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462 风(十五)
    胡飞泉一直将林听雨送到了离洞府数里远的地方,在林听雨的百般劝说之下,这才有些依依不舍的回转。

    “唉,这只狐狸精,真能缠人。”小眼叨咕了一句。

    林听雨笑道:“他的性子不错,没有架子,亲和力很强,又没有太强的心机,容易相处,与他谈天其实挺愉快的。”

    小眼道:“你觉得他和6长之真的能和解吗?”

    林听雨沉吟道:“我觉得,当下主要是6长之那方面。胡飞泉既然已经答应我不再主动招惹人类,我想,他不会失信于我的。”

    毕竟这么大的妖,都要点脸面。他在这片地域早就有了一定的身份、名声和地位,要是传出他不守信诺的传闻,对他的名声损害肯定不小。

    小眼道:“最讨厌的就是那个厉临华,你和6长之的事,他肯定会插上一脚。”

    林听雨无奈地道:“可以说,他已经插进一脚来了。”

    小眼嘿嘿笑了两声,道:“不过,你先前赌上性命那一招倒是厉害,让6长之震动不小。回去之后,他肯定会仔细考量考量,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6长之哪里会知道,这个女子虽然把厉害的符给了胡飞泉,用来护持胡飞泉的命;其实,她本身也还有厉害的保命招式,但她不说,又有谁会知道呢。

    大家都已经认定了她在赌命。

    林听雨回到风隐娘昔日藏身隐居之地,一处密林当中,探得无人在附近,便闪身恢复风的原形,暗运功法疗伤。

    虽然与胡飞泉一战,她受的伤并不重,但,形势未明,她还是时刻保持着功体鼎盛为妙。

    两日后,她再度来到青城道门。

    负责知客的仍旧是上次的那个小道士。一见居然又是这个女妖来访,吓得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他躲得远远的,颤抖着声音问道:“妖孽,你……你又来干什么?上回我……我师叔祖都让你走了。”

    这话说的。难道你师叔祖没将我剿杀,而是放我离开,就是对我多大的恩泽么?林听雨心中无奈地想,又见他被吓成这样,浑身几乎抖得跟筛糠似的。还躲得老远,不禁被他这副惊恐模样逗得直乐。

    她朗声说道:“还请小道长帮忙通传6长之道长,就说风隐娘特意为贵派掌门厉临华的伤送药来了。”

    小道长听她提起掌门厉临华和师叔祖6长之,终于有点回神,这个时候他还不赶紧去请6师叔祖来,在这里对着这女妖是为哪般?

    想到此,他赶紧转身往道门深处跑去。

    林听雨见他连跌带撞的,好几次险些摔倒,不禁喊道:“喂,你不用这么急。我不着急的,稍等一会儿无妨。”

    谁知她不喊还好,她这一喊,那小道士更是吓得屁滚尿流一样,逃命一样,跑得越快了。

    如是,不出片刻,6长之便从道门深处施施然地走来。

    此次相见,6长之已经不象上次林听雨初次来访时那样拒她于千里之外了,施了一礼。带着几分熟稔的唤了一声:“风姑娘!”

    林听雨一张明媚绝美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回了一礼,道:“6道长,虽然有猫哭耗子之嫌。不过,我还是忍不住要问一句,厉道长的伤势如何了?”

    提此一事,6长之脸上顿时现出无奈之色。

    只听6长之嗔怪说道:“你也忒胡闹了,怎么能对厉师兄动用雷转九波符呢?”

    林听雨失声一笑,道:“原来你已经看出来了。”

    6长之瞪着眼睛。道:“若是当时没有看出来,过了这两日,也该看出来了。”

    林听雨听罢更是噗哧一下笑出声来。

    6长之无奈道:“你还好意思笑。”

    他所说的这种雷转九波符,是一种极厉害的符,但不大可能要人性命,却是有一样,中符者身体除重创伤筋动骨之外,更要经历类似剥皮抽筋剔骨一般的痛苦,可以说,在伤未愈时根本就是生不如死。

    那厉临华在中符后借着6长之相助,伤势虽然有所恢复,但这雷转九波符造成的伤患却非是一朝一夕就能好的。诚如林听雨先前所想,至少得数月,甚至有可能数年都得躺在床上动不了。

    厉临华虽因修道忍耐力极强,但头一日还忍得住不吭声,可到得第二日上,这脸色就变得分外难看,就算咬紧牙关忍着,也难以承受这种痛苦,几次痛得险些晕死过去。

    6长之这才想到,“风隐娘”对师兄用的符虽然不要命,可是,也不能让师兄好受。

    虽然他也清楚对方这么做,是有惩戒厉临华卑鄙偷袭的意味,但心中也难免恼火。毕竟这关系有亲有疏,厉临华偷袭的乃是他的宿敌胡飞泉,而胡飞泉根本就安然无恙,师兄却要忍受如此苦楚,他当然是站在自己师兄这一边。

    林听雨道:“6道长莫气,实在是当时情急,我未能找到其他足够抵挡厉道长、又不致让他丧命的符箓。”

    既然如此,当时你为什么不把药拿出来?6长之心道,嗔怒地瞪视着林听雨,以沉默表达自己的不满。

    林听雨将丹药瓶拿出来递了过去,接着说道:“你看,我想起厉道长可能会因为雷转九波符而忍受痛楚,就立刻送丹药来了。6道长,还希望你莫要生我的气才好。”

    6长之哼了一声,别过脸去,道:“师兄刚才说不吃你的药 ,让你拿回去。”

    林听雨道:“这雷转九波符炼制方法奇特,中符者想要解除这种痛苦,就只有炼符者亲炼的丹药才可解。6道长,厉道长倔强如个孩子,你不会如他一样吧。”

    一边说,她已经将药瓶硬塞给6长之,又道:“这丹药每日里服上一颗就行了。”

    雷转九波符和缓解伤痛的药乃是风隐娘昔日闲来炼制的,还是青城道门里的小道士学习炼符时,她偷看来才学会的。

    6长之终是将药收了,并且命小道士赶紧拿去将其中一颗暗暗融在给厉临华的茶中,让他在不知不觉中服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