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79 真公子(六)
    没出一个月,甄云生这副本来娇生惯养而搞得孱弱的身子骨,居然因内力的滋养变得强壮起来。雅﹎>>文吧 >> w-w=w-.-y=awen8.com

    林听雨这才开始内外兼修,晚间修炼内功,白天就去后院里练习剑法。剑法也是甄成飞一早就为甄云生准备好的,是根据甄云生的根骨选择的最为适合他的剑技《飞云剑》以及《流瀑三千斩》,都是以轻灵为主的剑技。

    说实在的,这内外功一经练起来,林听雨都有点羡慕嫉妒恨甄云生了,他的祖父给他提供了多么好的条件,可惜甄云生自己就是不争气。

    不就是吃点苦么。这点苦都吃不了,还想做男子汉?林听雨心中鄙视之。

    在训练到后期,林听雨居然开始不停地将甄云生的灵魂逼出来,让他自己去控制肉身,自己去尝味修炼武道的苦楚与辛酸,同时去尝味武道小有所成的欢喜。

    必须让这小子自己修炼,不然等以后林听雨完成任务离开,甄云生掌控这副她苦练好的肉身,恐怕还会因为吃不了苦而不喜练武,到时候不经练习,这副肉身说不定又得恢复到原来孱弱的状态。

    林听雨可不是那个恨铁不成钢,却又舍不得打孙子的甄成飞。﹍雅文吧  w·w·w-.-y·a·w`e`n=8=.-c-o·m`

    她和甄云生现在是在同一副身体里,如果甄云生敢不给她好好修炼,她就让甄云生尝味远胜于修炼武功更苦上十倍的痛苦。

    甄云生试了两次,可是每次林听雨不是以五百个俯卧撑做惩罚,就是以五百次踢腿让甄云生疼得死去活来。之后,甄云生不敢再怠慢,好好地按林听雨的要求练武。

    她的要求,可远比甄成飞当初对甄云生的要求更要苦上好几倍。甄云生就算辛苦非常,可就是不敢再说半个“不”字。

    这后院,算是甄府中的禁地,除了陈管家每天来亲自打扫之外,其他的人都不会到这里来。

    这里。曾是甄闲云和甄闲宇两兄弟练武的地方。因为他们二人年轻早逝,这地方已经成了甄老爷子的伤心地,他不时地会到这里来感怀两个儿子。

    那种当口,他的心情哪能好得起起来?碰上谁谁就倒霉了。女孩子会被他骂,要是男人说不定还会被他打上几下,慢慢地别人就不敢来了。

    林听雨因为无限妙音的关系,甄老爷子往后院来的时候她会提前知道,所以。>>雅文吧_ ﹍ w·w`w`.-y-a-w·e·n=8=.=c=o=m故意和甄老爷子叉开。甄云生在这后院练了几个月的武,居然没有人知道。

    林听雨已经记住了沐谨妍和颜若曦的灵魂波动,一直利用无限妙音关注着他们两个。

    因为春猎,沐谨妍跟着皇帝和众多皇子去了围场,虽然不少世家子弟也跟着去了,但是那个颜若曦却因为是世家的普通女流而被排斥到春猎之外,没能去成。

    这也就使得这几个月的时间过去,颜若曦的任务进度却是没什么进展。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皇家围猎,就算是世家子弟。也要有军功才可参加,别说是颜若曦这个将军府的庶女了,就算是甄云生这样承袭的少威侯,也无缘参与。

    当然,甄云生这个少威侯的身份,很容易让人遗忘掉,就连甄府里的人,也没几个把他当成侯爷看待,因为他实在没有什么少威侯的威严与气质。更何况他上头还压着一个正儿八经靠军功封侯的龙威侯。

    不过,这正方便了林听雨在府中深院蛰伏。她在甄府众人眼前“消失”了几个月。居然也没人注意到。

    以前甄云生除了吃饭之外会出现在家里的饭桌上之外,平时都是去各处玩耍,大家对他这样早就见怪不怪,只要这小子到点回家吃饭。就没人觉得他异常。

    只有母亲刘氏,会常常到他房间里去找他,但是去了找不到他,刘氏也莫可奈何。

    苦练了几个月武功之后,甄云生这副天才根骨就显露出优势来。按大宛国的武道分级来算,他已经入了武道四阶了。

    这个度。林听雨不得不咋舌。她记得,甄云生的记忆中,那个从小就开始习武的沐谨妍,在修炼了近十年武道之后,至今也才八阶。

    虽说武道越到高阶就越难修炼晋级,可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甄云生居然就步入了四阶,这度真的是堪比火箭了。

    有这样的成就,甄云生终于对武道兴起了浓厚的兴趣,也不枉林听雨这几个月来的苦“逼”生涯。

    五皇子因为到了十八岁成年的年纪,被皇帝赐了五皇子府,搬出了皇宫。按旧时成例,五皇子在自己的府中特意举办世家子弟与小姐们的聚会,款待京城中的同辈中人。

    五皇子负责招待男宾,而女宾自然是由五皇子妃招待。

    林听雨这是穿越过来后第一次出席这样公众的场合,凭借甄云生以前的记忆,在穿戴和礼物准备方面,倒是没出什么纰漏。

    新建起的五皇子府外停满了各式的马车,基本上都是各府的小姐乘坐的。

    林听雨也是坐着马车来的,一辆很朴素的马车。她觉得这样做相对低调,因为马车有帘子,不会象骑马那样露出自己的面容来;再者,骑马来也不符合甄云生过去的行为习惯。

    各个世家子弟都是骑马来的,男子坐车的,只有她一个。林听雨也不觉得自己另类,从马车上下来,便堂而皇之的到了府门前,让随行的小厮将提前备好的礼物递给了正在府门口接待众客的五皇子。

    他是一个俊美的男子,身材略显瘦削,倒是使得他身上多了几分斯文的味道。而站在他一侧的皇子妃则是个面容清秀、温婉大方的女子。

    五皇子对“甄云生”并没多看重,令身边的仆役接过了林听雨随行小厮递上来的礼物,就做了一个“请进”的姿势,接下来就继续招待别人了。

    门口另有专门负责引路的小厮一早就等在了那里,将林听雨让进了男客已坐了大半的左厅中。这厅中的男子,甄云生基本上都认识,他又不是第一次来参加这种宴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