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503 长门赋(三)
    能苏醒,在医生看来,已经是上天对这个女孩儿的最大恩赐了,至于象正常人那样重新站起来,以当今的医学达程度,只怕还很困难。

    不过当今医学展得很快,谁知道将来医学会展到什么样的高峰?何况,作为医生,他也不想彻底打破这个家庭的幻想。

    所以医生并没把话说死,只是说短时间内很难站起来,但也不是百分百地没可能。他劝家属,要不时的给患者多做按摩,多说话,心态放平稳,免得影响患者养病。

    林听雨独自在病房内,一边利用灵力修复着这个肉躯,一边又用无限妙音听着外面的谈话,一边又不能不去想这副身躯内怎么连原主的半点残魂也没留下?

    她的心绪有些纷乱,因为穿越了不知多少次,可是,原主残魂一丝不剩的情况实在少见。她之所以没有得到原主的记忆,一方面是原主的大脑受伤严重导致本身失忆的缘故,但另一方面,恐怕跟原主的残魂一丝不剩也有很大关系。

    原主既然能够联系上花花世界,就说明她的灵魂,至少还有一部分,应该还存于这个世间。要是灵魂在这世上一丝不剩的话,哪用得着她穿越过来完成原主的心愿?

    心中疑惑重重,林听雨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这副身体,希望等将这副肉身的大脑修复好之后,自己能够想起些什么。

    医生已经将“小芸”的情况详细告知了病房外的三个家属,并且建议他们将“小芸”接回家去疗养。因为熟悉的环境,有助于病人的记忆恢复。

    恢复了记忆,对病人的大脑康复会比较有利。

    林听雨深切怀疑,医生这是对病人家属的心理安慰。实际上应该是医院现在对“小芸”这种病人也是束手无策了,既然已经苏醒,就可以吃东西喝水,不需要每天靠药液维持生命,回家养着就行了。

    小芸的爸妈和哥哥荣毅,就开始准备林听雨的出院事宜。

    林听雨又升起一个疑问。既然荣毅是小芸的哥哥,刚才他在介绍自己时,为什么不提自己是原主的哥哥,反倒只说自己是荣毅呢?

    正常情况下。他跟失忆的妹妹作自我介绍时,应该说“我是你大哥荣毅啊!”这样才比较合理吧。可是,他却只说“我是荣毅”,这就让林听雨有点纳闷了。

    林听雨用精神力扫着各处的情况,很快就现病床床尾上贴的病人标签。才知道原主名叫“沐芸”,与荣毅并非一个姓。

    看来她先前有怀疑,并不是自己多想。

    因为没有原主的记忆,林听雨尽量少说话。

    脑中一片空白的人,看周围是不是都充满着好奇与无奈?应该是很想知道这个是干什么的,那个是作什么用的吧。

    林听雨并没有失忆过,只能猜度着来。

    好在这沐家人也没经历地谁失忆的事,所以,林听雨的表现并没让他们感觉异样,都很细心地告诉她。这个叫什么,那个东西该怎么用等等。

    回到沐家,林听雨才现,这沐家还真是有钱哪。

    硕大的别墅占地就有几顷,跟个农场似的,除了绿化带、泳池等设施之外,还有个小型的高尔夫球场,以及一个小型的马场。

    马场和高尔夫球场,一般的富豪别墅并不会带这些东西,由此可见沐家并非是一般的有钱人。

    进入别墅内一座高达四层的白色城堡。林听雨顿觉眼花缭乱。

    高高的吊顶上挂着豪华灯饰。

    宽敞明亮的大厅骨,靠着处摆着一盆高大的昙花,只是此时正是白天,昙花并未绽放。

    一侧墙面整个镶着大电视。让林听雨咋舌。话说,在她所在的现世里,她还从未见过有这么大的电视。

    高贵典雅的布艺沙紧挨着摆了两套,这才让这宽敞的大厅没太显得空荡荡的。

    林听雨因为全身瘫痪的缘故,只能躺在从医院租来的手推床上,另外还有两个特护被沐爸爸雇佣来照顾林听雨。

    荣毅一直忙前忙后。很是尽心尽力。

    沐爸爸和沐妈妈对他赞不绝口。

    林听雨现在已经看出来了。

    这个荣毅,应该是沐家的养子,又或者是沐氏父母给沐芸找的“童养夫”,因为言谈间,这对父母一直在给林听雨说荣毅的好处,还在偶然间提及了荣毅和沐芸的婚事。

    可惜林听雨因着没有得到原主沐芸的记忆,暂时无法确定荣毅是不是就是这次任务中的另一目标“爱人”,所以,只能借着失忆之故,装着一脸茫然,表示不太能听懂沐家父母的暗示。

    林听雨就在沐家别墅里住下来,并且得到了无微不至的照顾。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利用精神力探遍了沐家别墅的每一个角落,却在原主沐芸的房间妆台下面的一个抽屉里现了一把折扇。

    这扇子上有红梅朵朵,但只用来做底色,上面又漆黑的墨书写了一篇文章,赫然就是司马相如的《长门赋》。

    《长门赋》,使得这把扇子与林听雨梦中所梦到的那把滴血的折扇有几分吻合。

    可是,她梦里的那把折扇上并没有红梅,只不过滴上了那个嫉恨如狂的宫中妃子的两滴血而已。

    林听雨现在的眼力早非过去那般眼拙,在探到这把折扇的时候,就已经现这把折扇所用的扇骨和扇面,都不是当代的东西,而是唐朝时多用之物。

    奇怪的是,这把扇子保存的却有如崭新,让人根本就看不出它是一件古物。

    这点,尤其让林听雨觉得古怪。若非她是用精神力探查到此物,而非是用眼睛看到,恐怕也会被这扇子崭新的样子而错将它认为就是一把新做出不久的普通折扇。

    因为尚不了解沐芸和沐氏父母、荣毅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情况,所以,林听雨也没叫人帮她拿来那把折扇细看,只是没有神色如常地躺在床上,利用灵力尽快地修复自己这副伤体。

    但随着伤体的修复,林听雨越来越觉得奇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