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57 喵星人(八)
    宋井然眸中立时现出喜意,道:“好,谢谢你了。﹎ 雅﹎文吧 ﹍ w·w·w·.·y`a-w`en8.com”

    哇塞,不错,小姑娘很会把握机会嘛!林听雨突然抬起头来,朝诺言抛去一个赞赏的眼神。

    诺言是个心思聪慧的,立刻读懂了那眼神中的含义,惊呼道:“它,是在赞同我的做法吗?”

    宋井然呵呵笑道:“我看是的。”

    宋井然居然在呵呵地笑诶!小姑娘有些惊呆了。

    “诺言,饭菜怎么还没上来?我快饿死啦!”厅里传来宋井熹地叫声。

    “少爷,我要先去厅里摆饭了。”诺言道,没有因为少爷对她与往常不太一样而有任何的傲娇。这点倒是颇令林听雨满意。

    宋井然点头“嗯”了一声。

    诺言麻利地将数道拼盘和热菜码在大托盘上,很难想象她这样一个身材娇小可人的女孩儿,怎么能一下子拿起那么多菜。

    林听雨有些担忧地看着她托着比她的肩膀要宽上好几倍的托盘去了前厅。

    “还不快吃,小家伙,在看什么呢?”宋井然问道,“你很喜欢诺言吗?”

    林听雨立刻把小猫脑袋点的跟鸡啄米似的。>雅文吧  w·w-w·.·yawen8.com

    宋井然无奈地笑道:“你该不会是谁给你吃的,你就喜欢谁吧。”

    林听雨立刻又把脑袋摇得象个拨浪鼓。

    “不是啊!”宋井然说着,再次呵呵地笑了起来。

    午饭后,宋井然仍旧乐此不疲地抱着小奶猫悠哉游哉地去上学了。临行前还让宋井熹哭闹了一场,因为宋井熹非要抱着小奶猫去陪自己午睡,被宋井然直接甩了个冷脸。

    上课期间,宋井然将小奶猫放到书包里,可是,可能是书包拉链没拉好,小奶猫将毛茸茸的小脸钻了出来,一双琥珀色、圆润润的有神大眼打量这儿打量那儿的,再度萌化了宋井然那张几乎百年不变的冰山脸。

    课间时分。郝佳故意拖着受伤的胳膊在宋井然身边过了两次,让宋井然不能不留意到她的伤。

    所以,上课前,宋井然居然主动找上郝佳。道:“走,去医务室。”

    “干什么?”郝佳质问。

    宋井然道:“带你去看大夫。放心,医药费我出。”

    本来前边一句话还有点让人感动,可是后面那句话一出口,顿时再度挥了他“气死人不偿命”的特长。

    林听雨暗中笑翻。雅文8  w`w=w-.=y-a=wen8.com

    郝佳只是来执行任务的。虽然觉得这个宋井然每句话都是那么地让她想破口大骂,可是,她却丝毫不会表现出来,反而无比高冷地冷笑起来,道:“原来你也知道心虚。”

    宋井然却是更加高冷十分,道:“你误会了。我只是怕你利用这只受伤的胳膊到处博取同情心,影响我宋氏的名誉而已。”

    “你……”郝佳气的噌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指着宋井然,嘴唇抽动了半晌。

    林听雨觉得,郝佳险些就要将那高冷气质彻底崩盘。把她本来面目露出来了。

    可惜,郝佳还是成功忍住了,将咒骂的话咽回到肚子里,道:“也好。让你花钱医治我胳膊的伤,免得以后你再找理由来纠缠我。”

    宋井然顿时火冒三丈。

    但是有时候,怒火这玩意一不小心就会翻个个儿,尤其是对宋井然这种向来被众人捧在手心里的人来说,更是如此。因为没有人敢把他如此激怒,所以,那个敢于激怒他的人。就变得“物以稀为贵”了。

    那个诺言虽然聪慧,也知道把握机会,可是和这个心机深沉的郝佳比起来,还是差太远了。林听雨有点为那个小姑娘担心啊!

    系统再度声:“系统提示!系统提示!主人。小心玩儿火**哦。”

    郝佳在灵魂中好不自信地说道:“本小姐经常玩儿火,但烧的从来都是别人。”

    好霸气!林听雨心中暗赞。可惜是她的任务对象,两人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不然林听雨还真想和这个郝佳多接触接触,说不定也能学到她的霸气。

    宋井然抱着小奶猫和郝佳并肩走着,一起去了医务室。

    因为有小奶猫在。宋井然被大夫阻拦在医务室外。宋井然也没兴趣进去看大夫给郝佳包扎伤口,所以,很听话地等在门外。

    可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他就对小奶猫耳语起来:“你觉得这个郝佳怎么样?”

    小奶猫立刻连连摇头。

    宋井然奇道:“你不喜欢她?为什么?”看来,少年对于郝佳的攻势还是有些动心哪。

    小奶猫“喵喵”地叫了一声,宋井然听得有点茫然,故意绷起脸来质问道:“喵喵,是不是因为她没有给过你东西吃,所以你就不喜欢她?”

    少年已经根据小奶猫的叫声,顺嘴就给小奶猫起了名字。

    小奶猫立刻又摇了摇头。

    宋井然道:“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她?”

    可怜林听雨纵使有人类的思维和意识,但寄身在这个小奶猫身上,无法口吐人言,只得可怜兮兮地又“喵”地叫了一声,摇了摇头她的小脑袋。

    宋井然叹息了一声,望着医务室的那个牌子有点呆,一时不明白自己脑中在想些什么,恍惚间就见那医务室的门打开了,郝佳的胳膊肘已经被重新包扎过。

    “注意七天之内别沾水。”大夫跟了出来,嘱咐道。

    郝佳点了点头,微笑说道:“知道了,大夫。”

    不得不说,郝佳这个笑,恰到好处,正好对着宋井然,笑得极其纯净,目光明亮,让人能够清楚地感觉她对大夫的温和善意。

    这丫头现在又开始扮演白莲花……林听雨暗中叹息,这个郝佳的手段可真是曾出不穷啊,在看似最不起眼的地方,却也总是在最细节处,以看似最不起眼的小动作来勾动宋井然的心弦。

    “喵!”

    偏偏在这个时候,宋井然怀中的小奶猫好象现了什么,噌的一下就从宋井然怀中窜了出去,朝楼道外急冲了过去。

    “喵喵!”宋井然惊呼了一声,追了出去,将郝佳那春季阳光一样美好而又纯洁的笑容彻底忽视掉了。

    那郝佳摆好的温柔笑容有点僵硬地冻在了脸上……(未完待续。)

    ps:  感谢:腻腻o8投了1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