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39 蛋(三十)
    他们清楚,自己的宝贝女儿待在玉渊身边,可比待在他们身边还要安全呢。_ ﹏雅>文吧  w·ww.yawen8.com

    从此之后,林听雨就开始了在玉渊身边服侍的生涯。

    初时锦绣还有点担心,怕她从小在龙宫被人伺候惯了,刚刚开始伺候人的生涯不习惯出了纰漏,给她讲了许多玉渊的习惯、喜好等等,免得她一个不小心冲撞了玉渊。

    林听雨自然将她的话谨记在心。她不想真的能够和玉渊怎么样,但求能够让玉渊舒服开心,就好象某人曾经守护着她一样,她也要好好地守护他。

    于是,玉渊很快就现,当他想要拿什么或者做什么的时候,根本就不需要开口吩咐,只要一个眼神递过去,那个“惜公主”就会立刻行动起来,把事情办得让他感觉极为妥帖。

    莫名的,每一次“惜公主”在他吩咐的话还未出口时,就已经端上了他爱喝的茶,或者爱吃的糕点时,玉渊心里就会不自觉地升起一种甜丝丝的感觉。

    他并未太留意这种感觉,毕竟是被伺候惯了的,而且以前锦绣照顾他也确实很贴心的,虽然及不上这个敖惜这般体贴入微、善解他意,可是,锦绣也是个极优秀的婢子。﹎>  >雅>文吧﹎  w`w·w=.=y`a-w-en8.com

    在他看来,他只是找到了第二个贴心的婢子而已。由此,他决定要把这个敖惜长久留在身边,就象锦绣一样。

    林听雨待在玉渊身边,连枪都不用拿了,更何论要亲身历险,平时只要端茶倒水、磨墨执灯即可。虽然这些事有点琐碎,但是她做起来却非常的开心。

    随着敖恒的落网,太湖左支郡王的人马也被玉渊安排的暗袭人员拿下。因为敖恒的供状中清楚地介绍了太湖左支的详细情况,玉渊简直就跟拿到了一份太湖左支的详细军事图一样,暗袭起来自然方便的很。

    而敖恒供状上曾提起的那个与他一起合谋泾河王位的敖可心,玉渊已经暗中派人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在玉渊看来,这个敖可心实在是个没必要去太多注意、小的不能再小的小角色。所以,并不太上心。

    他所虑者,是敖可心的父王东海北域郡王。开战之后,东海西域就出现了大量的蛟族。很快就被这些一直暗藏、埋伏的蛟族攻占。

    如果东海北域再出现大量叛军,那东海恐怕要应接不暇了。

    不过在亲信监视了敖可心以及整个东海近一年之后,并没现东海北域郡王有任何和叛军勾结的迹象,玉渊这才确定,东海与敖恒勾结的人就只有敖可心。_ ﹏雅>文吧  w·ww.yawen8.com

    玉渊派人将敖可心逮捕。押往云荡山。

    当时敖可心还以为是长公主敖伯雅招见,有什么宫中之事与她商议。她象往常一样,打扮得清丽脱俗,前往长公主府。

    她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已经在东海龙宫有了一定的建树,很被长公主倚重。由此她也得到东海龙王和王后的重视。

    她已经到了议亲的年纪,原本以为自己将来有一天会成为泾河龙宫的王后,但得知敖恒竟然投靠了大阎冥王之后,就彻底地打破了她的这个梦想。

    后来,她听说敖恒居然偷袭途经太湖流域、前往云荡山参战的泾河公主“敖惜”。结果偷袭失败,反被“敖惜”公主活捉的事,在怒敖恒之不争的同时也开始了她惴惴不安的生涯。

    不知道敖恒有没有把他们昔日暗通款曲一事招供出来。

    但这种不安也只持续了十数天左右。因为她觉得她是被敖恒欺骗,所以才向敖恒提供一些东海的情况的;再者,如果敖恒真的把她招供出来,她现在恐怕已经被天庭的人抓了。

    所以,她觉得敖恒根本就没有把和她私订终生的事说出去,毕竟敖恒很爱她,绝对不会让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另外,就算敖恒招出她来。她过去也只是敖恒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与叛军没有半点关系。

    天庭根本就不能因为这种来来定她的罪。

    因此上,她在这一日象往常一样接到长公主的招见令之后,根本就没想太多。很快就赶到了长公主府。谁想,她刚一进府,就被从周围窜出来的天兵和水族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直到此时,她才醒悟,自己先前的想法是多么幼稚。既然有天兵埋伏在这里,必定不是因为她在龙宫中的行为获罪。多半是那个敖恒把她给供出去了。

    在惊恐之后,她脸上就闪过愤恨的神色。

    敖伯雅那张怒不可遏的脸出现在她面前,抬手就是给了她数个耳光,怒道:“亏我以前还那么信任你,对你比对亲妹妹还要好些,没想到你是个吃里扒外的。竟然将我东海的消息出卖给叛军。”

    “我没有!”敖可心捂着肿得老高的脸,赶紧强调说道。

    她想要解释,可敖伯雅已经开口道:“你以为还能骗过我吗?那个太湖世子什么都招了。

    父王和母后还一直奇怪,那西域郡王虽然老实,可也是个极可靠的人,对西域掌管得虽然不是特别出色,但也不可能暗中埋伏了那么多的蛟匪而不知。

    敢情是你这个内奸,把所知的西域情况尽数泄露给了那个敖恒。真是……真的是……”

    敖伯雅已经出离愤怒,说到这里气得就再也说不下去,却是又在扬手叭叭叭的,又再一连给了敖可心数个耳光。

    她这几巴掌都是加了特别法术,落在敖可心脸上,全都印上鲜红的血印子,直到敖可心被带到了云荡山大营,她这脸上的印子都没散去,仍旧清晰地印在脸上。

    她原本清丽姣好的面容,此时肿得老高不说,还布满了手指印子,象被人划花了脸一般。

    而她被带到玉渊的营帐的时候,就看到那个她曾经以为可以借其登上王后宝座的女子——公主“敖惜”正立在十一皇子玉渊的身侧。

    “敖惜”晋升为玉渊的近卫女官,此事已经传遍整个龙族,敖可心也一早就得知了这件事。可是此时将那个神采奕奕的女人看在眼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