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469 风(二十二)
    “如此就有劳胡公子了。”林听雨说道,竟是一口气没上来,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胡飞泉吓了一跳,抱起她迅回了自己的洞府,并且启动了洞府周围的防护大阵。

    可是,他虽然把人带回了洞府,他一探“风隐娘”的脉搏,却现其跳动得极为微弱,生命迹象变得分外地弱了,胡飞泉顿时有些乱了阵脚。

    他心慌慌之下,却见那躺在床上的女子眼皮微动,此时竟是醒了过来。

    “风姑娘……”胡飞泉唤了一句,竟觉“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想他胡飞泉少年时就纵横这片山岭,少有敌手。唯一一个可以和他匹敌的6长之,又是与他道不同不相为谋,两人一见面就打,更遑论一起谈经论道,彼此共论修道心得,以增修为了。

    可自从“风隐娘”来了后,他就算是有了一个伴儿,从此不再孤独。

    最让他感到悲愤得无法忍受的是,“风隐娘”虽然是妖类,但是心思却比个天真的孩子还要纯净,从不曾害过任何一个人类,相反,还经常劝说他这个大妖,要放弃人妖的偏见,不要祸害人类。

    就是这样一个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类的女妖,那些臭道士竟然说什么也不肯放过她,还集体围攻。

    胡飞泉虽然不认识那些外来的道士,但看他们身上的道衣样式、颜色并不相同,料想都是分属不同道派。

    “风隐娘”都没怎么离开过青城山,别说是那些远道来的其他教派的道士了,就算是青城山本地的道士,她也从来没得罪过谁。

    可是,那些道士仍旧非要把她置于死地,胡飞泉越想越是怒焰滔天,同时看到已奄奄一息、生命就要逝去的“风隐娘”,不免心痛不已。

    “胡公子……”林听雨说着就剧烈地喘息起来,脸色又再难看地了几分。好象就连说句话,也将要耗费尽她仅剩的生命力。

    “我有一事相……相求!”林听雨终于提起一口气,艰难地说道。

    胡飞泉眼里含泪,道:“什么事。你说。”

    林听雨道:“我……想见6长之最……最后一面。”

    胡飞泉不无悲怆地道:“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想见他?你知不知道我前往青城道门去求救,唤了半天他都没露面?”

    林听雨凄然一笑,道:“我不相信他会这样……对我无情无义,你帮我将他唤……唤来。我有话对他说。”

    胡飞泉抬手,用袖子拭了拭眼睛,道:“好,你想见他,我就算把他打残,也要把他带来见你。你等我。”

    说完,胡飞泉已经如电影一般闪出了洞府,再度回到了青城道门上空,口中吼道:“6长之,你给我滚出来!”

    此时正值黎明前夕。许多小辈道士都起来作早课了,一听到这声含着冲天怒意的吼声,顿时有不少都吓得脸都白了。

    他们多是在这里修道数年的,胡飞泉的声音与大名,他们可说是如雷惯耳。

    6长之刚刚替师兄疗伤不久,正在自己房里打座休息,突地就听到这声吼,不由得皱了皱眉。那个胡飞泉,早就跟“风隐娘”打赌打输了,誓不再骚扰人类。没想到竟是个不守信用的,今天一大早就不让人清净。

    6长之哪里惧他,闪身出了山门,与胡飞泉当空对峙。冷冷问道:“胡飞泉,你来干什么?”

    胡飞泉听罢怒极反笑,哈哈大笑数声,只不过与他昔日经常的张狂大笑比起来,6长之却现这笑声中透着悲伤与凄凉意味,心中好不纳闷。

    胡飞泉道:“6长之。你干得好事。”

    6长之越纳闷,奇道:“我干什么了?”

    胡飞泉阴戾地瞪视着他,冷声说道:“明知故问。”顿了一下,又道:“饶是你如此对她,可是她却忘不了与你少小结交的旧情,想要见你最后一面。”

    6长之听了他的话,感觉好不奇怪,起初还无法理解他说的是什么,但仔细一琢磨,心中登时抽搐得一痛。

    与他少小就结交,而胡飞泉又认识的,只有一人,那便是“风隐娘”。可是胡飞泉为什么说“最后一面”?

    6长之脸色白,心头有一种不安之感充斥其中,道:“你在说什么?你能不能把事情说详细点儿?”

    胡飞泉哈哈冷笑一声,道:“到现在还在装蒜。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牛鼻子,居然联合几大道门的至高强者围攻风姑娘,她现在只吊着一口气,说是有话要跟你说,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听了此话,6长之有如五雷轰顶,忽地就想到师兄的伤本来已经养了这么久,伤势明明已经见好,昨晚却突然莫名其妙地作起来,这事他就一直纳闷不已。

    再联想方才他替师兄疗伤完毕,从他殿里出来,竟然现山门不知何时启动了终极防护大阵。此阵一启动,青城道门就与外界彻底地隔绝起来,外界就算是天翻地动,青城道门也不会有半点动静。

    他心里哪里还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她……她在哪里?快点我去见她!”6长之心中慌乱之下,说话都不自觉颤抖起来。

    “哼!”胡飞泉冷哼一声,唰的一下闪身朝自己的洞府疾驰而去。

    6长之想也不想就跟了下去。

    “师弟,你干什么去?”厉临华突兀地显身,拦住了他的去路。

    见师兄厉临华此时居然已经可以御器站在空中,6长之更坚定了刚才自己的猜测,只怒目瞪了他一眼,绕过他仍旧追踪胡飞泉而去。

    厉临华急吼道:“师弟,快回来,难道你忘了胡飞泉是一直想杀你的妖物吗?”

    胡飞泉听了这话,冷哼说道:“许多人类的心肠,比我们这些妖物更要狠毒百倍千倍。”

    6长之拳头紧握,牙关紧咬。这一次,要是“风隐娘”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胡飞泉这话,可就是说得一点错都没有。

    6长之跟着胡飞泉赶到了他的洞府,便见“风隐娘”脸色惨白,不见一丝血色。(未完待续。)

    ps:  感谢: ̄▽ ̄▔赠送了礼物 1oo起点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