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85 真公子(十二)
    可是,当沐谨妍现自己对之有好感的“男子”,竟然和自己一直认为的好朋友在马车里暗中**,不怒火攻心才怪,尤其是这个男子还直接说出,他对她不感兴趣,而是对她的这个好友很有兴趣。雅文吧 ﹏ w`w-w=.-y=a·w-e-n`8`.com

    林听雨的无限妙音早就现沐谨妍的灵魂波动就在附近。想来是沐谨妍现颜若曦没有跟自己回宫,心中多少对颜若曦这样的突然之举有些怀疑,就一直暗中跟着颜若曦。

    颜若曦的修为远远不如沐谨妍,当然现不了沐谨妍在跟踪自己。

    “七……七公主,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颜若曦惊讶非常地道。

    沐谨妍愤恨地道:“怎么,打扰了你的好事?”

    如果颜若曦刚才不是那样被“甄云生”的举动搞得心慌意乱、明显很是动心的模样,沐谨妍可能还不会这么生气。

    可是,这个颜若曦一方面以保护自己名声的名义,跑来警告“甄云生”,让他以后离自己远点儿,那颜若曦凭什么还要摆出一副“甄云生”心动的模样?

    “七公主,你……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颜若曦看到沐谨妍愤慨不已地瞪视着自己,忽地醒悟刚才车里的情形恐怕已经被沐谨妍探得清楚。雅文8  w·w=w=.-y=a`w=e-n-8-.`com

    而沐谨妍这么动怒,恐怕是真的对“甄云生”有些心动的缘故。

    而她拦下甄云生,警告他不要靠近七公主,偏偏对方还在挑逗她,让她有些意乱,这一幕落在七公主眼里,肯定会让七公主觉得,她是故意在挑拨七公主和甄云生的关系;说不定还会以为,自己是想给自己和甄云生创造机会。

    “你听我解释……”

    “不要再说了!”沐谨妍怒道,打断了颜若曦的话,目光亦很愤怒地落在了林听雨的脸上。

    林听雨俊美无双的脸仍旧一脸淡定,道:“七公主。请原谅在下刚才失言。七公主是天下之龙凤,在下虽心之所望,却高山仰止……”

    “我说过,不要再说了。”沐谨妍厉声道。“说得我好象看上了你这个弱不禁风的孱弱少年一般。”

    话到这里,沐谨妍终于重新找回了自己的气场,微仰着下巴,冷声说道:“我沐谨妍堂堂的七公主,虽是女流。却是正经的皇家子嗣,岂容你们两个臣子之家的小姐与公子如此随意地谈论?”

    “七公主,其实我……”颜若曦想要出言解释,可是沐谨妍一记眼刀抛了过来,令她的话没办法再说出口。雅文8  w·w=w·.=yawen8.com

    沐谨妍道:“颜若曦,以前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好姐妹,一直以为你和我一样,是个象男儿一样有雄心壮志的女子,却不想原来你和那些后宫或宅院的女子们一样,只会耍些阴谋手段而已。”

    说完。她转眸冷冷地看了一眼林听雨,提着剑转身离去。

    两天后,皇帝突然下旨,任命七公主为东部边界守军朱雀军的将军,不日前往东部边界上任。

    另有一道旨意,居然是颁给甄云生的,任命甄云生为朱雀军副将,与七公主一起上任。

    第一道旨意,很可能是七公主沐谨妍自己求皇帝颁的旨,可是第二道圣旨是怎么回事啊?

    甄成飞带着家中一众女眷和甄云生接了旨。一向沉稳的脸色都变了。他连吭都没吭一声,就立刻入宫面圣了。

    两个多时辰过后,甄成飞才垮着老脸回来。

    “父亲,到底是怎么回事?”甄云生的母亲刘氏已经哭成得眼睛都肿了。林听雨劝了半天,也不管用,甄成飞一回来,她就围上来急切地询问。“云生可是从没入过军营,让他去做什么副将,这不是……”

    不是把他的儿子往死里堆么?

    甄成飞却是脸色苦地抬眼看了看林听雨。无奈道:“你这孩子,什么时候惹到七公主了,让她气得连京中都不待,非得向皇帝自请前去边关守卫?”

    林听雨微惊道:“难道我被派去做边关副将,是因为七公主?”

    七公主会自请去边关,这事出乎她的意料;甄云生居然也被派去和七公主一起守边关,也很让她意外。

    甄成飞一副恼火的样子,道:“你气得七公主自请去了边关,皇帝劝不住,一怒之下,也把你派去了边关。这下可好,哼!”

    “那个七公主是被云生气到了,如今云生被派去做她的手下,那……那……”刘氏急道,最是担心儿子的安危,甄云生被派去边关已经让够让她揪心的了,如今还得知甄云生是被派去有过节的七公主的手下当差,岷江危险更甚?

    林听雨忙道:“母亲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再说,我也没怎么惹到那个七公主。”

    这个七公主,性子还真够烈的。她不就是跟颜若曦说了句玩笑话嘛,居然把她气得连京城都不想待了。

    “而且,我此去边关,正好建立军功,”林听雨接着说道,“爷爷,你不是一直希望我能和爹一样建功立业,为甄家争上一口气么。”

    甄成飞嘴角抽了几下,一时无语。虽然他确实一直这样期望着,可是,那是让孙子在他的眼皮底下,在他看护的情况下,可以保证甄云生万无一失。但,现在宝贝孙子被派去做了与他八杆子打不着的朱雀军副将,还是在他曾得罪过的七公主手下当差,他哪有不担心的道理?

    “圣旨已经下了,孙儿也接了圣旨,如果到日子不随七公主一起前往东部边关,可是欺君之罪。爷爷,娘,我要回房去准备一下,过几天就要启程了。”林听雨说道。

    那刘氏听罢顿时呜呜哭泣起来。

    林听雨劝道:“母亲不必担忧,孩儿又不是小孩子了,会照顾好自己。”

    刘氏却是背过身去继续哭。

    甄成飞道:“也罢,你确实不能不去,不然就是抗旨不遵,连整个甄家都会被牵连。这样好了,我暗中派一些高手保护你,你自己也要小心。

    另外朱雀军中有个军士,旧时曾在你父亲手下当差,我给他书信一封,希望他能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适时地帮你一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