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696 患女(八)
    “这点小事,你就别跟我们客气了。﹍  >>雅文吧  w·w·w·.=y=a·w=en8.com”萧子玉接着说道。

    颜一菲不会拒绝萧子玉的提议,不过,却是调侃笑道:“小晴,你也真是,给你妈打个电话也这么犹犹豫豫的。打电话问一下,确定她没事,你不也放心了嘛。”

    林听雨却是无奈地埋下头,有些黯然地道:“就算她真的有什么事,我打电话问她,她也不会说的。再者,也许她正忙着什么活,如果我打电话给她,可能会打扰到她。”

    萧子玉见她神伤,便安慰说道:“我爸也是这样。大概家长都是如此吧,总觉得咱们还没长大,什么事都不想让咱们参与。”

    颜一菲看出萧子玉是在担心“夏小晴”因为自己残废而帮不到妈妈,所以才说出“她就算有事,也不会说”之类的话,便赶紧跟着附和道:“是啊,我爸妈也是这样,老把我当小孩子,有什么事都瞒着我,还以为我什么事都不知道呢。”

    几分钟过后,两人已经抬着林听雨到了教学楼外。

    林听雨笑道:“好了,谢谢你们,多亏你们还在学校,不然我就得去办公室找老师或者找学校保安了。”

    颜一菲道:“你看你,大家都是同学,这么客气干什么。雅﹏﹎文>>8 ﹍ w-w`w=.·y-a`w-e`n`8-.·com再说,就算你妈妈来接你,她自己一个人也不可能把你抬到楼下的……”

    林听雨幽幽地道:“其实,我妈来接我的时候,会让我拄着拐自己下楼,她推着轮椅下台阶。”

    萧子玉讪讪地笑道:“原来,你是习惯自己拄拐下楼啊!”

    林听雨见他不好意思,忙道:“也不是啦,只是我很喜欢我妈来接我的时候,那种温馨的感觉。也许……我有点恋母情节,嘻嘻!”

    说到后来,她嫣然一笑。

    以夏小晴这副绝世的容貌,只要一笑。定能倾国。这一点,林听雨有百分之二百的把握。

    那萧子玉看到她阳光又带着几分俏皮的笑脸,不禁一呆,眸中有欣赏一闪即过。

    好在颜一菲现在是站在萧子玉的旁边。而不是在他的对面,并没注意到萧子玉眸中这抹异样的神色。

    林听雨虽然说不用萧子玉和颜一菲送自己回家,但是,在萧子玉的坚持之下,她实在扭不过他的好意。只得答应了下来。

    十分钟后,萧子玉就推着轮椅,和颜一菲有说有笑的,和轮椅上的女孩儿,欢快地到了夏小晴家所在的平房。﹎  雅>文_8  w·w·w-.-y`awen8.com

    看到破败简陋的平房,窗户都坏掉了,只是用塑料布简单地糊上,房子还都是石砌的……

    萧子玉有些怔忡,喃喃地道:“小晴,你……你平时就住在这里么?”

    林听雨脸上露出尴尬地神情。小声应道:“嗯。”

    颜一菲看出萧子玉对“夏小晴”充满了怜悯,也跟着感慨起来,道:“小晴,没想到你家的条件竟然是这样,早知道我……我们应该多帮助你一些。”

    林听雨笑道:“你们已经帮我很多了。”

    因为是简简单单的平房,门锁用的也是老旧的铜锁,并没保险栓什么的。不过,门的外面并没上锁,可见家里面有人。

    夏红雨在家,居然没去接夏小晴放学。林听雨心中有些忐忑,若非是她的无限妙音已经捕捉到了一个完好的灵魂,她恐怕都会误以为夏红雨出了什么大事。

    房门只是关紧了,里面并没有上锁。萧子玉一推,那房门就打了开来。

    为了方便夏小晴,这房子也没有门槛,萧子玉直接推着夏小晴就进了房子。

    房子是旧式的,分为东西两个房间,中间是小厅和厨房。冬天的时候还可以烧炕。

    萧子玉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哪里见过这样的房子?心中好奇,见到入门处的厨房里电线吊着的电灯都有些稀奇。

    而颜一菲想来是不止穿越了这一个世界,这种老式的平房见过,所以表现比较淡定。

    “妈,我回来了。”林听雨朝夏红雨所居的东屋喊道。

    “啊,你回来了,那个,锅里有饭,你自己盛来吃吧。”东屋传来夏红雨的声音,虽然尽力掩藏,可仍旧能听出鼻音很重,明显哭过了。

    林听雨眉头皱了起来,自己转着轮椅就朝东屋而去。萧子玉见她着急,赶紧在后面推了她一把,和她一起进了东屋。那颜一菲一见,也紧跟了过来。

    三人却见炕上面冲里躺着一个人,不过对方被子盖得很严实,看不出她的面容。

    林听雨越担心起来,问道:“妈,你怎么了?”

    “没事,”夏红雨忙道,“我就是有点累了,想睡一会儿,你快去吃饭吧,吃完饭就好好做作业。”

    林听雨咬了下唇,道:“妈,你又去找他了吧。”

    虽然是盖着被子,可是仍旧能够清楚地看到夏红雨的身子明显的一震。

    林听雨又道:“妈,何必呢?他既然不想管咱们母女,你又何必去找他,自取其辱?这么多年,没有他,我们不是一样过得很好?”

    萧子玉忍不住打量了一下这个东屋,只看到炕上的被褥,炕边上的圆桌,墙边的一台十八寸的旧电视机……

    他一点也不觉得“夏小晴”过得很好。

    而且,他也猜到了夏小晴口中的“他”是谁。很可能就是夏小晴的父亲,因为夏小晴转到永华高中上学已经半年多了,他们都只见过夏小晴的母亲,却从来没见过她的父亲。

    也没人听夏小晴提起过她的父亲,倒是经常听她说起她的妈妈怎样怎样。

    身为父亲,居然抛弃自己残废的女儿,这人怎么这样?萧子玉心中莫名地就升起一种鄙夷和深深的恨意出来,握着轮椅把手的那只手也跟着紧了紧。

    “妈,”此时便听林听雨接着说道,“不要再去找他了。他那种没有良心没有感情的畜生,就算要认我,我也不会认他的。我以后一定好好努力,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夏红雨蒙着被子,却可以看出她的身体在震颤着,半晌过后,才听她鼻音很重地,重重地“嗯”了一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