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460 风(十三)
    由此也可知晓,其实风隐娘是一个实力非常强大的风妖,若非是因为对6长之情有独衷不忍对6长之下重手,加之又没有实战经验,她是不可能被6长之真正杀掉的。

    两人又斗了几十回合,胡飞泉额头上已经渐有汗意。林听雨为了表现自己也已经接近了力竭,以功力也在额头上逼出几滴汗出来。

    她有精神力在,还有小眼和花精帮忙探查,已经现高峰之巅的观战者蠢蠢欲动了。

    根据风隐娘的记忆,厉临华向来嫉妖如仇,性格偏激,对于妖魔的剿杀极为激进,就是那种无论大妖小魔,无论好妖坏妖,一律斩草除根,定要杀个片甲不留的主。

    所以,林听雨其实早就在猜想,如果她和胡飞泉真的斗得筋疲力尽,这个厉临华是不是会对他们突然下杀手呢?

    “胡公子,看来,你要输给我了呢。”林听雨故意激胡飞泉,说道。

    胡飞泉立刻上钩,不愤地道:“我还没出绝招,哪里就看出我要输给你了?且看我这一招‘天地动’!”

    声音未落,他双掌已经集起全身功力,酝酿之时,但见天有乌云临空,雷声震震,地面似乎在响应那雷动一般,居然也跟着轰隆隆颤动起来。

    果然是天地动!

    看到这一幕,厉临华脸色一变,心道:“妖物向来最怕雷劫,可是这民胡飞泉居然能够调动天雷,可见是怎样的异物!难怪6师弟与他斗了这许多年,始终不分上下,无法将这异物铲除。”

    林听雨心中好笑。她就知道胡飞泉虽然打得极酣畅,但肯定还留着力气呢,毕竟他不可能相信旁边观战的两个道士真的会不“趁妖之危”而动手。

    林听雨也在双掌之中运上极强的力道,口中娇喝:“你有天地动,我有惊天地,接招!”

    话音毕,双掌已酝酿好强大的力道。将周遭的气流都带动了起来。

    一时间,这一方天地风雷尽涌,乱石都被风刮得满处乱飞。落叶、泥沙被刮得凝成了道道漩涡,将这方区域都笼罩起来。

    外人已经很难看到战场中的情况。视线都被风刮起来的乱物遮住了。

    不过,6长之和厉临华是何等修为?他们有灵识可用,轻易就可探到战场中的详情。

    二人四掌相交,两人脚下的山体顿时轰的一声崩塌下陷,竟在瞬间就陷入数十丈之深。使得他们先前站立之地变成一个直径足有数丈的大坑。

    6长之原本与二人处在一个地平线上,此时也只能俯瞰着,伸长脖子往大坑细探,以此来得知二人的战况。

    大坑内却沉寂了一瞬,接着便见两道身影如风影电闪一般旋转着腾空而起,一息间便跃上了高空。

    二人的双掌仍旧交锋,这一招之力竟然还未过去。

    两人在高空中双掌相交,又再胶著了一瞬,使得空中的风流与雷电都诡异地变成了剑矢,彼此交搓。出或呜呜或滋啦啦的怪响,二人的身体这才分往两边抛飞出去。

    胡飞泉那里口中吐血,鲜血在他抛飞出去之际化成一道长长的抛物线。

    林听雨这里也不太好受,脸色苍白,嘴角有血流下,但,她控制得很好,虽然也受了伤的样子,可是伤势明显比胡飞泉要弱些。

    6长之眼见她抛飞出去,心中关切。立时飞身迎了上去,打算接住她。

    而在他身动之际,厉临华也动了。

    厉临华眼见6长之飞向那个女妖,他便身化残影。朝胡飞泉飞射过去。

    “啊,快救胡公子。”林听雨惊呼。

    6长之也现了师兄的异动,但他本是飞向林听雨的,此时哪里能赶得上去阻止厉临华。

    “师兄,且慢!”他只来得及惊呼一声,便见厉临华一掌已经轰至胡飞泉天灵要害。

    可是。让他大为意想不到的是,虽然师兄是功体鼎盛之时,而胡飞泉已经大战了半天,而且已经受伤颇重的样子,可是,他师兄厉临华一掌轰在胡飞泉头顶,居然“啊”的一声惨呼,整个人象被什么巨力击中一般,向后远远地抛飞出去。

    与此同时,厉临华口中鲜血狂喷,竟似是比胡飞泉伤得还要重得多。

    6长之惊见变故突生,想要援救师兄却已是来不及。他只能顺势接住了抛过来的林听雨,扶着她平稳落地。

    而厉临华那里已是轰的一声重重地砸在他刚才观战所立的那座高峰山腰之上,然后又是轰的一声重重地摔落在地面上。

    这一次重伤,不可谓不重,这个厉临华,怕是要在床上躺上三年五载了。林听雨心中有些看好戏地想,表面上却是一脸无奈,道:“6道长,你师兄他……”

    6长之哪里还有心情听她说话,已经急切地跑去师兄那里,将厉临华扶起,一边急唤道:“师兄!厉师兄!”

    一边大呼,他一边给厉临华切脉,察看他的伤势,但见厉临华只是伤筋动骨,内腑虽也重伤,但还不至于丧命,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赶紧运气抵住厉临华后心,助他疗伤。

    胡飞泉那里也是摔了个四仰八叉,本来还对厉临华偷袭自己而惊骇,但此时他爬了起来,则是一脸茫然。

    厉临华袭向他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死定了,谁知道竟然出了这个变故,他的天灵挨了一掌啥事没有不说,还把那个姓厉的牛鼻子击成了重伤。

    “胡公子,可无碍?”林听雨走了过来,问道。

    胡飞泉还不知道变故突生的原因,摇了摇头,纳闷地朝正在疗伤的师兄弟二人走过去。

    林听雨跟在他旁边,也到了6长之二人跟前。

    忽见那厉临华紧闭的双眼此时竟然睁了开来,却是在6长之的帮助之下,伤体略有恢复,神智也跟着清醒了过来。

    乍一看到站在近前的胡飞泉,厉临华立时指着他怒气冲冲地大骂:“好个奸诈无比的妖孽,竟然敢暗害贫道。”

    他都不说他自己趁人之危偷袭,如今还有脸骂人。胡飞泉眉毛一扬,脸上神色**裸地嘲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