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529 魂力化身
    “宏极远让我扰乱展拓的视线,他却背着我在暗中意欲加害于你。”影接着说道,“其实我在知道了他的真正目的之后就一直想摆脱宏极远,但因为宏极远的实力和掌控的时空势力非同一般,始终不能成功。我只有尽力与他周旋。

    原本我以为这种情况我还要忍受很长一段时间,谁知道宏极远因为施**力令展拓手下的一个神者疯魔,找到了对你下手的机会,将你关到了时空错乱的一个黑暗时空中。

    展拓当时还在追捕那个疯魔的神者。这神者在宏极远暗中相帮之下,几次三番在展拓眼皮底下逃脱。但,展拓得知宏极远对你下手之后被彻底激怒。

    展拓向宏极远公开下了战书,宏极远没想到展拓历经无数轮回,还是这般血气方刚,虽是愕然,但这事摆在大家眼里,他若不应,以后还有什么脸面?

    所以,两人约战血溅峰……”

    林听雨粉拳紧握,紧咬着牙关,接口道:“结果,展拓就命丧在了那里!”

    影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眸中神色颇为复杂,道:“展拓的修为不如宏极远深厚,知道这一点的可不止宏极远和我,展拓本人也是知道的。

    他下战书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打败宏极远,却是早就准备与宏极远同归于尽,所以才会约在血溅峰决战……”

    林听雨被那句“同归于尽”惊得骇然一震,瞪大眼睛看着影,恍惚间看到了展拓毅然决然的神情,一时间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而于影两次提起的血溅峰,她虽然好奇,此时却没想到去问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地方。

    影接着讲道:“其实,他在现事态展与他起初料想的有了差池时,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我在宏极远相助之下逃出时空监狱,他就知道有强者相帮于我,而这个强者会帮我。多半就是想对付他。

    对方能够提供给我古道经,当然不是什么软脚色,而他也知道,你所遭遇的天罚根本就还没结束……”

    林听雨不无悲痛地道:“所以。他早就想到,他有一天终会离我而去,根本就不可能和我长相厮守。”

    影道:“是啊。他说,与其让别人负你,倒不如让他负你。起码。他不会让你伤透了心。”

    林听雨心痛不已,先前对展拓安排影代替他陪在自己身边,也没那么愤怒了。

    影道:“他原本以为,就算他死了,可是有我代替他陪在你身边,这就等于是他负了你,你也与真爱错过,可是仍旧能幸福地渡过一生,却没想到,你几乎是一眼就认出我不是展拓。”

    说到后来。影情绪复杂,一时难以分辨心里是什么滋味。他和展拓一样,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成功将展拓取而代之,谁想到竟是这样。

    当初他出现在“子哲”所在的那个时空,虽是石雨的样子,但也被林听雨认出他并非是真正的石雨。

    林听雨道:“那天展拓刚刚回来,当时的他想必就已经身陨了吧,可是我见到的到底是什么化身?怎地我一点也看不出他……并非是真身?”

    影道:“是魂力化身。”

    林听雨心中一动,道:“魂力?你的意思是,他魂力尤存?那。这样的话是不是他也能象阎君一样……”

    影摇了摇头,道:“当初阎君被你杀死,可是你和他的实力相差之大根本就不是你的想象,所以他才能成功保有魂力。并未彻底散去。

    但是展拓为了彻底毁掉宏极远,采用的是灵魂自爆。而且,他选择的血溅峰,峰底也有吞噬灵魂的强大力量,自无始来,就没有谁的灵魂能够从那里活着逃出。

    他这样选择。就是要让宏极远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宏极远此人小肚鸡肠不说,行事还极是狠辣,只要他在一天,就绝不会允许你平安地活下去。

    那天你看到平安归来的展拓,乃是他在决战之前就放出的魂力化形。因为没有了本体魂力支撑,他只能维持那么几天……”

    也许是将一切真相都说了出来,影感觉到心中前所未有的平静。先前他见到林听雨,虽然努力克制着,但还是有一丝不安与紧张。

    所谓做贼心虚。他以为没了展拓,他就可以做得很好,做得和展拓一样,能让林听雨幸福快活地生活下去,谁知道如今他真正地陪在了林听雨身边,心中的滋味却是另外一样,与原来想象的完全不同。

    林听雨起身欲要出门,影赶紧跟着到了门口。

    林听雨道:“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想出去走一走,活动活动。展拓的事我早就知道,就算不能接受,也只能接受了,不会让这事影响到我和孩子。”

    是啊,好在,她还有他的孩子……林听雨心中涩涩地想,越坚定了好好生下孩子,并将他抚养成人的决心。

    穿越了诸多的世界,见多了生离死别,虽然对于自己遭遇的这个结果,林听雨说心中不难受是假的,但是她还是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绝不能因为这件事而影响到腹中还未出生的孩子。

    控制着自己不去想展拓和他已身死魂消的事实,林听雨登上了一处假山,放眼望去,尽量让自己的心情舒畅一些。

    远远地就见假山下的湖边站着一个人,正是影,关切地看着自己,好象生怕自己会想不开寻短见一样。

    “影,终究不是展拓。”林听雨心道。如果是展拓,就算是担心关切,也不会表现得这么明显。不过,影会这样,终究是让她心里有些安慰。

    展拓会让他代替自己陪在她身边,想来也是知道,这个影会真心实意地对自己好,所以,才会这样安排吧。

    如果她没现“展拓”是假的,多半还真的可能和他幸福地渡过余生。可是如今她知道了真相,又怎么可能让自己委身于一个假的展拓呢?

    林听雨假装没注意到影,继续站在假山上放眼眺望,看着远处的青山连绵,将沉重的心事全都放下,尽量让自己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