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17 蛋(八)
    她过去早就听说过这个敖惜,据说这个泾河公主,文不成武不就,没有一样才能,是个真正的无能懦弱之辈。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

    “没想到这个惜公主竟然有如此才能和雅兴,弹得一手好琴不说,又有一副好嗓子,唱出的歌竟是婉转有如莺啼,让人听得欲罢不能。”敖静不无赞叹地说道。

    敖恒听说刚才的歌是敖惜弹唱,竟是有些失神。他一早就已经计划好了,这个敖惜将来成了他的王后,他就寻个缘由将她费了,另立他所深爱的东海郡主敖可心为后。

    可是此时,他却心有所动。若是那敖惜竟然能唱出这样美丽的歌声,他也不介意将来留下敖惜,聊以给他慰藉闲情。想那敖惜软弱无能,到时候他再另纳敖可心为妃,料想敖惜也不敢不答应。

    敖静见他出神心中冷笑。她这个堂兄,向来心思深沉,喜怒不形于色,整天价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父王也曾说过此子谋虑深远,让她和王兄时刻小心。此时这个恒堂兄只怕不知道又在算计着什么呢?

    兄妹两个又聊了一会儿,敖恒起身告退,经过“敖惜”的阁楼时,他忍不住抬头往阁楼上看了一眼,却只看到窗口内空空的,没有半丝人影。

    他心中不免有些失望。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

    他原以为,以他的样貌、气质和举止,进入这个院子,必定能引起敖惜公主的好奇,引得她躲在窗口偷看,可谁知,对方竟似根本就不知道有他这么一号人物到来似的,还闲得无聊在自己房间里弹曲唱歌。

    他正要离开院子,忽地又听旁边阁楼内传来一男一女说笑的声音。而且,声音由远及近,好似说话者正往门口走来,引得他不得不好奇地扭头去看。

    果然便见阁楼里走出一男一女两个人。

    那男子高大英伟,生得剑眉凤眼。好不俊美。而且,那一双眸子,亮得有如星子,着实地引人注目。

    此子敖恒认的。刚到东海时曾得此人招待,正是此次宴会的东道主、寿星——东海龙宫的二王子仲凯。

    而那明显相送仲凯出阁楼的女子,身姿婉约,面容姣好如月,眉如远黛。妙目传情,琼鼻如脂,朱唇似樱,浑身上下透出一股柔婉的气质,让人见之就不觉酥入骸骨,难以自持。

    这女子,单看样貌,敖恒却只在画上见过,竟是那泾河龙宫的公主敖惜。

    敖恒想到自己的计划,又想到刚才那婉转动人的歌声。此时看到“敖惜”竟是如此娇媚无方,一颗心竟有如千万头草泥马轰隆隆地奔驰而过似的,难以平息。

    “惜公主就送到这里吧。”东海龙宫的二王子仲凯有礼地说道,还抱拳朝林听雨深施一礼。

    林听雨微一福身还礼,见院门口另外立着一个男子。她当然知道这男子就是祸害了敖惜一世,并且霸占了泾河龙王王位的敖恒。

    但,“敖惜”既然没有关注敖恒的到来,当然不知道这个男子就是敖恒。所以,对于“敖惜”来说,此人是一个陌生的男子。

    因着男女大防。林听雨便应了仲凯王子“送到这里”的请求,道:“有外客在此,惜儿不方便送王子到院门口了,请王子见谅。”

    那敖仲凯当然也看到了敖恒。而且还现敖恒一双色眼很是失态无礼地盯着“敖惜”公主,心头老大火气,只不过无论敖惜还是敖恒,都是他这次寿宴的客人,他不好作。

    所以,他赶紧说道:“惜公主客气了。请回吧。”

    林听雨就坡下驴,又朝敖仲凯福了福身,转身回了阁楼,很快消失在阁楼深处。

    敖仲凯走到了敖恒的身边,唤了一声:“恒世子!”声音却不免有些冷。

    敖恒赶紧抱拳深施一礼,道:“参见仲凯王子。”他心中愤恨,若非他只是一个王族世子,此时,敖仲凯必定也得象刚才对待敖惜那样,与他互相施礼。

    可是,就因为两个人一个是嫡系王子,另一个却只是世子,如今他和敖仲凯偶然遇到,就只有他施礼的份。对方却冷然站在那里,受了他这一礼。

    敖仲凯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恒世子。”

    惜公主琴音悠扬,歌声动听,让人听之难忘,这个敖恒也是如他一般,偶然听到那婉转的歌声,忍不住到这个院子里来的么?

    敖恒道:“我到这里来探望堂妹,公主静。”

    敖仲凯听罢暗道:“原来他不是冲着惜公主来的。”心情稍稍好转,可是又想起这个敖恒刚才站在这里很是失礼地盯着“敖惜”看,心中又不爽起来。

    他道:“恒世子,虽然静公主是居在这里,但这里毕竟是女客居所,男女大防,恒世子以后还是少来这里为妙。毕竟这里居住的可不仅仅是您的堂妹静公主。”

    一席话说得颇为直白,也明显地表现出他这个主人的不喜。

    敖恒哪能听不出敖仲凯的意思?心中越地愤恨,但脸上却扬起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道:“仲凯王子说的是,此后我会尽量少来这个院子。”

    敖仲凯的脸色这才稍霁,甩着袍袖施施然地走了。

    敖恒克制着自己唾弃咒骂对方的念头,心中冷哼。看起来这个敖仲凯竟似是对“敖惜”起了念头。可是他不想想,他一个东海的嫡系王子,东海的龙王和王后怎么可能允许他迎娶一个小小泾河所出的龙公主?

    虽然“敖惜”是嫡公主,母后又是出身西海,但,她本人出身是小小的泾河龙宫,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东海的嫡王子,就算是排行老二,不大可能继承王位,但他的郡王妃也必定是来自其他几大海洋的龙宫公主,这样才是门当户对。

    敖恒并没把敖仲凯放在心上,仍旧为自己和父亲联手策划的计划谋算,中间若是没有太大变故,那敖惜必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如此一想,他不禁又回想起刚才见到的那个女子,对方那柔婉的风骨着实让他回味非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