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467 风(二十)
    6长之顿觉心中有浓浓的不舍,好似有刀在绞着他的心一般,好不难受,急道:“何不多待些时日?”

    林听雨呵呵一笑,道:“时不我待。”

    6长之不知她此话是何意,奇道:“怎么,你家中有要事等你回去处理么?”

    林听雨的意思其实是,这里的人不会再给我时间了。不过,这话,她要是明说,此后将要生的事对6长之的震撼作用将会大大降低,所以,她只是沉默,没有明说。

    6长之感觉到眼前的女子心中有浓浓的悲伤化解不开,猜想可能是因为要分离的缘故,不觉也是万分不舍。

    忽见女子抬起头,一双眼睛好不明眸善睐,展颜笑道:“6公子,可否再为我作一幅画?”

    这些日子,林听雨虽然也偶有唤6长之“6公子”,但都是在有特别的话要说的时候,平时,她都唤他“6道长”的。

    6长之心想,“风隐娘”可能是要回家的缘故,以后两人都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心中伤感,所以才会又唤起他“6公子”来了,当下也没多想,只是点头应道:“好。”

    如今的他,那一双拿剑的手,已经又再习惯了执笔。

    关于这一点他早就想通了,眼前的女子说得不错,就算他的手要拿剑,但也没必要放弃执笔作画。

    作画,是他少年时就曾拥有的梦想。他曾梦想着,倾其一生,都放在作画上面。再说,作画根本就不妨碍他修道执剑,斩妖除魔和作画,也是没有任何矛盾的。

    如今,他的百宝囊里一直都有装着案几和文房四宝,方便随时取出来作画。

    此时便直接将案几和文房四宝取出摆好,笑问:“风姑娘,打算让我为你作一幅怎样的画?”

    林听雨默了片刻。道:“要风……与我。”

    6长之一怔,道:“风?”他看了一下天边随风而微动的流云,又看了山间被风吹动的林叶,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创作构思。便道:“好,我试一下。”

    林听雨道:“6公子,让我再为你歌上一曲,舞上一曲吧。”

    6长之听出她语意中的伤感,点头“嗯”了一声。

    他心中虽也有浓浓的不舍。但想他们修道之人寿命远比凡人绵长,便道:“你不必难过,待我寻下传人,将一身道法传承下去,也算是报答了青城道门对我的栽培之恩,便前往你的故乡去寻你。”

    林听雨淡淡一笑,沉默不语。

    不知为什么,6长之见她这笑容,其中竟颇有凄凉意味,不免叹息一声。心想离别确实是苦,日后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这个让他一见就心情放松的女子,不免也有些伤感起来。

    林听雨已是轻启朱唇,悠悠唱了起来:“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

    这次她所唱者,乃是她现世中的香冢碑上的刻文,声调幽幽婉转,充满悲戚。人生无常之悲苦,尽在歌中倾诉出来。

    6长之起初还在磨墨,谁知从听到“短歌终,明月缺”开始。就被那浓浓的凄凉意味所感染,情难自禁。

    他想起他曾经拥有怎样一个幸福的家庭,家中的亲人带他又是那般的亲密宠爱,而今,这些亲人又在哪里呢?

    现如今,他曾有的故人。也只余眼前这一个了。可是不日她也将要远行,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他眼前是那绝美女子展现出的曼妙舞姿,而她的歌声竟比她的容貌、她的舞姿更要美上千倍万倍。

    6长之想到以后再也听不到这样的歌声,再也看不到这样的舞姿,甚至连眼前这个女子,也都将难再见到,一股冲动涌上心头。

    “隐娘,你不远万里从家乡跑来这里找我,我哪里还能不知道你的心思?”6长之开口说道,看着正在起舞歌唱的女子,目光透着痴迷。

    他想,他是真的深深爱上了这个女子。就算她是妖,是他曾经无比憎恨的妖物,但是他还是无可抑制的爱上了她。

    “你放心,等我安排好了青城道门的事,就去你的家乡寻你。”他沉声说道,脸色显得极为郑重,“就算是你的家乡离这里千里万里,我也定要寻去,如你所期望的那般,与你一起共闯仙途,再也不问人与妖之间的恩怨纠葛。”

    林听雨停止了歌舞,深情款款地道:“今日能得6公子如此盟誓,隐娘就算是死,也无憾了。”

    6长之嗔道:“莫要胡说,什么死不死的。”

    林听雨微笑,沉默不语,再度歌舞起来。

    6长之墨早已研好,此时执笔便在宣纸上勾勒起来。不多时,便成就一幅美人图。

    林听雨走到案几旁,低头探看那幅画,便见画中美人翩舞婆娑,广袖长舒,衣翻飞,天边有流云,山间有落叶,柳条随风舞……

    “画是极美的,可是,却没有风。”林听雨有些失望的道。

    6长之很少见她看到自己所绘之画会露出这般失望神色,奇道:“流云,落叶,柳条,还有你翻飞的衣襟和长……难道这些还无法表现这片山林中有风么?”

    林听雨摇了摇头,道:“没有风形,亦无风之意境。”

    “风之意境?”6长之越惊奇起来,风就是风,哪里又有什么意境呢?

    林听雨却坚定地道:“风,也有它的意境,有它的思想。若非如此,古人又何以传下‘风骨’一词?”

    6长之喃喃道:“风骨?”

    林听雨道:“可惜风骨与风又是不同的,它只是用风的意境来诠释人类的这种心灵境界。”

    6长之盯着她看了好半晌,虽然并不能完全理解她所说的“风之意境”到底是什么样的,但,他已经隐隐地懂了——风,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存在,也许它是一种和人、妖等生灵一样有自己的意识、想法的东西。

    林听雨将画留给了6长之,含笑告辞而去。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6长之感觉有浓浓的失意萦绕在那女子身上,这令一直意气风的他也倍感失意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