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24 蛋(十五)
    玉渊如此作为,起码说明,他对这个“敖惜”是有些另眼相看地。雅▲○√文●小说.ww.yawen8.com ▽

    在这里的,虽然都是各个龙宫的龙公主龙郡主,相较于寻常的小仙小神,地位不是一般的尊崇,别说是在水族当中了,就算是在天庭,一般的天庭将帅也得对她们另眼相看。

    可是,她们再尊崇再倍受尊敬,也都对那十一皇子玉渊怀着无比的崇敬神往之心。在她们眼中,这个玉渊,可是等同于天的存在。

    他是未来的玉帝,是未来掌管三界的皇者,天地人三界的无边地域,都将是他的领土。就算是龙族再强大,水族族民再众多,海域再无边广博,可是它们,也全都是这个玉渊的财产。

    玉渊会对“敖惜”另眼相看,哪怕只是一丁点儿的另眼相看,哪怕自今天之后玉渊就会将这个“敖惜”彻底地遗忘于脑后,但,这些龙公主龙郡主们仍旧对她羡慕嫉妒恨得紧。

    因为她们就算只是得到十一皇子看上一眼都不能,更何况是另眼相看?

    玉渊道:“琴已经还你了,惜公主,就请你再为本王奏上一曲、歌上一吧。”

    “是。▽雅文”林听雨接过琴恭敬应了一声,将琴重新放到琴架上。

    只是她还未来得及调试琴音,便见众女客中走出来一人,却是渭河公主敖轻笑,对玉渊施礼说道:“臣女擅鼓瑟,愿意与惜公主协奏一曲,以助十一殿下雅兴。”

    她这一领头,殿中的众女客立刻全都动了心思,那敖可心居然也跃了出来,款款拜下,道:“臣女幼时习广袖之舞,不才愿意借琴曲献上一舞,以博殿下一笑。”

    林听雨那里嘴角微不可察地抽搐了一下,这些人都是怎么回事?知道本公主要唱什么弹什么吗,一个一个就都迫不急待地跳出来现?

    不是她不愿意这些公主郡主们与她一起献艺。实在是她想要弹奏的一曲与平常宫中的曲调大相径庭,她担心这些公主郡主们跟不上她的曲子,献艺不成,反倒丢尽脸面。

    玉渊也不知道是不是现了林听雨表情有恙。呵呵笑道:“你们的这份心,本王心领了。不过,琴曲舒胸中之意,若非知己,协奏怕是要乱了曲子的意境。至于舞。更要与曲相合,若非事先演练,也难尽曲中之意,不但乱了曲意,也会乱了舞韵。”

    说完,他也不管那敖轻笑和敖可心的小脸已经因贸然站出来却被拒绝导致羞愧而涨得通红,看向林听雨,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弹奏起来。

    林听雨微一低头施礼,双手纤纤十指便在那应湖音上轻拨几下。调试好琴音,这才铮铮弹了起来。

    这一曲,却是与上一曲大为不同,弦上琴音一曲,竟有如战鼓擂动,好似在人心上铮铮弹奏,瞬间就激起在座众人的一腔热血。

    那玉渊沉静地坐在主位之上,听到琴音响起,其中竟似有万马奔腾,群雄逐鹿。不自禁眼中就是一亮。

    他看向那弹琴的女子,但见此女形似弱风拂柳,好似风一吹就会倒地一般,哪能想象得到。此女胸中竟有丘壑,天地广博尽在汝之心中。

    前奏过去,便见此女轻启朱唇,开口唱道:“心上剑影无双,曾许参商,三尺归藏。遥望中天月朗……”

    琴曲铿锵有力,歌声亦如战鼓激昂。

    那玉渊听着这歌与曲,眸子亮得恍如九天上的星辰,看着林听雨,神色中有玩味一闪即过。

    聪明如他,想来也该想到为什么这个“惜公主”会为他唱出这样的歌曲来吧?

    一曲毕,那锦绣忍不住道:“这歌与曲,却与刚才那一曲的风格完全不同呢。真想象不出,象惜公主这么一个温婉缱绻的人儿,竟然会奏出这样让人热血沸腾的曲目。”

    玉渊问道:“这也是你自己所作的歌曲么?”

    林听雨如实地说道:“乃是旧时听到的歌曲,并非是臣女自创。”

    这歌名叫《剑雪归藏》,是来自她现世中的歌曲。

    玉渊点了点头,道:“没想到你这个小姑娘,居然也会不少这种不乏血性的曲子。”说完竟沉默下来。

    殿内的众女客不知道这个十一皇子在想什么,谁也不敢吭声。整个左殿,算上宫女太监,足有百号人,此时竟静谧得连掉根针都能听到。

    最终,林听雨开口打破了沉默,道:“十一殿下,若是喜欢这样的曲目,臣女愿将过去曾听过的类似风格的曲目及曲词默下来,送与殿下。”

    玉渊原本落在虚空的目光沉沉地转过来,落在她的身上。

    众人无法探清这个十一殿下的喜怒。敖伯雅忙道:“天庭什么样的曲目没有,想来这种适合热血男儿的曲目也是不少的。”

    玉渊道:“是啊,曲目并不缺,可惜天庭的乐工多为女仙,纵使有男子仙师,也是少有经历过大的战事,奏出的曲目,空有其表罢了。”说到后来,不免有几分惋惜。

    锦绣思忖着玉渊的心思,道:“十一殿下既然喜欢惜公主的琴艺,不妨他日闲暇,邀她往天庭一聚。依奴婢看,以惜公主的琴艺,就算是给玉帝陛下与王母娘娘奏曲,也是不差的。”

    玉渊点了点头,道:“母后早先就曾说过,已经听厌了天庭那些乐师们的靡靡之音,若是听到惜公主刚才所奏的那一曲,想来也会欢喜万分。”

    众女客一听心思越地复杂起来。

    敖可心那里跃跃欲试,想要再度出面,自请献艺,可是见众女没有谁先跳出来,她刚才想要献舞都已经被玉渊驳了,这次更不好强行出头,因此只得按捺下心中想往。

    玉渊已经起身,带着敖仲凯离了左殿,回去了正殿。众女客们都松了一口气,玉渊虽然亲和力很强,可是身份、实力摆在那里,实在让她们压力山大啊。

    待玉渊一走,众女心头上的压力顿时散去,大家现在没了顾忌,便有人不冷不热起来。

    “惜公主,看十一殿下的样子,对你很是另眼相看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