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25 蛋(十六)月票二十加更
    “是啊,你这机缘也是好,不过就是给二王子送了一件寿礼,竟然引得十一殿下的青睐。●”

    “看刚才十一殿下的样子,以后说不定你还有机会到天庭去献艺呢。”

    ……

    林听雨听着这些少女们表面上羡慕、骨子里却各种嫉妒恨的话语,沉默不语。她心中却是波澜不已,刚才那个十一殿下玉渊,到底是谁?

    看他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异样,象是真的只是注重她的琴艺而已,并不记得她。

    这样算来,他若真的是某人的某一世,那么,很可能这一世是在遇到她之前,是江逸之前的某一世。

    她已经想明白了。她曾经借破妄珠觉醒了前世的记忆,而这些前世的记忆中并没有半点这一世的记忆,这就说明,如今她所经历的,绝非是她的前世。

    那么,如果她对灵魂之核散出的气息感觉不错的话,如今她所遇到的他,应该就是他的前世。

    世事无常,没想到,她在有生之年,还能与他再相遇。就算只是他的前世,林听雨也觉得幸甚至哉。

    或者,她以后还有这样的机会。或者,她可以象他追踪自己的转世那样,在时空穿越中去不停地去寻找着他的前世。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

    忽地就听敖可心说道:“惜公主,刚才十一殿下在时,你不吝惜自己的才能,为歌为琴,不知现在可否也为我们这群姐妹们弹奏唱上一曲?”

    这话说的,好象“敖惜”是故意想要在十一皇子跟前出风头一般。

    林听雨当即笑道:“这有何不可?要是姐妹们不嫌弃我的词曲粗陋,我当然愿意为大家再奉上一曲。不过,刚才听可心姐姐提起,少有习舞,想来这舞跳得定是不差的,不知道我们有没有这样的眼福,有幸一观可心姐姐起舞?”

    敖伯雅身为主人,听到身为客的“惜公主”都愿意再弹唱一曲,以增众人欢愉。便道:“是啊,可心,你不防就趁着惜公主的曲词,舞上一曲。让我们也饱饱眼福。”

    听到长公主都这么说了,身为郡主的敖可心当然不好驳了长公主的面子,当下恭敬应了一声:“是。”

    林听雨笑道:“如此,众位姐妹们,我这就要弹唱起来。还希望在我弹唱过后。众姐妹们给个评价,看这一曲是否值得一听?”

    众女客们纷纷应“是”,有的已然催促起她快些弹唱。

    林听雨先是看起来很随意地拨弄了两下琴弦,很快就让众人都息了声。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待殿内变得鸦雀无声,她突地又熄了琴声,张口唱道:“旌旗飞扬,战鼓嚣……”

    因为没有琴音,整个大殿内就只回荡着她的歌声。

    那刚刚离去的十一殿下与敖仲凯正往正殿走着,忽地就听到身后的左殿中传出一种充满沧桑意味的歌声,好似历经百战的老者。面临英雄迟暮的悲戚,心中却仍旧有无限的豪情壮志,永久挥洒不去……

    虽然能够清晰地分辨出,唱歌的仍旧是那个“惜公主”,但与前几她唱歌时显露出的清丽嗓音不同,这一歌却是低沉徘徊,因着此时没有琴音相伴,尤其显出歌中的沧桑深沉。

    “……策马凌剑,天下骄;烽烟散去,茫云野;回涌九霄。枉飘渺……”

    唱到此处,林听雨十指按到琴声,竟是有琴声幽扬响起。

    那敖可心虽然从小就开始习舞,但所习之舞。皆是青春喜气,此时听到这沧海桑田一般的歌声,竟是愣到哪里,一时不知以何种舞姿才能与这歌声相配。

    林听雨道:“可心姐姐,我的歌已经开始了,你何不就此舞起来。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舞姿?”

    她心中冷笑,这一曲,是她从现世中听来的歌曲《英雄路》,用现代舞表现出来倒不困难,但,若是这个世界这个时代的古舞,想要表现这歌,却有些难了。

    当然,不是不能表达,但要舞者能够深刻理解这歌的意境。象敖可心,不过才三百多岁的一个龙族郡主,从出生到现在,经历过的最大战事,估计就是和族中的兄弟姐妹们演练对战,何曾经历过真正的战斗?

    她能理解那种“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心情么?

    听了林听雨的催促,立时就有其他的女客们跟着附和起来。那敖可心见众人催促,无奈只得按照自己过去习练的舞蹈舞了起来。

    “一世干戈,问如何;一语惊梦,心无波……雨袭风静,恩仇止;还我潇洒,尘漠中……”

    这歌,其伴奏低徊不显,以歌者的歌声为主,在殿中回荡不已。

    玉渊转头看着左殿的大门,听着歌声从殿中清晰地传来,一时心绪翻涌。

    锦绣忍不住道:“这想来又是惜公主唱的另一歌了。真看不出,她那样一个小小年纪、身量还没长成的小人儿,竟然能唱出这般深沉沧桑的歌。

    由此可见,只要能够真正理解词、曲中的意境,也不一定非得要身临其境,也是能够唱出或弹出不同意境的词、曲的。”

    玉渊回身,继续朝正殿走去。

    锦绣道:“十一殿下,刚才奴婢的提议如何?”

    玉渊问道:“什么提议?”

    锦绣道:“将那惜公路主召去天庭奏曲唱歌呀。”

    玉渊道:“她乃是泾河龙宫的公主,又非是弹唱艺妓,怎好如此?此话以后休得再提!”言语中却是颇显怒意。

    那一旁跟着的敖仲凯吓得不敢吭声,心道:“这个十一殿下刚才还显得挺喜欢惜妹妹,可是现在听他话里的意思,竟是觉得惜妹妹太过专注于琴、歌方面,而不务正业么?”

    锦绣那里则赶紧悻悻地应了一声:“是。”心中却在纳闷,十一殿下带人一向和气,今日的十一殿下却因何变得有些喜怒无常?

    玉渊确实心情不太好,刚才那个惜公主,不但投他所好,专门演唱了两与众不同的有血性的歌曲,而且,那双看着他的眸子,也是无比的清亮纯净。

    这让他心里有种古怪的感觉。(未完待续。)

    ps:  感谢:起点的麦兜投了2张月票!感谢:ccb1ueo8o8投了1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