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502 长门赋(二)
    与往常魂穿时会先有大量原主的记忆涌入脑中不同,她醒来时,脑中一片混沌,竟然没有原主的一丝半分记忆涌入脑海。

    不过,她却记得刚刚做得那个梦,一个在深宫中生活的女子因嫉恨成狂,吊死在自己的宫中,似乎还怨念不息,流连在那宫中不去。

    也许这就是古代女子的悲哀吧。

    林听雨却有些不以为然。既然对方不能真心对你,你又何必为他痛苦得要死要活的,根本没必要,这样死去,还不如好好地爱自己,想办法让自己过得好才是真的。

    不过,她很纳闷,为什么这次醒来没得到原主的记忆,反倒记得这么一个怪异的梦?

    是不是她这次穿越与这个梦有关?

    “你这次的任务,就是代替原主好好活下去,替她照顾父母终老,陪着爱人安稳地度过下半生就行了。”小七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这么简单?”林听雨有些不敢相信。

    要知道她不是第一次穿越了,要说第一次穿越,她的任务这么简单还有情可原;可是她已经是个老牌的魂穿者了,身负的能力远非一般。这么简单的任务怎么可能安排给她?

    小七道:“这任务,可不象你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哦。”

    林听雨问道:“为什么我没有得到原主的记忆?”

    小七简短地道:“所以失忆了。”

    林听雨这才有几分了然,又道:“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等了半天,她却没得到小七的答复,这家伙居然主动断线了。林听雨无奈,原本她还想问问小七,这个古怪且不乏阴森的梦和她这次的任务有什么关系。

    看来,她只能通过自己的探寻来现这个梦和原主、以及这次任务的关系了。

    “诶,醒了?太好了,爸妈,小芸醒了。”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林听雨已经看出自己此时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只是为什么会躺在这里,她却是不知道。

    此时听到男子欢快的喊声,她就想要抬起身子,看看这个男子。和他口中的“爸妈”。

    小七已经说了她这次穿越的任务,所以,男子口中的“爸妈”很可能就是她这次任务的对象,要照顾这对老人终老。

    让林听雨有些无奈的是,这个肉身貌似受到了太大的伤害。身子根本就动不了。她现,这副肉身毁损得太严重,貌似已经……全身瘫痪了。

    随着男子欢快的声音起落,林听雨就见一张俊美的男子的脸出现在自己眼前。

    也不知道这个男子,是不是任务中的“丈夫”,需要她陪伴过一生的人。

    “小芸,你醒了,真是太好了。”男子欢快无比地道,伸出手来握住了林听雨的手。

    林听雨眨巴几下眼睛,努力想要记起这个人。并且已经调动起来太阳守魂经,希望能够赶紧修复这副身体,起码恢复一些原主的记忆。

    “你……是谁?”既然是原主自己失了记忆,那也不能怪林听雨假装失忆了。她只能开口问。

    俊美男子一听愣了一下,笑脸有些僵,道:“小芸,我是荣毅啊 ,你怎么了?不记得我了么?”

    “荣毅?”林听雨借着这个名字仔细想了一下,却仍旧没能令原主想起什么来。

    没一会儿,病房里又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是近五十的年纪,花白着头,想来就是荣毅刚才喊的“爸妈”。

    这两个已经略显苍老的面容。和荣毅一样,林听雨看上去都分外陌生,只得茫然地盯着他们看。

    “小芸,你怎么样?”那苍老男子沉声问,眉宇间尽是关切担忧。

    “爸,小芸她好象……不认得我了。”荣毅面带忧色地说道。

    “那我呢。我,你还记得吗?”那妇人一直插不上话,此时好不容易插上话了,便一脸地急切,指着自己 ,“我是妈呀,你还记得吗,你的妈妈……”

    说到后来,她的眼泪就忍不住落下来。

    “妈妈……”林听雨动情地唤了一声。

    她从小就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里长大,没有享受过任何父母的关爱,此时看到床边的这个半老妇人眼中的关切与脸上的焦急,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股温情。

    “诶!”那半老妇人赶紧点头答应。

    “别着急,小芸能醒过来就是好事。”那个半老男人终究是历事多了,此时回过神来,先行压下心头的关心与急切,“小毅,你别傻愣着了,还不快去叫医生来看看小芸的情况。”

    林听雨一直在用灵力修复着这副伤重的肉躯,如今听到要去叫医生,她赶紧将灵力收回灵魂中,静等医生来检查。

    医生很快就过来,给林听雨做了全身检查,随即将情况跟守在医院里的这三个人说了。

    林听雨有无限妙音在,虽然他们三个是在外面跟医生谈的话,但是她也听得一清二楚。

    果然如她先前所料想的那般,脑部重创导致脑中有血块,失忆只是症状之一;全身瘫痪才是床上躺着的这个女人可能最难面对的事实。

    林听雨修炼的时间不短了,当然不惧这种伤势,但是外面那三个人却不知道她是可以康复的,那半老妇人已经伤心痛哭起来。

    她本来是忍不住一下子就大哭出来的,却被那半老的男子给劝住了,怕被病房里的“小芸”听到她哭,知道自己的病情伤心,所以,这妇人又生生地哭声忍住了,只是仍旧难免泪如雨下。

    “大夫,难道我妹妹要一直这样躺在病床上?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救她吧。”荣毅的声音响起。

    林听雨心中一动,暗道:“原来荣毅是这个原主的哥哥,那,任务目标之一的‘爱人’是谁?原主伤成这样,那个‘爱人’都没有过来看一眼?”

    她将病房外的几人谈话从头听到尾,已经知道原主的大概情况。

    原主是在一个星期前的深夜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本来医生给出的结论是很难苏醒,但,可能是林听雨穿越过来的缘故,所以,竟然苏醒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