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23 蛋(十四)
    林听雨忙道:“应湖音在这里。×■?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一边说着一边朝她身后服侍的宫女使了个眼色。

    那宫女正背着应湖音,此时赶紧将用布精心包好的琴递给了林听雨。

    林听雨捧着琴献给了玉渊。

    玉渊见她小脸上面不改色,沉着大方的很,心中纳罕,奇道:“这把应湖音乃是当今世界鼎鼎有名的宝琴,你不怕本王见宝起异,欲将此琴据为己有吗?居然这么大方地就拿过来。”

    林听雨笑道:“十一殿下若真是喜欢这琴,送给殿下便是。臣女法力低微,拿着这琴,也只能用来奏乐,根本就无法挥这法琴真正实力的万分之一。此琴落入我手中,实在是宝珠蒙尘。”

    实际上,林听雨故意把这把琴拿到这场宴会上来,又公然当着众人的面拿出来演奏,就是想让众人都知道应湖音落在她这个法力低微的无能之人手中,以期有觊觎者朝她索要。

    到时,她可以顺理成章地将此琴丢出去,免得几十年后的泾河龙宫宴会上,它再法力暴走伤人。

    所以,玉渊要真是想要它的话,林听雨很乐意成人之美。不过,她猜测玉渊点出此琴必是有别的原因,以玉渊的身份地位,会管她这样的“小姑娘”伸手要东西才怪。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

    就算他伸手要了,也必定会补偿给她更多更好的东西。所以,在结果未展现在眼前之前,她没必先患得患失起来。

    她的回答,让玉渊怔了一下,随即笑道:“天下之大,年轮无尽,象你这样洒脱大方的女子倒是不多见。”

    林听雨微一福身施礼,淡笑道:“十一殿下谬赞了。”

    玉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心道:“早先听说敖战晚年得一子一女,太子敖期也就罢了,从小就被教导得文治武功。颇有才德;

    可是那公主敖惜却是被敖战夫妻娇宠着,文不成武不就的,性子又有些胆小懦弱。此时见这敖惜,进退有据。言行有礼大方,却不似传闻中的那般胆小。看来,传闻不可尽信。”

    他已经接过应湖音,有力的十指在琴弦上轻拨了几下,便有弦音铮铮而出。余韵绕梁不去。

    “果然是把好琴。”玉渊赞叹了一句,然后抬眼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敖惜”。

    “本王确实喜欢此琴得紧。”玉渊又试探着说了一句。

    林听雨心中好笑,这个玉渊,分明是故意逗小姑娘玩儿呢!可是,这“敖惜”骨子里根本就不是那个胆小懦弱的敖惜了。●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

    当下,她落落大方地道:“十一殿下要真是喜欢此琴,尽管拿去把玩便是。我母后曾说,此琴法力滔天,当初赠给我时,便觉得是宝琴蒙尘。

    如今她若是得知此琴到了十一殿下手中。必定大喜。天下之大,有几人能与十一殿下的神通相比?此琴在十一殿下手中,才能真正地挥它之神通。”

    玉渊见她果真对这把应湖音没有半点留恋,不禁哈哈大笑,道:“我这么大的一个人,哪会要你一个小姑娘的东西。此琴虽是宝物,不过,我看它却是一个惹祸的东西。”

    林听雨佯做不知,奇道:“十一殿下此话是何意?”

    玉渊正色道:“此琴上被人下了法力禁制,若是有朝一日。以法力催动,一段时间过后定会法力暴走,若非有**力成功控制住它,怕是它要伤人的。”

    此话一出。满场皆惊。众人都在心中暗道:“幸好敖惜法力低微,根本无力以法力催动此琴。若非如此,刚才她若以法力奏琴,我们在这里岂不是危险得很?”

    当然,也有另类的,比方说那个敖可心。此时却是一颗心漏跳了一拍。林听雨靠着无限妙音这项技能,清晰地现她的心跳与灵魂波动,与殿中其他人大有不同,因此猜测,这个敖可心,怕是在此时就已经对敖恒的计划一清二楚。

    两人,肯定早就鬼混到一起去了。

    林听雨小脸适时地露出惊慌无比的神色,道:“竟有这种事?可是,此琴乃是太湖龙宫送给臣女父王的寿礼,怎会有这种奇怪的法力禁制?”

    玉渊道:“此事本王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此次本王既然有缘得见此琴,也不妨替你解了此琴上的这道法力禁制,免得你日后法力深了,以此琴为战器时伤及无辜。”

    林听雨赶紧一脸喜色,施大礼道:“那,臣女就先多谢十一殿下大恩了。”

    玉渊道:“你先不要忙着谢我。我可不是要白白地替你解了此琴上的这道法力禁制。”

    林听雨抬起头来,脸露疑惑地看向玉渊。

    玉渊淡笑说道:“作为交换,待本王解了此琴上的法力禁制,你为本王再奏上一曲,歌一,如何?”

    林听雨微怔,遂道:“如此,臣女恭敬不如从命。”

    玉渊脸上的淡笑便进一步绽放开来,配上他俊美的容貌,有如冬雪初融,让人忍不住心中升起温情款款。

    有些人,就是有一种强大的亲和力。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哪怕他只是做最寻常的小事,也总有一种奇特的人格魅力在里面,让人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

    这个玉渊,便是如此。

    玉渊只是挥手在琴弦上轻弹几下,在他指尖下透出清亮的法力之形,片刻后,他便已经轻易解开了应湖音设在此琴上的法力禁制。

    夹杂在众女客们中间的敖可心,眸中神色闪动,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大家都在注意着玉渊,当然没有谁会特别留意敖可心,除了林听雨,谁都没现敖可心的情绪刚才出现了瞬间的异常。

    玉渊将应湖音递还给林听雨,道:“本王不但解了他人在此琴上做的手脚,并且还特意为你设了另一道禁制,如今你弹奏之后,它将记住你的气息。从此后,除了你,别人再也无法动用法力对它做什么了。”

    这岂不是说,此琴别人休想再觊觎了么?

    众人一听都是脸现异色,齐唰唰地看向林听雨,目光或艳羡或嫉妒。(未完待续。)

    ps:  感谢: ̄▽ ̄赠送了礼物 1oo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