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463 风(十六)
    不然让厉临华知道这药是“风隐娘”所送,想让他乖乖地吃这药,那肯定不是一般的费功夫。

    安排好这件事后,6长之便好奇问道:“你怎会有我人类道门的符篆?”

    林听雨笑道:“6道长忘记了,我的故乡人和妖并不分家的,我们妖族也有很可多符师,会炼制各种符篆给人类修道之人使用。”

    她当然不能实话实说。

    6长之听了她的话,心中却不免对她口中的“故乡”再度升起几分神往。

    忽听林听雨玩笑似的道:“6道长,我已经登门拜访两次,难道阁下就没有半分邀我一游山门之意?”

    6长之听得一怔,有些犹豫。

    林听雨忙道:“若是今日不方便,改日再说无妨。我只是对这里的道门好奇而已,想要看看这里的道家山门与我故乡的山门有何不同。”

    6长之一听,不由得就兴起听她讲“故乡”之事的愿望,寻思了一下,便道:“其实带你游玩一下也无妨,只要你跟紧我便是,自己切不可要瞎走瞎撞。要知道这山门之中遍布针对妖物的结界,你若没有我带着,在这山门之中根本就寸步难行。”

    他还有一点未说,就是这青城道门中的结界,每天都是在变化的,今天他带着“风隐娘”游走了一圈,明日“风隐娘”再来,想要按照今天所走的路子进出结界,根本就不可能了。

    所以,他才如此放心地答应带着她在山门中游玩一番。

    6长之虽然对“风隐娘”颇有好感,而且,对于她所提的故乡事也极为感兴趣,但还不至于到把自己山门暴露给她的程度。

    风隐娘其实过去以风的形态在这山门中来往无数次,自然知道这结界的诸番变化。此时听6长之并未提及结界每日会有变化,心中也清楚,直到现在,6长之对她这个“风隐娘”还是有些怀疑提防的。并不能百分百地信任。

    这也不怪6长之,在亲眼目睹了亲人被妖物撕碎虐杀的惨状之后,他对妖自然充满了怨恨与不信任。

    林听雨当下不动声色,笑着说道:“那就有劳6道长前面带路了。”

    6长之点了点头。便在前面引路,谨慎前行。他们本门中人因为有令牌在身,出入这个结界根本就不会受到半点干扰或阻拦。他这么小心,实是为身后的女妖考虑。

    林听雨颇为欣慰,这个6长之对风隐娘。其实也不是全无情意,只不过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憎恨妖魔太甚的缘故,才导致他后来偏激无比,连风隐娘这个于世无害的故人也定要杀之后快。

    同时,她也不免为风隐娘惋惜。可惜这样有情的6长之,风隐娘在世时并没有遇到。

    林听雨感觉出这山门里的灵气较外界要鼎盛得多,料想结界有聚灵之效。这使得道门所在的这片山林各种灵秀,林听雨身在其中,倍感舒爽。

    两人一前一后。边走边谈,林听雨不时出对周围景色的赞叹之声,让6长之为自己的宗门升起几分骄傲得意。

    “咦,这片山林更加隽秀。”

    此时,二人登上一座飘渺入云的高峰,高峰山腰处有云朵飘忽,山上的林植,枫红柳绿,杏黄桃粉,似乎是春秋齐聚。好不奇特。

    但这里的温度,却感觉不出有春秋之变化。林听雨站在这里,观着山中景色,不免由衷地惊叹。

    6长之道:“此峰名为逍遥峰。概因是整个山门灵气最为鼎盛之地,所以山上的四季林植皆长势良好,且呈现出春秋林景齐现的景象。”

    林听雨微一沉吟,道:“6道长,可有将这奇妙景致描绘下来的想法?”

    6长之道:“我每日里皆可观这山景,又何须将它画下来?江山如画。却是比画更加美哉。”

    林听雨咯咯一笑,道:“你住在这山门之中,自然每日皆可观到这奇致之景。我却无法每日观到,而且他日我回归故乡,怕不是要再也见不到这种奇景了呢。”

    6长之听得心中一动,想到眼前这女子终有一天要远离而去,从此再也难以相见,他心中居然升起浓浓的不舍之意。

    林听雨道:“如何?6道长,可否为我将这山间奇景画下来?”

    “好。”6长之应道,“你且在这里稍待,切不可乱动,我去取文房四宝来。”

    林听雨点头答应。

    6长之闪身而去,仅须臾便回,挥手间就在山间摆了一张案几,文房四宝尽已齐备。

    林听雨忽又说道:“6道长,可是能将我这个美人与这山间奇景融为一体,绘入画中,那就更好了。”

    6长之听罢不免呵呵笑道:“风姑娘,其实你是想让我再为你作一幅画,所以才要我为眼前景致作画吧。”

    林听雨瞪大眼睛,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景与人本来就是一体的。景中若是无人,便少了灵动;人若无景陪衬,便会显得孤单落寞。两者融为一体,才相得益彰。”

    6长之嗔笑道:“你这是强辞夺理。好,就依你,将你与景,皆画下来。”他都没现自己的话说到后来,语气中竟带了几分宠溺。

    6长之俯身磨墨,忽地就听林听雨轻启双唇,居然悠悠唱了起来:“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辜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

    声一起,飘渺婉约的歌声在山间回荡,引来回音阵阵,别说是近在咫尺的6长之,就连在远处修炼的小辈道士们,也全都不由自主地停止了修炼,竖着耳朵倾听起来,一个一个,无不为这美妙的歌声陶醉。

    6长之更是停了磨墨,有些出神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此时的她,在山间起舞,仙子临风舒广袖,没来由的让6长之感觉到一种深深的寂寥,弥漫其间。

    他心中莫名地就升起一种情绪,若是这样的女子从此再也不在他眼前出现,他的人生,将会是怎样的索然无味?

    “近来怕说当时事,结遍兰襟。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