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28 蛋(十九)
    便有王子调侃道:“好你个仲凯,刚才我们来时,你只招呼我们去看那移植过来的南海植株,于那珍宝一样的翠羽珊瑚竟然只字不提。雅▽现在惜公主一来,你就要带她去看那宝贝,可把我们这些平时交好的兄弟都放在什么位置上了?”

    林听雨认得他是北海王子敖培,与敖仲凯是表亲,两人很是交好。若非如此,说话也不至于这么大胆。

    她脸上微红,正要斥责那敖培两句,要知道敖培说的虽是玩笑话,可若是传出去,恐怕会有她一个泾河小公主高攀东海嫡王子之嫌,于她的名声可是大大不利。

    不想她还未开口,敖期便道:“培兄,你刚才来时,客人还少,现在客人已经聚齐了不少,正好大家一起去见识一下那翠羽珊瑚。”

    林听雨暗中皱了下眉,这敖期看起来怎么象是在帮敖仲凯解围似的。不然,若是有人这般说开敖惜的玩笑,敖期作为哥哥,应该为妹妹的名声考虑,出言斥责才对。现在他貌似是在帮敖仲凯解释。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妹妹的不悦,敖期居然暗中给她传起音来:“惜儿不用介怀。仲凯兄昨晚与我深谈,打算往泾河去提亲,要三书六礼,正式迎娶妹妹,绝不会因为妹妹是出自小小的泾河而有半点亏待。”

    林听雨愕然万分。××◇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敖期这是什么意思?是说,她的婚事就要被这么稀里糊涂地订下了?

    若是没有昨天宴会上的遭遇,她或许会为敖仲凯的突然加入而感到高兴,因为靠着敖仲凯的家族背景,她绝对可以借力,轻易就把敖可心和敖恒狠狠地踩在脚下。

    可是想到昨天遇到的那个十一殿下,想到自己从他身上感觉到那股熟悉的几乎是刻在她的灵魂里的气息,她根本就不可能任由自己跟敖仲凯绑在一块儿。

    她宁愿在这个世界上一直孤独着,也想保有可以远远地看着那个十一皇子的资格。

    大概是现妹妹的脸色很是不佳,敖期又道:“昨晚上仲凯兄跟我提及此事,我已经将此事传讯给父王母后。他们得知仲凯兄有意娶你为正妃,都很是开心。”

    林听雨越地愕然,敢情这事还不止敖期一个人替她拿了主意,就连敖战夫妇也甚为赞同。她凉凉地道:“只怕东海龙王与王后不大可能赞同此事。”

    听她如此一说。敖期竟然松了一口气,道:“原来惜儿是担心这个啊。这点你尽管放心,咱们泾河龙宫虽然远远比不得东海,但是,昨晚宴会上十一殿下对你另眼相看。√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已经将你的身份提上去了。

    东海的龙王和王后听说此事,并没有异议,还很爽快地答应仲凯兄,不日东海龙王和王后将会亲派使臣前往我泾河去提亲。”

    这事还真是出乎意料啊!林听雨大感无奈,没想到十一皇子的出现,竟然还让东海的龙王和王后连娶她一个小小的泾河公主为嫡王子正妃都没异议了。

    要知道,以她这样的身份,配上敖仲凯这样的海龙宫嫡王子,估计顶多也就是做个侧妃而已。

    她只得说道:“王兄,惜儿年纪还小。还不想这么早就谈婚论嫁。你不会着急要把我赶出泾河吧。”

    敖期吓了一跳,忙道:“惜儿,你胡说什么呢?王兄全是为你打算。你想想,以咱们泾河龙宫的身家背景,想要结亲东海,你哪轮得着做嫡子正妃之位?

    这次,若非是借了十一皇子之势,这桩亲事东海怕是不会答应。若你和仲凯的婚事拖得久了,十一皇子曾另眼相看于你的事在众人心中淡去,那东海的龙王和王后。估计也不会同意这桩婚事。”

    所以,敖期才会这么着急地替“敖惜”张罗。以“敖惜”的身份和能力配敖仲凯,说实在的,确实是敖仲凯受委屈了。敖期虽然很宝贝自己的妹妹。可也是个务实的人。

    这桩亲事又是敖仲凯自己提出的,他非常中意“敖惜”,想来“敖惜”嫁入东海,就算时间久了,十一皇子的事淡去,他对“敖惜” 的态度也不会有太大变故。

    敖惜很难再找到这样好条件的对象了。

    可是。敖期却没想过,妹妹会不同意这桩婚事。要知道敖仲凯就算不是东海的大王子,可是,论起身份、样貌、能力都是同辈中人的佼佼者,他还以为敖惜知道这桩婚事后一定会非常高兴。

    听了敖期的话,林听雨半晌没吱声。

    敖期无奈地叹息了一声,道:“这事你再想想。若是你实在不中意仲凯,父王母后和王兄也不会逼你。只是你以后恐怕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亲事了。”

    林听雨却突然传音道:“你昨天传讯给父王母后,可曾提起过应湖音一事?”

    敖期奇道:“应湖音?应湖音怎么了?”

    林听雨道:“怎么,那仲凯王就没跟提起,应湖音被做了手脚,下了强大的法力禁制,一旦用法力催动,将会暴走,害人害己的事?”

    敖期震惊非常,瞪大眼睛看着林听雨。

    林听雨心中冷笑。看来那敖仲凯昨晚与敖期深谈,应湖音之事,是半个字也没提。

    如此看来,敖仲凯要么是根本就没看出这应湖音事件的严重性;要么是根本就不在意她这个“敖惜”的生死,他所在意者,恐怕就是“敖惜”的琴谈得好,歌唱得好,模样长得好等等。

    林听雨觉得,以敖仲凯所表现出来的性子,怕是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些。

    这个敖仲凯,虽然实力不错,性格也不错,说起来应算是性情中人,但,少有心计手段,看问题也难以看到问题的本质。

    跟他在一起,你不用担心被算计,但别人算计你时,你也不用指望他能帮上什么忙。他不在无知无觉中给你帮倒帮就不错了。

    林听雨接着又道:“多亏十一皇子提前现,替咱们解了应湖音上的这种禁制,如今此琴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未完待续。)

    ps:  感谢:玫瑰别样红1投了1张月票!感谢:起点的麦兜投了1张月票!感谢:思涵雅投了2张月票!感谢:阿朱爱读书赠送了礼物1o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