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15 蛋(六)
    她一脸担忧地道:“既然是法琴,那,我这点修为,能弹得动它么?”

    敖广月道:“这个你不用担心。▼?◇雅文小♀说.ww.yawen8.com就算是凡人来了,也能弹得动它,不然它也当不上‘宝琴’二字了。来人,去琴库把那把应湖音拿来,让公主试弹一下。”

    “是。”旁边服侍的宫女立时恭敬答应,退了出去,不一会儿果然就又举了把琴过来。

    将琴在琴架上放好,宫女就恭敬地退立一旁。

    敖广月示意林听雨过去弹。

    林听雨便坐到琴前,伸出纤纤十指,先试着弹了两根琴弦,皆是低音,但感琴音袅袅,余音绕梁,不由得惊叹道:“真是一把好琴。”

    敖广月笑道:“怎么样,母后没骗你吧。这把应湖音虽然是一把法琴,但若没有法力的凡人使用起来,它就是一把凡琴。你就算没有半点法力,也是可以弹它的。”

    林听雨道:“这把应湖音真是绝妙,母后……”她脸上一红,拽着敖广月的衣袖摇了起来,恳求道:“母后,这把琴这么好,老是把它放在琴库里岂不是明珠蒙尘?不如把它送给惜儿吧。”

    “这个……”敖广月有些犹豫,毕竟这把应湖音是一把法力奇强的法琴,她的女儿敖惜论起神通和法力可都弱得很,估计这应湖音就算是到了女儿手里,也只能当成一把普通的乐器,这跟让应湖音在琴库里蒙尘可说是没什么区别了。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母后,你就把它送给惜儿吧。”林听雨摇着敖广月的衣袖不放,口中撒着娇,连连恳求。

    敖广月被她摇得骨头都软了,再听着女儿娇糯的求恳,心都快软化了,道:“好好好,给你!给你!你快试着用应湖音将刚才那一曲弹上一弹。”

    林听雨欢喜得咯咯一笑,施了一礼,甜甜地道:“多谢母后赏赐。”说完。她就再次坐到琴边,铮铮地弹了起来。

    这一曲,虽曲调仍旧是先前的曲子,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应湖音乃是宝琴的缘故,这次林听雨信手弹来,竟象是荷露飘香,隽永非常,让人闻之有如饮下千古佳酿。唇齿留香。

    一曲弹罢,那敖广月的耳边竟是曲音不断,始终萦绕不去。

    林听雨十指轻轻按在琴弦之上,免得琴弦继续嗡动。

    忽地就听门口处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子声音,深沉说道:“没想到我们惜儿竟然能弹奏出如此精美绝伦之曲。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

    林听雨忙转头,便见一个身材异常高大、龙袍加身、头戴王冠、年入中年的男子站在那里。

    他的身侧落后一步的地方,则站着身材同样高大、身穿金丝云袍、面容稍显幼稚的少年人。除去高大的身材和男子的阳刚气质,可以看到他的面容竟然和林听雨穿越到的这副肉身的面容极为相象。

    那头戴王冠的男子正是泾河龙王敖战,刚才的话就是他说的。而他旁边的少年人便是敖惜的哥哥敖期。

    此时无论是敖战还是敖期,看着林听雨的目光都有些殷殷的。透着希望与喜爱。

    “参见父王。”林听雨起身忙施礼道,然后低眉顺眼地立到了母后的身边。

    敖广月此时方才从琴音中惊醒过来似的,起身迎上了敖战,也是行礼道:“参见大王!刚才广月听惜儿弹琴,不想深陷琴音之中难以自拔,是以迎驾来迟,还望大王莫怪。”

    敖战哈哈大笑,道:“王后不必多礼,咱们惜儿刚才那一曲,我只听到了后面一点儿。就已经有些魂不守舍,何况王后听了整曲,有些失神是正常的。”

    敖期那里也给敖广月行了礼,便忍不住赞道:“没想到几日不见惜儿。惜儿的琴艺已经到了如此惊世骇俗的地步。”

    林听雨忙脸露愧意,羞涩地道:“王兄别耻笑我了。这曲子,若非是用应湖音这把宝琴来弹,换作别的琴,我定要是把琴弦弹断的,不信你看看母后的琴。就是方才被小妹我弹断了一根琴弦。”

    敖广月道:“此曲有几处高低音太过突兀,弹断琴弦有什么奇怪?你在这方面有如此天赋,只要加以时日,定能随手拈来。”

    敖惜这个女儿一向不似敖期那般自信,有点文不成武不就的样子,如今她好不容易有一个擅长的方面,敖广月当然使劲鼓励,以期女儿在这方面肯多下苦功,以后有个技能,说不定也能由此练就一身强悍的音波功。

    敖战老来才得一子一女,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都是他的心头肉,此时听到敖广月的话,立刻就醒悟妻子这样说的意图,便跟着附和了几句。

    敖广月不无骄傲地道:“大王,想必您还不知道,刚才惜儿弹奏的那一曲,乃是她自己亲手所谱。”

    敖战一听不由得大惊,不可置信地道:“哦?此曲有如此惊天地泣鬼神之妙,难道竟是惜儿自己所谱之曲?”

    林听雨神态微赧,道:“女儿试着谱的曲子,也不知道好听不好听?是想着那东海龙王的二王子寿诞将至,将它拿来做为寿礼送给那二王子的。”

    敖期听罢不禁说道:“仲凯兄当真是个有福气的,竟然能得妹子如此重礼。我看他收了这份大礼,真是不枉此生啊。”

    林听雨噗哧一笑,脸却已经涨得通红,道:“王兄就会取笑我。这不过是一琴曲罢了,送给人家,人家不嫌礼轻看不上眼就不错了。”

    敖期呵呵笑道:“惜儿,为兄说的可是真心话,不信你问问父王和母后,这一曲是不是大礼?”

    敖广月沉吟说道:“此曲余音练梁,我耳边至今还缭绕不散,说不准会传世的。”

    敖战道:“若真是那般,那可真算是难得的大礼了。那东海王子仲凯将来还礼的时候,怕是有的难了。哈哈……”说到后来不由得仰天大笑起来。

    一家子又聊了一会儿,林听雨便捧着应湖音告辞而去,敖期也回了自己的寝宫,敖广月这才将女儿央求着把应湖音要去了的事告诉了敖战。(未完待续。)

    ps:  感谢:腻腻o8投了1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