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498 回归
    公孙幽慧的话,不但没让展倾绝有半点愧意,反倒令他对这个女人更加烦厌起来,当年因为悔婚一事而有的那些愧疚亦被一扫而光。

    林听雨这一年来都待在他眼皮底下,哪有可能跑去夺舍公孙幽慧?再说,林听雨只有筑基修为,想要夺舍公孙幽慧一个结丹修士,这可能吗?

    除非林听雨自己不想活了,才会跑去找个结丹修士夺舍。就算她要夺舍,肯定也是找个实力弱于自己的啊!

    再说林听雨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又不是失了肉身,没事跑去夺舍干嘛?

    “公孙幽慧,你这个一辈子都嫁不出去的老刁婆,信口开河也该有个限度。”展倾绝这次估计是忍无可忍了,这老太婆以前叫骂,他还觉得情有可原,毕竟她侄孙女疯魔多少与林听雨、展拓有点关系。

    可是,这婆娘今天说的夺舍什么的,分明就是子虚乌有啊!展倾绝哪里是那种任由别人胡乱编排的人?当即就跳出了展家结界,与公孙幽慧互相对骂。

    两个元婴真君在高空里对着骂,这事在修炼界几百年都难得一见。展家子弟也算是饱了耳福了。

    这两人互相对骂了一会儿,公孙幽慧就气愤不已地动开了手。林听雨便听到头顶轰隆隆巨响连连传来,另外还有各种大大小小的各色光团不时地你来我往。

    这一次两人似乎都动了真火,动起手来都要拼命的架式,是以比去年九月份那次对打可是厉害得多。

    小眼仍旧被林听雨放出去,借它之眼,林听雨可以清晰地看到两人的战斗情况。

    林听雨饶有兴味地借着小眼之眼,观看着结界外高空上的那场元婴强者大战。这在当今的修仙界,可说是难得一见的盛况。

    蓦地,她的心头突突地一跳,脸颊莫名地就开始热,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们两个。别打了。”

    结界外,高空上,突然响起一道清冷无比的声音,让林听雨胸中涌起轰然的狂喜。

    “展拓……”林听雨心中唤了一句。却是语不成声,已经不顾一切地窜出了房间,朝结界外面直冲而去。

    “清清,等等我啦!”小眼急道,怕林听雨被那个公孙幽慧所伤。急切地追了过来。

    展拓的声音响起,展倾绝和公孙幽慧自然也听到了,两人果然停止了撕杀,都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展拓御着他那个玉盘法器,英挺高大的身影终于由远及近,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

    这一分别,足有一年多,林听雨乍一看到那道熟悉至极的身影,一时情绪把持不住,眼睛竟然湿了。

    “去死吧!”公孙幽慧突然冷冷地说道。却是一掌挥出一道强大的风刀。

    林听雨只见一道青色的光影瞬息袭至,快得竟然连她的大脑根本就半点也反应不过来。

    她身上诡异地亮起红色的怪异符纹,反弹出一股强大的威能,将那风刀反弹回去。

    骤然射这道风刀的公孙幽慧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错愕间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眼见反弹回来的风刀袭至眼前,她才有点回神,御风飞退,向后撤了数丈。

    可是,她的动作虽快。却终究是晚了一步,被那风刀削到肩膀,噗的一声,鲜血飞溅。连带着强大的撞击力将她击得向后远远地抛飞出去。

    林听雨被千秋镯保护着,并未受到半点伤害。

    展拓已经来到她的身边,目光落在她突起的小腹上,眉眼间带了几丝笑意。他伸出手来扶住林听雨的双肩,道:“我们先回去。”对于刚才被抛飞出去的公孙幽慧,竟是连看都没看上一眼。

    展倾绝跟着他们二人后面进了结界。问道:“拓儿,这些日子你去哪儿了?你不是要说要闭关疗伤么,怎么那个闭关之地却不见你,只有你留下的神识化形?”

    展拓淡淡地道:“祖父,我疗伤中途觉需要一种灵药,便出去采摘。那灵药无法久存,我当时就得服用,就借着药力在外面疗伤,如今伤势已复,你不用担心。”

    这话,一听就是用来搪塞展倾绝的。

    展倾绝居然也不再追问,转而兴奋地说道:“拓儿,你的老婆孩子,我可是给你护得好好地,怎么样,我这个爷爷够意思吧。你这儿子,我怕是要比你还要厉害呢,他现在吞噬灵力的劲儿,可是比你当初还是胎儿时还要厉害得多。”

    听展倾绝说起孩子,展拓的嘴角上扬,又再露出一丝笑意出来。

    林听雨一直关注着他,此时在他眸中捕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光亮,好似是夜空里的银河,明亮而又纯净,没有谁能够与之相比。

    这让她的心头不自觉地跳了几下,好似有一只小手爪在自己的心里挠了一下,让她的心有些痒,不自觉地就伸出手来,紧紧握住了展拓放在自己肩头的手。

    展倾绝还在后面唠叨,说着自己这一年来保护展拓孩子的功绩,好象个要讨赏的孩子一般。

    展拓似乎终于有所觉,转头说了一句:“这些日子,辛苦祖父了。”

    展倾绝这下可算是圆满了,呵呵笑道:“没关系没关系,这孩子也是我的小曾孙啊,哈哈!”

    展拓跟着林听雨回了房间,展倾绝也要跟着进屋,却被展拓挡下。

    展拓道:“祖父,我们夫妻许久未见,可不可以让我们先私下聊聊?”

    展倾绝沉着脸道:“咱们爷孙两个更是许久未见,已经足有几十年了。”

    要不是公孙颜纯的事,公孙幽慧那老太婆惊动了他,估计他现在还在闭关呢。

    展拓道:“我先和她谈,回头再和你谈。夫妻两个的事,可比爷孙两个的事急得多,这事祖父你也有过爱人,该清楚是怎么回事。”

    说完也不管展倾绝那拉得多老长的脸,咣当一声把房门关紧,还给锁上了。

    片刻后,展倾绝的吼声在门外响起:“喂,拓儿,不行啊,听雨这丫头怀着孕呢,你可不能乱来……”(未完待续。)

    ps:  感谢:god‘sgir1投了 1张月票!苏浅云投了 2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