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598 千回记(十三)
    骆宾道:“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

    林听雨道:“信不信由你。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骆宾道:“事情不可能会这么简单。”

    林听雨默了一下,问道:“骆总找我过来,到底是为了我什么?”

    “我……”骆宾一时语塞。

    他找林听雨来,是觉得林听雨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是觉得林听雨很可能是专门来调查这件事,所以才进入他的公司工作的,并非是他先前所想象的那样,看他年少多金就产生了不该有的妄想。

    可是,现在林听雨却说,他先前的猜测不对,她根本就不是警察的卧底,而是偶然间现他的这前几任秘书都被升职加薪且外调,生起了好奇,这才进一步追查,结果,却现她们全都死了。

    骆宾有些手足无措,甚至可以说是恐惧。他觉得身边好象有一双黑手,正在夺去那些对他有好感的女人年轻且本应绚烂的生命。

    “骆总,我觉得你现在面对的问题,恐怕不是警察能够解决的。”林听雨不得不提醒他,“我觉得你也许应该去找些厉害的法师、天师……”

    骆宾道:“你是说,我身边可能有鬼物作祟。雅文小”

    林听雨道:“是妖物也说不定。”然后她拿出手机,给骆宾了一个地址过去。

    她道:“如果是厉害的妖物鬼物,一般的法师或天师也是无可奈何的,需得厉害的修行者才行。我给你的这个地址是个古董店,我也只是听说,那家店里有一个非常厉害的修行者,说不定他可以帮你。”

    “你居然让他去找项羽飞。”归程中,小眼忍不住道。

    林听雨道:“在这个世界里,能够找到和宁欣抗衡的人,已经很不容易了。”

    小眼道:“你觉得项羽飞愿意出手帮助骆宾吗?”

    林听雨道:“我怎么知道?我又不了解那个项羽飞。倒是你,你既然认得他,对他多少有一些了解吧。”先前这小眼既然直接让她去青庐。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

    小眼沉默了一下,道:“不如我去见见他,打声招呼,他可能会愿意出手的。”

    林听雨道:“这个世界会有这样的强者已经很难得。他们却同时出现在这个城市里,这不可能是巧合吧。”

    不过,那个项羽飞在宁欣出手击杀赵丽娜、并且把赵丽娜击得魂飞魄散的时候,并没有出手,所以。○◇雅林听雨也不会单纯地以为,项羽飞会轻易出手与宁欣为敌。

    她猜测,那个项羽飞多半是因为这花都内另有与他相关的人或者修士,这才一直在这里镇守,只要宁欣没有伤及他在乎的人,项羽飞就会冷眼旁观下去。

    小眼自然感应到林听雨心中的想法和猜测,又说了一句:“我说的是‘可能’。他不愿意出手,我也没办法。”

    林听雨道:“你多少也算是他的故人吧。”

    象项羽飞这样的人,活上数千年,认识的人。早先曾亲近的朋友,恐怕都已经身陨。能够遇到一个认识的人,不管是人还是妖,都会想要亲近吧。

    当然,敌人除外。

    不过,小眼都那么说了,他们两个肯定不是敌对的关系。

    小眼已经化成尘埃飞射而去。它的度可比骆宾快多了,转眼间就回到了那家名叫青庐的古董店。

    进入古董店后,看到几个古董架子后面的项羽飞,小眼便立刻显身出来。化成一枚婴儿拳头大小的血红色眼珠。

    那项羽飞看到之后立刻愣了一下,脱口惊呼:“血眼之皇……”

    “咳咳!”小眼立刻尴尬地一咳,忙道:“别乱叫啦。”

    林听雨倍觉好笑。项羽飞会这么叫小眼,多半是当年小眼在这个世界。在项羽飞面前出现的时候,曾经自称血眼之皇。

    不过,林听雨知道世界上还有其他的血眼存在,而且展拓手中的那枚“小日”明显比小眼强过不知多少倍啊,所以,小眼可不好意思当着林听雨的面自称“血眼之皇”。

    因此上。小眼赶紧叉开了话题,与项羽飞一番契阔;不但如此,它还单方面截断了与林听雨的灵魂联系,让林听雨无法再感知到它的情况。

    想来小眼跟项羽飞叙旧,会有什么私秘事件要谈,林听雨倒没觉得怎样,只是有些担心小眼的那个性子。

    好在小眼只截断了她与小眼的单方向联系,可是,她要与小眼灵魂传音,小眼还是能够听到的。

    所以,她特意嘱咐小眼:“你可不要项羽飞直接告诉骆宾他身边的妖物就是宁欣哦。”

    小眼确实有这个打算,道:“为什么?”

    林听雨道:“我担心骆宾对宁欣动了真情,到时候只会引起骆宾的逆反心理。你要知道,有几个女人是死在宁欣与骆宾相遇之前。

    项羽飞若直接告诉骆宾他身边的妖物是宁欣,难保不会让骆宾怀疑,这事是咱们串通起来,强行将宁欣与这些事件联系起来的。”

    “人类的思维模式还真是麻烦。”小眼无奈的直咂吧嘴,抱怨了一句。

    林听雨没再感应到它的传音,在她和小眼的灵魂联系单方面被截断的情况,她也无法探知小眼到底打算怎么跟项羽飞提起骆宾的事,现在,她只有静等消息了。

    她调整心情,静下心来,盘膝而坐,闭上眼睛运起灵魂中的仙灵之力,继续以这种神奇的力量滋养赵丽娜这副肉身。

    “如果我现在出手,将赵丽娜这副肉身打成肉泥,想来你就会彻底安生吧。”

    蓦地,一个女人清冷的声音响起。

    林听雨睁开眼睛,便看到宁欣立在床边。花精早就现宁欣飘然进屋了,只不过林听雨不想让宁欣知道自己能借宝物探查到她的一些情况,所以,一直假装没有觉。

    她道:“宁小姐,你对我还真不是一般的关注啊。可惜,我是个异性恋者,对于同性的你,实在没兴趣。”

    宁欣哼道:“少油嘴滑舌。你这两天连连想办法与骆宾见面,是为什么?他今天上班,为什么会那么关注以前调离的几个女秘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