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71 影界大佬(十一)
    可能是系统一直在压制她的缘故,林听雨的无限妙音一直无法清晰地捕捉到顾一婷本人的灵魂波动,只有她在激烈反抗穿越女的时候,林听雨才能有所感应。﹎>  >雅>文吧﹎  w`w·w=.=y`a-w-en8.com

    苏盈盈忙道:“如果能帮顾一婷,我愿意全力配合你。”

    林听雨笑道:“那就多谢你了。”

    实际上,如果林听雨强行控制这副身体,苏盈盈也没办法。不过,能够得到原主的配合,林听雨到底还是能省些力气。

    “我可以睡觉了么?”林听雨问。

    苏盈盈立刻“嗯”了一声,再度没了半点存在感。

    林听雨正想蒙头大睡,没想到无限妙音却又有了现。

    就在这个房间的楼上两层,也就是别墅的三楼,她记得那可是陈北飞的房间,她听到了异动。

    女:“北飞,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还不能原谅我么?”

    陈北飞:“我和你早就结束了,不存在什么原谅不原谅。”

    女:“再给我一次机会不行吗?”

    陈北飞:“有些机会,一错而过,失不再来。__ _ 雅文吧﹏  w=w-w`.yawen8.com”

    那个女人的声音,林听雨虽然过去听的不多,但仍旧可以确定,那是蓝颖的声音。

    蓝颖,现在居然在陈北飞的房间里,现在是半夜诶!

    等一下!在陈北飞的房间门口,为什么还有别的灵魂波动?林听雨心中一动,有人在门口偷听陈北飞和蓝颖的对话。

    不一会儿,她突然就听到三楼响起咣当一声摔门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蓝颖的哭声。

    那个在门口偷听的人在蓝颖出门前就已经离开了,通过灵魂波动,林听雨可以判定她是别墅里的另一个女仆。敢这么做的人,怕不是拿了别人的钱财,不然没人会无缘无故地冒这份险。

    系统虽然提醒顾一婷,陈北飞对她的好感度降低,但是。陈北飞和她的关系,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两人仍旧经常约会,而且,顾一婷仍旧如往常一般被陈北飞带着出入别墅。只是从不会在这里过夜。

    好象那天宴会中小厨房里生的事就这样被平息了,陈北飞也象是遗忘了那件事一般。雅文吧  w`w-w=.-y·awen8.com

    不但如此,顾一婷对林听雨居然也没半点疏离,反而越地亲近起来,还经常送林听雨一些小礼物。

    让林听雨不得不佩服的是。顾一婷通过和陈北飞一起跟狗狗玩耍,居然又将好感度提升到了五。看来这个陈北飞跟上一次任务中的宋井然有点相像,多少有点宠物控啊!

    而在影视圈内,蓝颖意欲和陈北飞复合却遭到拒绝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让蓝颖在粉丝中的声望大大降低。

    陈北飞对此没有任何表示,可是,却暗中加派了人手盯着自己的别墅。

    要不是林听雨有无限妙音可用,可以清楚地感觉出别墅中男性的灵魂波动增多了,而在人前活动的保安数量却并没有改变,林听雨恐怕还无法现这一点。

    这一天。林听雨将陈北飞的书房整理好,就依照往日的作习打算去陈北飞的卧室打扫。

    书房在二楼,而陈北飞的卧室在三楼,前往楼梯的中途会经过一个二楼的小客厅,这是陈北飞专门招待亲近友人的地方。

    此时,陈北飞正和顾一婷坐在小客厅的沙上闲聊,林听雨本来打算悄无声息地上楼的,谁知忽然听到顾一婷喊了一句:“盈盈!”

    林听雨转头看向她,温柔笑问道:“一婷,有什么吩咐?”

    顾一婷噗哧一笑。道:“看你,说什么吩咐不吩咐的,过来,有双鞋子送你。”

    林听雨微笑着走了过来。顾一婷很爽快地拿起一个包装精美的鞋盒递给了她。

    她伸手接过,道:“多谢你,每次来都记得给我带礼物。其实你不用这么客气的,你送我的东西……”

    “跟我还客气什么?”顾一婷微笑地打断了她的话,“反正这鞋子我也不穿了,正好咱们俩的鞋码都一样。我就顺便给你拿来了。”

    林听雨讪讪地看了一眼陈北飞。顾一婷这样送东西给她已经有几天了,今天虽是第一次当着陈北飞的面,但陈北飞肯定一早就知道了。

    顾一婷这样做,实在是让林听雨心中警惕得很。

    见陈北飞没吭声,林听雨便笑道:“前两天少爷刚刚送了我一盒上好的咖啡,正好是你喜欢的那个牌子,回头我给你拿来,你走的时候正好拿去。我睡眠不好,不敢喝咖啡。”

    说完也不等顾一婷说什么,她就立刻转头走了。

    林听雨无语死了,这个顾一婷,自打宴会之后,就经常三天两头送自己礼物,虽然都是顾一婷用过的手提包、鞋子等物,但以顾一婷现在的身份,用的哪个不是名牌?每一件价值都在上千以上,她不收会显得疏离,收下吧又会让人感觉她在拿人家手短,说不定哪天就把陈北飞的私密泄露给顾一婷。

    林听雨每次都有回赠顾一婷,但东西的价值却是和顾一婷送她的东西没法可比。

    不过,有回赠总比没有回赠强。林听雨知道别墅里暗中安插着人手监察着每一个仆佣,所以,行事向来谨小慎微,一向少说多干,为了避嫌也不得不整天绞尽脑汁想回赠顾一婷什么东西好。

    顾一婷无奈笑道:“你看盈盈,不就是一双鞋么,她还非要回赠我咖啡。对了,你什么时候送那丫头咖啡了,怎么都不说我一盒?”说到后来,语气中带了几分娇嗔。

    陈北飞慵懒地靠在沙背上,道:“一盒咖啡而已,不过就是看她这几天跟着我忙得没黑天白日的,就送了她一盒,想着她晚上给我当班的时候好用来提神,谁知道她根本就不喝这东西。”

    顾一婷抿嘴轻笑,她可听出了陈北飞语气中的不快。

    林听雨自然也想到陈北飞会不高兴,不过,她是故意当着陈北飞的面这么说的,想来陈北飞已经感觉出来了。

    待顾一婷离去,陈北飞就找上了林听雨,当时林听雨正在他的卧室里打扫完,正打算离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