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12 蛋(三)
    哥哥敖期眼见法琴失控,又见妹妹临危,哪里还能坐得住?当下就奋不顾身地冲了出去,全力挡下法琴吐出的强悍法力。■◆▽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可是,那法琴竟然非同小可,威力极巨,一击之下,竟是将敖期穿胸,心脉俱毁。

    花园里突然法力横流,引来敖战和敖广月的关注,但夫妻二人来到花园急救之时,敖期已经身受重伤,难以回天。

    他们虽然暂时封印了法琴,但敖期却已是生命垂危,就算敖战夫妻两人遍寻灵药,也难再挽回敖期的生命。

    敖战老来得子,居然命丧一场宴会当中,而且追究责任,那法力爆走的法琴乃是泾河龙宫之物,怨不得世子昭。

    一场以欢乐喜意开头的宴会惨淡收场不说,还折了泾河龙王太子的命,实在出乎意料,也不能不让人感叹世事之无常。

    敖惜为哥哥伤心非常,也很为父王母后难过。要知道敖期可是他们唯一的儿子,也是父王龙王之位唯一的继承人,敖期身陨,龙王一位将来交给谁继承?

    龙王之位,向来只有王子继承。泾河龙王仅余的子嗣敖惜就算是公主,却也没有权利来继承龙王之位。♀▼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

    而敖战和敖广月已经身入晚年,难再生产子嗣,导致龙王太子之位继敖期死后就一直悬空。

    随着老迈的降临,敖战也好,敖广月也好,再产子嗣的希望逐渐破灭,而敖惜也已经成年,到了适婚的年纪。

    敖战决定招赘入泾河龙宫,将王位传给入赘的女婿,到时候将来继女婿之后继承王位的,必定是龙公主敖惜的儿子,身上流的也是敖战的血脉。

    一时消息传出,许多龙族世子、以及没有可能继承本族王位的龙王子都前来议亲。

    最后敖战选中了性情温和、做事却不乏果断坚毅的太湖龙世子恒。

    亲事订下后,敖恒来泾河就来的勤了,对敖惜温柔不说。还体贴入微,再加上敖恒模样俊美,举止潇洒,因此很得敖惜心喜。成婚后。敖恒对敖惜也是百般怜爱,直到敖战和敖广月相继去世。

    此时的敖恒才露出他本来的面目,敖广月刚去世不久,敖恒就以成婚数百年敖惜仍旧没有孕为由将敖惜打入冷宫,另娶了东海龙郡主敖可心。♀▼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

    敖可心嫁入泾河龙宫。直接晋位王后,其后便到冷宫探望敖惜。说是探望敖惜,实际上就是去嘲讽敖惜的,敖惜本来性子懦弱,可是也驾不住敖可心几次三番地前往冷宫“探望”。

    终于有一次,她对敖可心的嘲讽和虐待忍无可忍,出手反击。当时她已经被敖可心折磨得浑身伤痕累累,只不过还击了一下,给了敖可心一掌而已。

    事实上,她的实力比敖可心要弱上许多。当时虽是怒极而,但敖可心却一副受伤极重的模样,鲜血狂喷,脸色惨白,象是要死了一般。

    敖可心“重伤”离开冷宫,找到敖恒。

    敖恒立刻怒气冲冲来到了冷宫,扬言敖惜自己生不下子嗣,却将有孕在身的敖可心击成重伤,令他的子嗣滑落,还有何颜面活在世上?当时敖恒赐了敖惜一杯毒酒。

    敖惜不肯喝。此时的她才为自己在冷宫的这几年竟然没想过逃走往西海龙宫舅舅家去求救而悔恨不已。

    她的修为摆在那里,不肯喝毒酒,却被敖恒强行灌下,结果被毒死在冷宫之中。

    大概是龙魂的强大。敖惜被灌下的毒酒虽然其毒无比,导致灵魂都受损散去了大半,但林听雨还是被敖惜的残魂唤到了她还在胎中的时候。

    这个时间段,敖惜和敖期都还没有出世,离敖期之死还有二百八十年,敖惜想要扭转哥哥惨死、泾河龙宫落入敖恒和敖可心这对渣男贱女手中的命运。给林听雨争取了很长一段的准备时间。

    敖惜被打入冷宫后,其实也听到过不少冷宫看护们的议论。他们说,其实敖恒和敖可心很早之前就彼此心心相印。

    但他们两个,一个是没有任何权位的太湖龙族郡王的世子,只是挂着一个富贵的名头,整天要看着太湖龙王的脸色度日。

    而另一个,敖可心,也是一个东海龙族郡王诞下的郡主,以她这样的身份背景,想要登上一族王后之位是不可能的,不是下嫁给东海龙宫的部将,就是嫁给其他龙宫的郡王世子,都是要看别人脸色度日的。

    敖恒若是向东海龙宫提亲,以他郡王世子的身份,其实是很有希望成功娶得他心仪的郡主敖可心的。但是,这两个人却不想在太湖里看太湖龙王的脸色,敖恒这才想办法入赘泾河龙宫。

    敖惜数百年没有子嗣,其实都是敖恒暗中搞鬼。

    他真心爱的女子乃是敖可心,根本就看不上敖惜这个胆小懦弱、没有任何才能的敖惜。敖惜若是有了子嗣,他就得按与敖战的约定,立敖惜的子嗣为王,也没有理由另娶敖可心为妻。

    敖惜在冷宫中待着,其实还对敖恒抱着一线希望,希望有朝一日这个男人良心现,回心转意,所以她才没有逃走,没有前往西海舅舅家去求救。

    再者她的性情一向懦弱,没有什么主意,想到逃,她心底里其实也是很胆怯的,怕被敖恒抓到给她更惨重的折磨。

    但是她的顺从和懦弱,不但断送了自己的性命,还把父王母后留下的泾河让给了敖恒和敖可心。

    最让她无法忍受的是,她的残魂在泾河龙宫徘徊的时候,偷听到了敖恒和敖可心的悄悄话。两人当时所谈的,就是当年敖期身死的那场宴会。

    那个时候,敖惜才恍然大悟,她一直为之内疚和心痛的哥哥的惨死,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个意外,而是敖恒在他的父亲太湖左支郡王敖翼的帮助下一手策划,导致泾河龙宫失去了唯一的继承人。

    泾河龙宫没有继承人,是敖恒这个远在太湖的郡王世子有希望进入泾河龙宫为王最基本的一个条件。

    得知真相的敖惜愤恨得无以复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