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83 真公子(十)月票二十加更
    以甄云生现在四阶的身手,想要对付沐谨妍这样的八阶强者,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_ 雅文﹎吧>  w`w-w·.-y=a`w-e-n8.com是以,林听雨虽然知道危险临近,却是稳坐如松,半点未动。

    沐谨妍的动作太快,整个人窜过来的时候,带起了一阵风,将林听雨所穿的长袍广袖都吹得拂动起来,就连林听雨披在肩头的碎,也被这阵风吹得扬了扬。

    沐谨妍停下来时,众人就惊骇非常地现她的手爪居然扣在“甄云生”的头顶,只要稍一用力,“甄云生”的头顶必定会被抠出五个窟窿来。

    在场众人无不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那被七公主利爪扣着的“甄云生”却仍旧如一座山一般,稳稳地坐在那里。

    五皇子坐在主位上,将“甄云生”看得清楚,此子的脸色竟是丝毫未变,不由得心中惊叹非常。

    林听雨抬眸,眸光深沉如潭,静默地看着沐谨妍。

    沐谨妍现这少年的眸中不见半点慌乱之色,稳坐如山,一颗心竟是重重地漏跳了一拍,对眼前这少年不自觉地就升起几分敬重赞赏之意。

    死到临头,却能保持如此沉稳,天下之大,这样的人实在少见。>  雅文>8  w=w`w`.·y-a-w-e=n`8-.`c`om更何况,此人还只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少年。

    若是象她这样从小就在军中摸爬滚打还好说些,可是这个甄云生却是从小在龙威侯府中娇生惯养,恐怕连血都没见过。

    两人如此静默地对峙了一会儿,林听雨脸上又再扬起淡淡的笑意,道:“七公主,你这是何意?”

    她当然知道,这位七公主其实是想试探一下她,看她身上的功夫如何?

    沐谨妍收起利爪,道:“没想到甄公子虽然年少,却如此沉稳,就不怕我爪上无眼,伤了你么?”

    林听雨笑道:“以七公主的修为。怎会犯这样的错误?”

    沐谨妍嘴角抽了一下,难道说这少年是因为知道她肯定不会真的下手伤他,所以才表现得这般沉稳么?

    不管怎么样,她这次动作。手掌微不可察地在“甄云生”头顶要害探了一番,到底是将他的武功试探出了几分。

    此子肯定是这几个月在府中苦练武道来着,但练武非是一朝一夕之功,哪能一口吃个胖子?这般临时抱佛脚,“甄云生”的武道修为也只刚提升到四阶而已。

    这样看来。雅﹍文﹎8_﹎>  w=w`w·.yawen8.com这少年方才的话还真有可能是真的。因为没了父亲,被爷爷督促着,再加上他自己醒悟到自己肩头的重担,因此这几个月来拼命苦修。

    因为沐谨妍现在背对着颜若曦,颜若曦并没看到沐谨妍刚才眼中闪过的赞赏之色,但是已经深深觉得沐谨妍对这个甄云生太过关注。

    想到甄云生那比女子还要美丽几分的容颜,她心里的酸意早就泛滥开来。

    “七公主,”颜若曦巧笑倩兮,走上前来,在沐谨妍耳边低声说道。“时候不早了,咱们得回宫了。”

    沐谨妍本是因为不喜欢这样的宴会,尤其是在女宾中间,整天里就是后院宅斗的那点事,令她极为讨厌,所以寻常贵族家的宴会,她并不会参加;只有象这种皇子皇叔家的宴会,她才会露面,而且每次都是前往正厅男席上,跟主人打声招呼就立刻离开。

    若是主人想要挽留她。时间一长,颜若曦这种跟她前来的宫廷女官就会上前出这样的提醒,好给沐谨妍告辞离开的理由。

    以前,宫中亲信之人在耳边这样提醒。沐谨妍会很高兴地顺势而为,立刻借机跟主人告辞离开。

    可是这次,沐谨妍却是俊目盯着甄云生看了半晌,脸上带着几分清冷的笑意,有一种威摄从其身上自然而。

    整个厅中一片沉寂,许多人都感觉到沐谨妍身上散出来的压力。

    “甄公子。”沐谨妍打破沉默说道,“今日一见,真是让本公主刮目相看。”

    林听雨淡淡地道:“七公主过奖。”

    颜若曦站到沐谨妍身后,居然听到了系统提示音:“主人,任务目标对真公子已经过于关注,任由这样下去,你的任务将会以失败告终。”

    她精致的粉拳暗暗握紧,又靠近了沐谨妍一些,在沐谨妍耳边低语唤了一句:“七公主……”

    沐谨妍转头瞪了一眼颜若曦。

    颜若曦心头登时一凛,看样子她再出声话,肯定会让沐谨妍烦厌的。这样对她分外不利,无奈只得闭紧了嘴巴,只是在她看向“甄云生”的目光中微不可察地闪过一抹杀意。

    沐谨妍转头对五皇子道:“五哥,时候不早,小妹我得回宫了。”说完便转身大步流星地出了宴厅。

    在座许多贵公子全都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个七公主,气场实在太强了。

    那主位上的五皇子不由自主地深深看了一眼仍旧泰然自若的“甄云生”。

    与往常宴会大不相同的是,甄云生以前都是主动与别人搭讪,却是没向个人与他有谈话的兴致;可是今日席间,却是有不少人都主动前来敬酒。

    如今的甄云生,因为习武的缘故,身体可是比数月前好了不少,连带着酒量也变大了,竟是连喝数十杯也不见醉。

    一场宴会,主宾尽欢,数个时辰过后,男席这边才散。林听雨坐上马车,悠哉游哉地回甄府。

    “甄公子,怎么你也坐马车,没有骑马啊!”忽地就听不前面的马车有一个清脆的女子调笑问道。

    林听雨没想到那个颜若曦竟然没有跟七公主一起回宫,竟然等着男席散场来找她晦气。她身下的马车嘚嘚的,居然停了下来。

    “公子,前面是颜家小姐的马车,停在前面……”外面的马车夫有些为难地道。

    他们现在所在的街道并非是京城的主要街道,已经拐入了通往甄府私家院子的小道,只容一辆马车通行。现在颜若曦的马车停在这条道上,自然是把路堵了。

    林听雨不想搭理那个颜若曦也不行了,只好撩开车门帘,看向外面,却见前方的马车,车后窗帘被撩了起来。(未完待续。)

    ps:  感谢:思涵雅投了2张月票!感谢:起点的麦兜投了2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