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07 求救
    她道:“不管怎么样,为了爷爷,你有什么事要离开的话还是跟我说一声吧。△■●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

    影便点了点头,坦承地说道:“我去血溅峰了。”

    林听雨身心一震,不无惊讶地瞪视着影。血溅峰,她也很想去,可是她的实力太弱,根本就没能力去那里。

    她脸上闪过黯然神色,但很快就被坚韧所取代。展拓用生命给她换来的生活,她一定要好好地珍惜。

    但,她还是有些哽咽地问道:“你……可有什么现吗?”

    影无奈道:“血溅峰下透射的灵魂吸力太强,以我的能力也无法真正的下到崖底。”

    无法下到崖底,那就更加无法探到崖底的情况了。林听雨心下了然,也就是说,影此行,一无所获。

    她问道:“你怎么会想到要去血溅峰。”

    影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埋下眼睑,低声说道:“我不想看着你一直这样孤独地活下去。”

    林听雨心中顿时升起一种难以抑制的悲戚情感。这种情感很复杂,似乎包含着对展拓的思念,又有对影的无奈怜悯和感动。

    一时间,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人陷入了沉默。

    半晌过后,影打破了沉默,道:“他留给你的千秋镯,可否借我一用?”

    林听雨怔了一下,奇道:“这东西能有用吗?”

    小眼与她讲过血溅峰的事,所以她知道血溅峰底下有一个庞大的灵魂磁场,专吸灵魂,无论是生人还是死人,都逃不过。说www.yawen8.com ○

    千秋镯能抵挡住这种磁场吗?

    “与其依靠千秋镯,你还不如依靠花精。”小眼传音给她说道。

    花精对于灵魂,具备着一种奇特的能力,而且它对于射线有着极为敏锐的洞察力和强的屏蔽能力。

    磁场,就是无数射线的组合。灵魂磁场,应该就是无数的对灵魂有吸噬能力的射线组合在一起而造就的。

    所以。小眼才有此结论。

    影却只道:“千秋镯是展拓留下的。”

    林听雨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知为什么,听到影说这句话,她脑中闪过一抹亮光。好象有什么想法、观念被一直闭塞住,影的话将闭塞的塞子微微拨开了一点儿。

    但,这塞子只是被拔开了一点儿,便又紧闭。所以,林听雨那脑中的亮光都不待她真正的捕捉到就一闪而逝。

    她想了想。还是把千秋镯解了血契,递给了影。

    影并没直接接过,道:“你信得过我?”

    林听雨微笑着点了点头。

    影微微一震,一直保持清冷的凤眸居然有些红,另一有抹炙热一闪即过。

    影收起千秋镯,并没急于再去血溅峰,而是决定在家里先住上几天。不然展倾绝那个碎碎念,可有得让他受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回来,展无影说什么也不接受影了。影都在家住了一个星期。差不多每天都要花费两三个小时和展无影泡在一起。

    这要是在以前,展无影总会被他逗得呵呵直笑,可是这次从血溅峰回来,不管他怎么逗,都是他一靠近展无影,展无影就哇哇大哭。

    这种情况很奇怪。

    林听雨更是现每次影接近展无影的时候,展无影的灵魂波动都会突然变得剧烈,好象看到了什么恐惧的事让他惊恐不已。

    这一日,影又在林听雨的房间里,无奈地看着被林听雨抱在怀里、好不容易哄好的展无影。

    “这孩子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林听雨无奈道。却是不无狐疑地看了一眼影。

    影这几天也一直在琢磨着这件事,道:“也许,我应该带个朋友来见见无影。”

    林听雨默了片刻,感觉影有时候和展拓一样。思维跳跃得太快——咱俩现在在谈的不是这个问题好不好?

    但转念一想,也许影的这个朋友有什么特殊能力。她便道:“你这个朋友是不是有什么特异功能,比方说,拥有读心术什么的。”

    可以看出展无影心里在想什么,这样就可以知道这孩子为什么一见影靠近就哭个不停了。

    影淡淡地道:“你的想象力还真丰富。”

    林听雨暗中直翻白眼。

    影却已经起身离开。

    第二天,展倾绝又跑来问林听雨。影昨天出门就不见回来,是不是出去办事了。

    林听雨这次是有备而来,道:“他说有个朋友要拜访,还说要带他来见无影呢。”

    展倾绝一听就放下心来。他上次现“展拓”居然什么都没跟林听雨说就不见了,怕他们小两口是闹了矛盾“展拓”这才离开的。

    要知道他那个宝贝孙子,性子可是别扭得很,貌似除了他这个爷爷,别人很难和展拓相处得来。这也难怪展倾绝会为林听雨和展拓的关系操心了。

    不过,今天见林听雨对“展拓”的去向一清二楚,他就放心了。看来前些日子是他多心了。

    展倾绝正要把林听雨怀里的展无影抱过来,好好地与小曾孙联络联络感情,突地就感到腰间所挂的传讯令牌震动起来。

    有人传讯给他。展倾绝的灵识探入传讯令牌中,立刻就探到传讯令牌中别人的传讯:“我被奸人所害,生命危机,来救我。”

    展倾绝脸色大变。

    “爷爷,出了什么事?”林听雨见他脸色有异,忙问。

    展倾绝道:“是你姑姑,说有人害她,我得赶过去看看。”

    林听雨想起小眼说的“好戏”不由得心中一动,嘴上却道:“那您快去吧。”

    展倾绝点了一下头,立刻御风而去。

    林听雨心中纳闷,问小眼道:“那个展凝不是被你毁了一魂一魄,变成傻子了,怎么还知道传音给爷爷?”

    小眼嘿嘿奸笑道:“我在那展凝的传讯令上做了手脚。这句话实际上是她在莫菲去找她时,她心急情况下出去的传讯。不过,并不是传讯给展倾绝的。”

    展凝想要夺舍展拓也好,盯上展无影也好,当然都不可能让展倾绝知道,不然她还不被有孙控的展倾绝一巴掌拍死?

    所以,展凝在现林听雨的分身找她报复时,想要求救的必定是另外一个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