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483 寻尸记(三)
    好奇之下,尚晓清凑近书柜,仔细盯着那个袋子口看起来。

    某一瞬间,她的眼睛正好对上那个袋子口,赫然现里面似乎有一只眼睛正在看着自己,惊悚之下,她赶紧噔噔噔地退后了好几步,远离了书柜。

    谁知这一后退,就踩到了她身后店老板的脚。

    “小姑娘,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店老板扶住她问。

    尚晓清觉得,这个老板绝对有问题,这个旧书店也绝对有问题,她想逃走的,可是耳边居然又响起那个十二三岁少年的声音:“喂,小丫头,你至于吗,吓成这个样子?”

    这一回,她终于确定,这个声音是来自书柜,具体的说,是书柜里她刚才盯着看的那卷被袋子包裹的书简。

    那袋子口仍旧一颤一颤的鼓动不已,尚晓清此时努力静下心来,仔细倾听,貌似还听到了书柜里传来的呼呼风声。

    “小丫头,你怎么穿得那么少,是家里太穷了吗?你一个女人,穿成这样,可是大伤风雅。还有你身后的那个人,他是谁?你被他摸了背,恐怕就得嫁给他了……”

    少年的声音再度响起,吐噜吐噜的,说了一堆让尚晓清有些无语的话。

    尚晓清终于有点明白了。这里有问题的,恐怕是这个书简,至于老板和店里的其他书是否有问题,尚晓清暂时还弄不明白。

    “那个,这个书简……”尚晓清指了指那个书简道。

    店老板忙介绍道:“它是一部战国时代的书简,具体是战国的哪一国,或者来自战国时代的哪个时间段,尚难以考证。”

    凭这书里所写的内容,难道这些问题都考证不出来吗?尚晓清心道,但不想跟店老板较真儿,她现在兴起了看看这本书的兴趣。

    书简卷成的筒内居然可以看到一只眼睛,而且书卷里居然还传出少年说话声音,这实在太让正处于爱好冒险的青春年代的尚晓清好奇了。

    “我可以看看这本书吗?”尚晓清问。这本书的租金是五百块一个小时。要是她想带回家看,就要交纳五千元的押金,每天的租金也足有上千块。

    可是,只有一万块钱的尚晓清居然想下血本。将这卷书简仔细地研看一番。

    店老板居然没因为她是个学生、很可能根本就拿不出太多的钱来而拒绝她,而是赶紧打开书柜的锁,将这个书简拿下来交给了她。

    “那个,我可以拿回去看吗?”尚晓清又道,“不过我没带那么多现金。可以划卡交押金么?”

    店老板很利索地点了点头,道:“可以。跟我来吧。”

    “我可能只租一天,租金要什么时候交?”尚晓清又道。

    店老板忙道:“不急。那个,这卷书你可以慢慢看,不着急还的。我看你是个学生,租金就不收了。”

    店老板的态度让尚晓清有些奇怪,这部古卷如果是战国时代的,应该很值钱才对,店老板居然不收租金,真是奇事。

    可是尚晓清很急于知道这部古卷到底有什么猫腻。居然会传出一个少年说话的声音,而且书卷内居然会藏着一只眼睛,所以很快就放弃对店老板态度的纠结,注意力都转移到那拿在手中的古卷上了。

    说实在的,今天这个事,要是个成年人遇到可能早就被吓到了,但是象尚晓清这样正值青春年少的中学生,则对这事充满了各种好奇与幻想,连店老板刷了她的卡后、见她离开时的诡异表情都没注意到。

    她更不知道的是,眼见她转身出了店。拿着那个书卷越走越远,直到消失不见,店老板长出了一口气,也不知给谁挂了个电话:“喂。老李啊,我跟你说,上回找你请的法师不用了,我觉得我这屋里的脏东西已经被请走了。我决定立刻搬家,店也换到另一条大街去……”

    敢情这个店老板一早就现他祖上传下的古书中有些问题,只是苦于不懂行。也不知道是哪卷书有问题。今天尚晓清在看这些古书时神态异样,就引起了店老板的注意。

    这店老板可说是阅人无数,尚晓清又只是个学生,丝毫没有心机,店老板很快就现这个女学生可能跟那个一直在店里的“脏东西”打上了交道。

    因此上,店老板本着宁肯舍弃一本古卷也要把脏东西送走的宗旨,让尚晓清交了押金,然后也不打算让尚晓清有机会把那部有问题的古卷还回来了,直接搬家走人。

    尚晓清还不知道这店老板打着“送鬼”的主意,让她把古书卷拿走了。她将古卷放在书包里,回到家就立刻把自己关在屋里,拿出那个古卷,将之从专门放置古书简的袋子里取出来,将古卷打开。

    让尚晓清惊讶无比的是,这古卷上的字她竟然一个都不认识,她猜测应该是不知什么年代就已经废弃不用的古体字。

    尚晓清因为初中刚毕业,对于古字涉及得极少,根本就认不出这些古体字是什么。

    可是林听雨得了她这方面的记忆,就现这些“古体字”根本就不是哪个年代的文字,而很可能是一种有特殊效用的符纹。

    当时的尚晓清认不出这书简上的字,她甚至自己拿着书简的方向是反是正都不知道,瞪着摊开的书简半天,忽然灵机一动,便将书简上的这些字临摹了一些,然后将书简再次卷了起来。

    她用一只眼睛对着书卷中间露出的约手指粗细的空隙仔细看了过去。

    她并没有看到什么少年,也没象先前那样看到一只眼睛,而是看到了一个类似古代简朴石屋的房间。

    等了半天,尚晓清也不见书卷那头有什么人出现,只是一个空空的石屋,看起来似乎这个书卷正被放置在这间石屋内,所以她只能看到石屋的一部分。

    “喂,小孩儿,你还在那边吗?”尚晓清对着书卷中间的空隙喊了一句,然后生怕那头有人说话她听不到一样,赶紧将耳朵贴紧了那个空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