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586 千回记(一)
    要知道太阳守魂经可是有一日千里之功,她这样苦修千年,步入化神根本就不是什么幻想。

    也正是因为她的灵魂之强有所突破,而且其中的力量还是仙灵之力,所以,小眼的修为受限程度也生了很大改变,不象以前受限制那么多了。

    如此,它才可能迅地侵入展凝这个曾特别修炼出灵魂分身的强者的灵魂深处,并且成功探查到她的记忆。

    莫菲接收到小眼传递过来的记忆,一幕又一幕,传递到了林听雨的脑海中。

    事情果然如她先所料,展凝和展拓的感情后来变得冷淡,其实是展凝有一次想要夺舍展拓,功体和灵魂皆被展拓所伤的缘故。

    展拓为免她再奸害自己,又不想让别人诟病自己连亲人都不放过,这才将她的功体以特别之法击伤,只能一直困在山羊洞。

    展凝之所以会盯上展无影,赫然也是为了展无影那副可以修炼吸灵**的特殊体质。

    这个真相,远远出乎林听雨之料。她真不敢想象,展家居然会有这种长辈,为了自己得到这种特殊体质就要夺舍侄儿和侄孙。

    而展凝会知道展无影的存在,便是公孙幽慧这个老太婆在月余前找到了展凝,与她说起此事。

    公孙幽慧还巧舌如簧,说什么展拓负了公孙颜纯,跟展倾绝一样,都是负心男子等等。

    那展凝听罢就想起自己被情人所负的伤心往事,不免对公孙颜纯和公孙幽慧兴起了几分同病相怜之感,当时就决定让公孙幽慧配合自己,她要取展无影而代之,并且允诺夺舍成功后,她会奉公孙颜纯为母,将林听雨彻底赶出展家。

    公孙幽慧不是展家的人,虽然以前听说过展家家族传承的吸灵**,却没想过可以通过特殊的秘法夺舍他人来获得可以修炼这种功法的特殊体质,当时就着实惊讶了半晌。

    想到展拓和林听雨的儿子将要变成展凝这个性格古怪、阴狠毒辣的婆子。公孙幽慧欣然答应和她配合,寻机会将展倾绝调离展家,方便展凝下手。

    林听雨得知这些详情,不由得对展凝这个女人的龌龊心思分外不耻。

    “小眼。让她好好地活下去,但再也没有这种奸诈害人之心。”林听雨灵魂传音说道。

    “明白!”小眼说道,直接抽了那展凝本就已经受损的灵魂中的一魂一魄,将之催毁得灰飞烟灭。

    “除非你的太阳守魂经为她修补灵魂,否则她将永远是个傻子了。”小眼说道。“不过,她有修为在身,应该还会活上不少的年头。”

    展凝又是个性格孤僻的人,展家的人虽然多,但轻易根本就没有人来探望。

    她当初疼爱展拓,也只是看中了展拓特殊的体质,想要有朝一日将之取而代之,后来展拓知道她的真实目的,与她也分外疏远,就算影回来了。也不可能问起这个姑姑的。

    本来事情到这里可以告一段落了,但小眼想了想,又呵呵地坏笑道:“清清,我再使点手段,让你看场好戏。”

    可能是想给林听雨个惊喜的缘故,所以,它没让林听雨感应到它接下来施展出的手段,林听雨自然不知道自己将会看到什么样的好戏了。

    事成之后,展凝仍旧如往常一般继续盘坐在大厅中央,看样子是在闭目内视。至于到底在干什么,别人就不知道了。

    莫菲带着小眼离开了山羊洞,回转展家大院。

    没两天,正等着看好戏的林听雨就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名叫赵丽娜的都市女孩儿身上。

    睁开眼时。她现自己居然躺在冰冷的马路上,正是深夜,四周无人,只有路旁的路灯孤零零地立在那里,散出昏黄的灯光。

    因为自己倒地的地方比较特殊,正常情况下。人是不可能在深夜倒在马路上的,所以林听雨先用精神力迅地探查一下周围以及自己的身体情况。

    她很快现,周围并没什么危险,可能是这条街比较偏僻,又是这个时间段,连个过路的车辆都少见。但是她的这副肉身似乎不太对头,浑身骨骼酸疼得要命,初步判定有数个地方骨折,内脏也有好多地方受重创。

    赵丽娜应该是刚刚出了一场车祸,把她的灵魂都撞飞了出去,可见肉身的伤势有多重。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林听雨才能穿越到这副肉身上来。

    她一边利用灵魂中的仙灵之力修复这副肉身,一边又利用精神力裹携着这副肉身离开了马路中央,躲到路边一处相对隐蔽的地方。这肉身伤得不轻,但是在她强悍的仙灵之力修复之下仍旧迅地康复起来。

    等到天快亮的时候,这副肉身已经恢复到健康的状态。好在这条街上大半夜的一直没什么人,就算有个别人路过,也没人注意到路边的半人高绿化草丛内躺着一个人。

    林听雨趁着街上还没人就窜出了草丛,象个没事人一样,在马路上走着,然后在一根电线杆后面立定。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有机会整理赵丽娜传递给她的记忆。

    整理之后,林听雨身心俱震,眼角不自觉地湿了。细想赵丽娜的经历,总感觉和她自己的经历有些相似。

    赵丽娜的记忆,居然可以向前推到五百年以前。

    那时候的她是一个普通闺阁中的小姐凌淑,父亲是个小小的七品县令。十五岁那年的上元节,她在一个丫环和家中管事的陪同下去逛花灯,偶遇当时的相府公子陈楚南,两人一见倾心。

    陈楚南上门求取,不想凌淑却自小就被父亲订了娃娃亲。陈楚南答应凌父,只要能将凌淑嫁给自己,他愿意向父亲陈相推举凌父,至少能让凌父官升六品。

    凌父就想办法推了凌淑先前所订的婚事,重新与陈楚南结亲。

    谁知道凌淑先前的未婚夫洛招蒙,正因为家道中落而落魄,因此认定凌家捧高踩低,凌小姐嫌贫爱富,将凌家告到官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