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32 蛋(二十三)
    不过如今敖恒已经和敖翼一起起事,那铁定也是叛党了,所以他当初有没有象敖翼那样早早地投诚冥王都不重要了。

    想到这里,林听雨突地若有所悟,道:“那应湖音上的法术禁制……”

    敖战老脸上现出几分欣慰,道:“惜儿也长大了,想事情比以前周密了。你猜的不错,太湖龙王所赠的那把应湖音,正是敖翼的手笔,乃是冥王设下法术禁制交与敖翼的。

    只是……也不知道他们将此琴作为寿礼送与我打的什么主意?”说到后来他脸上露出疑惑。

    他们是想夺了你泾河龙王的王位啊!林听雨心道,脑中念头微微一转,她就猜到,那个冥王多半是想以这种方法多拉上几方人马,等时机成熟之后再与天庭宣战。

    但,应湖音的事情败露,那个十一皇子玉渊想来是借应湖音上的法术禁制现了什么,一直追查到东海西域暗藏的蛟族,以及蛟族身后的冥王。

    如此,冥王这次宣战,恐怕会有点仓促。

    不过,听说那个大阎冥王与地府中那个绝对臣服玉帝的阎王可不一样,他是个实力强横的,修为可能早就过十重天,估计这天下之大,但除了玉帝、第十金乌和玉渊之外,根本就没有人是他的对手。?▽▽×雅文小说www.yawen8.com △

    敖战道:“除了东海西域,太湖左支之外,另外还有五云山、玄阳洞等等诸多势力响应冥王起事,所以天庭此次已经派出数十万的天兵天将,前往各地剿匪。

    因为起事的各地兵马众多,天庭颇显应接不暇,所以,咱们泾河这样没有战事的龙宫也要派出水兵应战。

    冥王虽是逆军,但手底下强者如林,各部将帅尽是八重天的修为,就算是先锋官,修为也都在五重天以上。我与你母后、王兄此次都被征调去剿匪。

    所以。惜儿……”

    林听雨盯着敖战,一时有点回不过神来。父王母后此次召她来议事,难道是为了让她……监国?

    她就算是脑洞开的再大,也没想过会有监国的一天。她倒不是怕自己担不起这个担子。要知道她曾经穿越成女王罗一君,监国这份工作,她绝对会做得手到擒来。

    只不过,敖期此次也被征调去参战,万一出了事。泾河龙宫将要再次面对没有继承人继承王位的局面。

    她起身说道:“父王,母后,王兄乃是我泾河龙宫将来王位的继承人,他怎么也被征调去了前线?万一他出了什么事,那我泾河将来无人矣。▼小说.ww.yawen8.com √

    若是一定要派出一个王子参战,那,惜儿不才,愿意扮成男子出战。”

    敖期听罢吓了一跳,妹妹“敖惜”这分明是要代他出征之意。他赶紧起身,朗声说道:“惜儿。我堂堂男儿,岂畏战事?又怎能让你一个女儿家替我这个兄长出战?”

    林听雨道:“王兄此言差矣。小妹此举,并不是说王兄战力不强无力出战,而是因为你是我泾河龙宫的期望,绝不能有半点闪失。

    若你有了差池,我泾河龙宫必定先行内乱。而且,恕小妹无能,素来不曾参与政事,于朝中之事一窍不通,整个龙宫只留我下来。怕是你们还未到前线,这龙宫之内就已经乱套了。

    但我若跟着父王母后,身边有他们照顾,自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那虎虾将忍不住连连摇头。道:“惜公主,大王和王后此次是出去打仗,不是游玩,带你去实在不便。”

    林听雨道:“将军,我敖惜虽是女流,但也自小习练龙族神通。如今修炼二百五十多年,就算没办法与王兄相提并论,但,也不会弱过他太多。我于军中,做个先锋还是没问题的。”

    那龟丞相道:“大王,王后,虽然惜公主不适合随军出征,可是,太子期也要去前线,此事确实不妥。惜公主所担心的问题,可不能小觑。”

    林听雨忙就势说道:“父王,母后,或者其他龙宫也被征调了王子,可是恕女儿直言,其他龙宫的王子世子众多,而我泾河的王子就只王兄一个,实在不该让他冒这样的大险。

    若是万一在战中出事,我泾河将面临无人继承王位的境地,乱的可是我泾河,与其他的龙宫、甚至是天庭都没太大干系。”

    敖期道:“惜儿,为兄又不是不知道自保之人。”

    林听雨道:“饶是如此,却也不能将你置身险地。”

    接着,她又转向敖战和敖广月,“父王,母后,请容女儿向天庭上书请战,留王兄敖期在朝中监国。若是天庭不批,女儿也无话可说,但若天庭批了,也请父王、母后和王兄不要再就此事与我争议。”

    龟丞相道:“大王,王后,惜公主所言甚是,还是让惜公主上书一封,以请天庭示下。我泾河之中,若无大王,就必要留下太子期,绝不能留一个……”

    龟丞相话到这里大概是觉得对公主有些不敬,因此及时打住。

    林听雨则立刻接口说道:“龟丞相所说不差,朝中绝对不能留我一个女流监国。”

    天庭又不是不知道泾河的情况,看过她的上书陈情之后,应该会允准她请战,代替敖期出征。

    那敖期听了妹妹坚定的话语,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他的妹妹一向温柔可人,却因此也不免给人留下胆小怯懦的印象。

    谁想今天的她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样子,居然这么大义凛然、慷慨陈辞!

    他想要开口反驳,他堂堂一个男子,怎好让妹妹代替自己出征?谁知,他的话还来不及出口,便听高坐在王位上的母后敖广月开口说道:“既然惜儿如此深明大义,又有如此决心,大王,切不可枉费了女儿一番心意。”

    敖战点头说道:“不错。惜儿所虑者,正是本王一直担心的。她从未处理过朝中之事,朝中留她独自监国实是不得已。如今她愿意上书陈情,希望天庭能够考虑我泾河龙宫子嗣单薄,更改让期儿随本王出征的初衷。”

    “父王,母后……”敖期惊呼,怎么可以让妹妹出征呢?(未完待续。)

    ps:  感谢:怀宇妈妈投了1张月票!感谢:阿朱爱读书赠送了礼物1o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