈笑了起来,道:“要知道我家的千秋镯凝成的防护所出的光是白光。可是刚才我攻击你时,你身上凝成的防护罩却是血红之光,这就说明,我家拓儿已经利用他的血,成功在你身上凝成了血印。你知道什么是血印吗?”

    林听雨当然不知道。不过,银男子明显没有要她回答的意思,已经自顾开口说道:“血印,就是孙子和曾孙,拥有相同的血脉,只有这样。才能在你身上成功凝成血印。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呃……我怀了展拓的骨肉?”林听雨试探着说道。短时间内她哪理得清这银男子在说什么,这位自打出现就一直神叨叨的。

    银男子道:“不仅仅如此。我家拓儿可以修炼旷古绝今的吸灵**哟。他的儿子和他能够成功在你身上凝成血印,说明他的儿子也能修炼吸灵**哦。”

    林听雨一震。吸灵**,展氏在修仙界立足万年,出过的能够修炼吸灵**的人物也就零星的那么几个,连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难道,她的孩子也能修炼吸灵**?

    “哈哈,拓儿果然不俗,自己能修炼吸灵**不说,连他的儿子也能修炼。我就知道他是块好料。哈哈……”银男子兴奋得无以复加,

    林听雨盯着沾沾自喜的银男子,实在忍不住,问道:“前辈。您是否可以告诉晚辈,您……您到底是什么人?”

    银男子听到这里,喜气洋洋的脸上顿时一垮,阴沉着的脸,倒真的跟展拓的冰山脸如出一辙了。他气鼓鼓地道:“和着说了这么半天,你都不知道我是谁。”

    林听雨无奈苦笑道:“前辈。您……并未做过自我介绍啊!”

    银男子嘴巴一噘,道:“难不成拓儿那小子从来没跟你提过我?”

    林听雨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展拓真的从来没提过展家有这么一号人物。可能是知道林听雨对展家不感冒,所以展拓以前很少跟她讲展家的事。

    银男子突兀地起身,浑身霸气侧漏的说道:“吾乃他的祖父展倾绝是也。”

    随着声音起落,他身之周遭起了一阵劲风,将他的银与白色袍袖吹得起起落落,再配上那张绝好的面容,真真好不狂霸酷拽帅。

    林听雨看得眼前一呆,恍如看到展拓就站在自己眼前。

    可是,展倾绝那冰山酷脸没支撑几秒钟就垮了下来,无比狗腿地朝林听雨呵呵笑了起来,道:“这下你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嗯,原来是爷爷。”林听雨应道,顿了一下,又问出了自己一直担心且关切的问题:“爷爷,刚才那个展翼为什么说……展拓已经废了,这话从何说起?”

    展倾绝已经无比狗腿地在林听雨脚边盘膝而坐,一副准备随时服侍“宝贝曾孙”的样儿,一摆手,毫不以为意地道:“别听他瞎说。拓儿就是一个半多月以前,跟公孙家的那个老不死打了一小架,受了重伤。换成别人,确实已经半废,可是拓儿是什么人哪?

    天下之人,能够真正了解吸灵**的,根本就没几个。别看它出自展家,可是展家的人也根本不了解它的神威。只有真正修炼它的人,才知道此功之奇妙。”

    听展倾绝说得随意,丝毫没有担心展拓的样,林听雨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心稍稍放下。

    展倾绝道:“你跟我回展家吧,展氏聚居地,建筑奇诡,一半在凡人界,一半却深入修仙界。我带你去修仙界的那一半,那里灵气丰厚,比较适合你养胎。

    我的小曾孙也将是另一个吸灵**的继承人,怎么能在凡人界这种灵气稀薄之地养胎呢?”

    林听雨不太喜欢展家,对这个展倾绝本来也无感,毕竟刚才还要杀她来着。不过现在,这个展倾绝却是让她有了动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