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31 蛋(二十二)
    敖伯雅大概是知道这个弟弟行事一向有些没谱,怕他心急之下鲁莽行事,所以一直在旁边跟着。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

    到了东海边际,见敖仲凯还无意要回去,敖伯雅便强行将他拉住。林听雨和敖期的云车这才能御气飞天,迅地往泾河驰去。

    回到泾河的三天后,泾河龙王向太湖龙王问责,责问应湖音上法力禁制一事。

    太湖龙王立刻回应,直承此琴乃是太湖左支郡王所赠,而左支郡王则坦承,此琴乃是他昔日在北极海游历中偶得,并不知道上面被下了法力禁制。

    据说,这个左支郡王的修为远不如太湖龙王,只有七重天的修为。连太湖龙王和泾河龙王这样的八重天王者都无法现应湖音被施了法,那太湖左支郡王没现这琴有问题,还真是一点也不奇怪。

    敖战并不能就此向太湖龙王或者敖翼问罪,此事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但是,林听雨却觉得,那个敖翼不知道这琴有鬼才怪。只是敖翼要真是只有七重天的修为,到底是谁对应湖音施的法呢?

    难道说,敖翼和敖恒背后,还另有一个强大的主谋?

    这个想法,让林听雨如鲠在喉,很不舒服。▽□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既然敖翼和敖恒背后有一个十重天以上的强者支撑,那么,如此强的对手,若是暗中直接对敖期下手,敖期又哪里能有命在?

    而以她现在的能力,想要保住敖期可不容易啊!

    别说是她这条未成年的小龙了,就算是敖战,怕也是保不住敖期的。

    而一个十重天以上的强者,扶持敖恒当上泾河龙王,其目的恐怕不仅仅是泾河龙王王位这么简单,这其中,是不是还有更大的阴谋?

    此时,与林听雨一样在忧思应湖音之事的,还另有一人。便是高高在天庭中的十一皇子玉渊。

    他有着连龙族都无法比拟的强大实力和寿元,在三界众生眼里,他就是天,是万物之主。是绝对不可以亵渎的存在。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么以为。

    玉渊对此,很有自知之明。

    。

    林听雨正在自己的寝宫中抚琴,忽地就听有宫女来禀报:“启禀惜公主,大王与王后请您到议事厅议事。”

    林听雨微讶。以前这种议事的活计只会找到敖期头上,今天是怎么了?

    从东海回来已经两个多月了,敖惜的记忆中,她在这个时候早就应该接到太湖公主静的请帖,说是公主静特意为春天到来而举办的春宴。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是公主静为了回请东海上回的寿诞之请而举办的宴会,礼上往来本就是常事,不单单公主静,其他的几个龙宫在此之后也都相继寻现由邀请了各宫中的龙族小辈。

    天下河流海洋无数,龙宫众多。所以这次宴请潮一直持续到三十年后的泾河龙宫宴请。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穿越过来的缘故,怎么到了现在,也不见有请帖到来?林听雨心中正纳闷着。

    她已经决定在太湖龙宫的春宴上寻机揭穿敖恒和敖可心的私情,免得那个敖恒将来变着法的找机会将主意打到自己头上。

    对政事什么的,真心没兴趣,但听了宫女的禀报,心想既然是父王母后传唤,自己哪有不去的道理?林听雨只好硬着头皮前往了议事厅。

    林听雨在一众宫女簇拥下进了议事厅,却见主位上正襟危坐地坐着敖战和敖广月。两人都是一脸严肃。下处便是王兄敖期,也是一脸正色,好象生了什么异常严峻的大事一般。

    剩下的就都是立着的朝中大臣了,有好几个。林听雨依稀记得,这几个都是敖战特别倚重的重臣,其中以武将为多,只有一个文臣,就是龟丞相。

    看厅内这架式,貌似还真是在议论朝中大事呢。

    林听雨心中好不疑惑。

    她是公主。本身就不象太子期那般对朝中大事有话语权,平时都是不得参政的;再加上她过去所展现的修为低下,行事又懦弱,给人的感觉不是那种能经得起事的人,怎么父王母后会想到召她来议事呢?

    该不会是哪个湖泊的龙宫来袭,打算把她推出去和亲吧。貌似在敖惜那一世,没出现这种节目啊!

    林听雨心里打着鼓,朝端坐在上方的父王母后施了礼,那敖广月就令人给她搬了把椅子,让她坐在右侧下。

    她正想着是不是要询问一下,因何今日会想到召她来议事时,敖广月却已经率先开口:“惜儿,今日来召你议事,实在是有大事要与你、你王兄和众卿家商议。”

    林听雨忙道:“父王,母后,朝中出了什么大事?”

    敖战却眉头紧锁,好不沉重地道:“我朝中平安无事,只是……”

    林听雨却是听得眉头一跳,道:“这样说来,并不是我泾河出了什么要紧的事。”

    可是,这天下之大,却不仅仅有泾河。

    敖广月道:“惜儿聪明。今日寅时,天庭来玉帝旨意,查东海西域暗藏大量蛟匪,据可靠消息,蛟匪已经臣服叛逆者大阎冥王,正式与天庭且其统辖下的三界诸国宣战……”

    林听雨听着敖广月的话,震惊之际,也暗暗松了一口气,既然是天庭与冥王开战,那肯定就用不着她去和亲了。不过,上一世敖惜在的时候,并没听说有这场战事啊。

    貌似她穿越过来,事情的展出现了好大的偏差。

    就听敖广月接着说道:“另查太湖左支郡王敖翼及世子敖恒早已向大阎冥王投诚,双方开战之后,他们已经率部加入冥王一部,在太湖起事响应冥王,与太湖龙宫对峙……”

    敖翼和敖恒居然早就投奔了冥王?林听雨惊讶非常,眼睑低垂,掩去眸中的震惊。

    借着敖惜前一世的记忆,她很快就猜测,那个敖恒顶多就是想做个泾河龙王,投降冥王什么的,那可是要与天庭为敌的,他可不一定有这份能力和胆气。

    最初与冥王为伍的,多半是敖翼。而且有问题的应湖音也是敖翼搞到手的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