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18 蛋(九)
    一时间心头灼热,他恨不得现在就将那女子娶来洞房。▽◇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

    林听雨刚才是故意踩着那个时间段送敖仲凯出门的,好“碰巧”遇到正要离开的敖恒。敖惜性子柔弱怯懦,气质上自然显得柔婉。这一点,林听雨因着有了敖惜的记忆,所以做出来也很象。

    她知道许多男子都喜欢这样的女人,不过,会让敖恒一脸惊艳地愣在那里,倒是有些意外。

    如此看来,敖恒与敖可心那所谓的真爱,真心不知道是在骗谁。

    敖仲凯的寿宴还在两天后,这两天里,另还有许多来给贺寿的同辈宾客到来。

    林听雨静心待在阁楼里,偶尔哼歌轻唱,偶尔又奏琴弹唱,颇显怡然自得。而她极其擅长琴音唱歌的消息,就被她不时地如此做为而传了出去。

    到了寿宴那一天,一大早林听雨就起来,命宫女将自己好好地装扮一番,只等宴会开始后好好地表现一番,定然要叫那把应湖音在这次宴会中大放异彩。

    谁知她刚刚穿戴好,就见有一个梳着仙女头的女子带着两个宫女模样的少女走进了这个院子。

    对方的举止看起来身份很不一般。●雅○文○◇小说.ww.yawen8.com □

    单看她身后服侍的宫女,模样俊俏,行为端谨大方,目不斜视,走起路来有如轻风拂叶,曼妙无方,却又悄然无声,就知道她们的主子并非是普通的郡主公主。

    林听雨正在猜测此女是哪一海的公主时,那女子带着的一个宫女已然到了她的阁楼下叫门。

    林听雨赶紧命宫女去开门。她不认识对方,自然不好将那女子直接引进自己所居的阁楼,而是先由宫女问清对方的身份来历。

    那宫女回来禀报,林听雨听得一惊。

    这女子竟然并非出自哪一个龙宫,而是来自天庭的仙女,名唤锦绣。听这名字,似乎也不是天庭的公主郡主,倒象是一个丫环的名字。

    那般的人儿,难道仅仅是一个丫环?

    “可问清对方因何来访?”林听雨一边问一边赶紧起身。打算亲到阁楼外面去迎接了。

    龙公主虽然尊贵,但与天庭的公主郡主们相比,身份上却又差了一层。对方就算不是正牌的天庭公主郡主,但想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宫女脸上神色透着惶恐。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道:“锦绣仙子说她是天庭服侍十一皇子的丫环……”

    十一皇子?林听雨不禁愕然,脑中倒是有些关于天庭中几个皇子的传闻。

    据说,当今玉帝共诞下皇子十一个,而前面的十个皇子都来自前一任王母,早就化身十大金乌。后来在后羿的箭射下,如今只剩下最小的第十金乌。

    因为十大金乌只剩下了一个,所以这第十金乌只能每天挂在天上做太阳,好令百姓四时有序,免得世界崩坏。

    如此,这前任王母诞下的十个皇子,死了九个,剩下的最后一个也必须谨守其职,根本就不可能继承玉帝之位。

    因此上,这当今王母诞下的第十一皇子。则成了玉帝之位的唯一继承人。

    “十一皇子的丫环来找我做什么?”林听雨纳闷地道,“她刚才可说了?”

    宫女道:“她说,是奉了十一皇子之命来专门拜访公主的。”

    林听雨匆匆到了阁楼门口,道:“锦绣仙子,快请进来。宫女不知您是贵客,怠慢了您,您可千万不要见怪。”

    她一边说一边暗中打量锦绣,却见这个女子身形纤细,面容清丽,举止大方得体。脸带温婉笑容,让人见之自然而然就生起亲近之意。

    锦绣忙朝她行了一礼,道:“惜公主见笑,我奉十一皇子之命冒昧来访。该请公主原谅才是。”

    两人进到阁楼的厅内,林听雨赶紧命宫女上茶点招待这个锦绣。

    林听雨这才好奇不已地问道:“锦绣仙子,不知十一殿下命您来找我有何事?”

    锦绣的目光在林听雨微一打量,便情不自禁地噗哧一笑,道:“十一皇子虽然早就接到了东海龙宫二王子的寿宴请帖,但因着已经开始替玉帝理事。所以公务繁忙,昨日晚间,十一皇子才带着奴婢到了这东海龙宫中。

    不期刚刚安顿好,就听到这间院子里飘出来铿锵有如战鼓的琴声歌韵,竟令十一皇子喜爱得很。是以今儿一大早,十一皇子就派奴婢前来,让奴婢替他见识一下那唱出那般好听歌儿的女子到底是何等样子。”

    啊?这又让林听雨愕然了一下。

    敖惜所在的前一世,她来给东海二王子贺寿之时,确实也听说,那十一皇子很给东海龙宫的面子,来参加了寿宴。不过,对方是男客,只在男客那一边露了回面,据说也只是说了一句贺辞,便匆匆告辞而去了。

    这天庭的十一皇子身份了得,将来更是三界之主,到来之后就被东海龙王诚惶诚恐地请进了龙宫主宫殿——金水晶宫。他并不曾住在这蓝水晶宫中,如何能听到她的歌声?

    见到“敖惜”公主脸上的愕然神色,那锦绣微一寻思,大概就猜出了对方为何这般惊愕,便说了一句:“十一皇子乃是玉帝嫡亲血脉,天赋异禀。”

    林听雨一下子了然,这个十一皇子,定然是有诸多神奇诡异的神通,非是一个龙族公主所能想象。

    她淡然一笑,道:“原来如此。”

    锦绣又道:“没想到昨晚唱出那等铿锵霸气之歌的女子,竟是这般温婉娇人的模样,我若回去如实禀报十皇子,怕是要被十一皇子说我欺诳他呢。”说完就捂着嘴咯咯娇笑起来。

    林听雨脸色一红,道:“锦绣仙子取笑我呢。昨日所唱的那曲《破阵子》,我只是凭词中意境猜测着唱来,哪里能称得上铿锵霸气?

    我从不曾上得战场,亦不曾参加过任何战事,就连平时修炼和别人对招的次数都有限,‘铿锵霸气’四个字于我来说,只是空洞的几个字,我实在无法深解其中之味。”

    “公主谦虚了。”锦绣咯咯笑道,“我过去虽确实曾听说,泾河龙宫中的惜公主温婉娇弱,可今日一见,温婉倒是真的,这‘娇弱’二字却是与公主完全不搭嘎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