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582 串门
    他道:“没想到我这小曾孙刚几个月大,就能掌握音律了,说不定再过几个月,就能直接开口唱歌了。”

    小眼那里听得却是心中一动,提醒说道:“清清,你的神灯技能是无限妙音。因着这项能力,你对音波的感知能力极强,不会你这儿子也遗传了这项能力了吧。”

    林听雨的心顿时漏跳了一拍,想了想,道:“可是,他在其他方面,似乎也较同龄的孩子要强。”这应该归功于展无影的心智要比同龄的孩子强吧,而不是单单在音波方面。

    孩子实在太小了,小眼也拿不准,便道:“不如咱们再观察一段时间看看。”

    两个月过去了,影还是没有回来,展倾绝却也没再追问过林听雨“展拓”的行踪,估计是琢磨着他这一向我行我素的宝贝孙子可能是见儿子平安出生就出门游历去了。

    而在血溅峰,影和常野这两个神尊级强者已经相互扶持着,潜入到了悬崖下几十万丈深的地方,居然还没有到底。

    但是,在这个位置,那种对灵魂的吸噬之力之强,已经远远强于当初常野和小七潜到的地方。就算同是两个神尊级强者相互辅助,可是,他们仍旧有点承受不住。

    “这崖底果然如传说中的厉害。”常野惊叹了一句。

    影俯瞰着下方,就算是在这个位置,他和常野仍旧探不到崖底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好象他们离崖底还有很远很远。

    “常野,不如你助我一臂之力,看能不能送我到崖底。”影说道。

    如今的情况下,两个人想要共同抵御那股灵魂吸力而成功抵达崖底,已明显不可能。唯今之计,就是一个人以法力送另外一个深入崖底。

    可要是这样的话,那个深入崖底的人要怎么才能回来呢?

    虽然影并不是展拓,但是展拓既然安排了他代替自己的位置,常野也不想让影去送死。便道:“这样太危险了。不如咱们先回去,商量一下对策,看能不能借助法阵、法器等一些特殊的宝物来抵达崖底。”

    影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眸中腾的一亮。点头说道:“也好。”当下两人又互相扶持着返回到血溅峰之上。

    。

    林听雨正看着襁褓中的婴孩,这孩子如今的模样已经长开了些,越地象展拓了。

    展倾绝御着风径直拉着她,往修仙界深处前去,口中絮叨着:“你这孩子。没事也该带着孩子多出去走走,今天我带你去你姑姑家串门,以后有时间你就多去看看她。”

    展倾绝口中的姑姑,是展拓的堂姑,名叫展凝,是展倾绝的侄女。听说,她过去与展拓的父亲展磊关系极好,所以,展拓从小也倍受展凝的关爱。

    展倾绝其实并没将展拓有孩子的事特别说给谁,而且在修仙界也不象在凡人界那样。会给孩子过个满月啥的。所以,展无影出生,除了住在展家大院的那些修士知道之外,其他的人都是后来慢慢才得到消息的。

    展凝想来就是这样。

    她在得到消息后就立刻给展倾绝传讯,想要看看孩子,让他带着孩子来串门。展倾绝这才带着林听雨和展无影一起前往展凝僻居之地——一处名叫山羊洞的洞府。

    展倾绝又解释说道:“你姑姑功体有恙,不益出行,整天都只能待在那个山羊洞里,你有空来多陪陪她才好。”

    林听雨先前就纳闷,为什么这个展凝想要看孩子不来家里。而且,她为什么不和展家人一起住在展家大院?现在听了展倾绝的话才了然。

    她点头应了一声,然后就听到怀中的展无影咯咯的笑起来,又开始“啊……啊……”的叫上来。这说明他很是开心。

    展倾绝呵呵笑道:“你看这孩子美的,看来,他很喜欢到外面串门。这性子好,可不能象你老爸似的,成天绷着脸不是不见踪影,就是闭关不出门。”

    对于“展拓”无声无息的消息。展倾绝明显有些不爽快。以前这孩子出门,就算不言明去哪儿,但最起码会知会家里一声,让家里人知道他出门。

    但当着林听雨的面,展倾绝也不会抱怨太多。在孙媳妇面前,他得给孙子留点脸面。所以这些天,他光自己一个人郁闷了。

    今天这嗔怪的话也只说了一句,他就又转移了话题,道:“你听这孩子嗯嗯啊啊的,还真有点调儿,跟唱歌似的。回头他姑奶看到,不知道得稀罕成什么样呢。”

    听人家夸赞自己的儿子,林听雨自然心里高兴,却不好说什么,只得憨憨地笑了笑,以此作答。

    展倾绝御风的度很快,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带着林听雨到了一处连绵不觉的山间,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水气,使得这片山林的湿度极高。

    大概是看到林听雨紧了紧怀中的孩子,展倾绝道:“放心吧,无影这孩子根骨极强,再加上我一直都在用灵力给他梳理经脉,他的体格比个成年男子还要健壮,不会被这山中的湿气侵蚀得病的。”

    林听雨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

    展倾绝淡淡一笑,心中纳闷地想:“听雨这孩子是怎么回事?怎么话越来越少了?有了宝贝儿子,也不能让她真正的开心起来,拓儿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难道说她和拓儿闹矛盾了?”

    他仔细回想,好象自打展拓上次回来,用十面埋伏炸了公孙氏的府邸后,林听雨就变得越来越沉默,不喜说话玩闹了。以前,她的性子多少还会显露出活泼的一面,可是现在却越来越沉稳,越来越少言笑了。

    别看展倾绝一天到晚神叨叨的,好象心里眼里只有这刚得的曾孙似的,实际上作为一个修炼有成的元婴真君,他的观察力都在极细微处,别人是现不了的。

    所以,林听雨这段时间性子的变化,他其实感觉得很清楚,但他觉得自己不好过多地干预孙媳妇的事,所以一直没有开口多问,本来想寻个机会问问展拓的,谁知道展拓又不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