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721 仙药
    “展倾绝那老家伙最近一段时间一直都神经兮兮的,整天把灵识罩着整个展家大院,连来探望无影都比以前少得多了……”小眼的话,说明它怀疑展倾绝一早就知道将有人暗中对展家大院不利。_ ﹏雅>文吧  w·ww.yawen8.com

    林听雨想起有一次展倾绝询问她展拓的情况,还抱怨展拓惯会惹事让他擦屁股。那个时节,她就怀疑是不是有连他都非常忌惮的强者因为展拓做了什么事而出山了。

    能够请动这样人物,再加上是展拓惹来的,林听雨一琢磨就猜到此人应该是和公孙幽慧有关。

    以公孙幽慧那好强争胜的性子,怎么可能任由展拓毁了她的孙家别墅而不报这个仇呢?前一段时间公孙幽慧就曾和展凝联手,想要奸害展无影。

    这一次,这个强者被她请来,不知道是不是还要针对展无影?

    想到对方要害的很可能是自己的儿子,林听雨不自觉地就提高了一百二十分的警惕。小眼那里赶紧设置了一道无形的结界,将展无影保护起来。

    片刻过后,她果然现此人轻车熟路地往她的房间走来。看来这位在来之前已经将情况摸清楚了,不然不会这么精准地就冲她来。

    此人靠近了她的房间,但并不进屋,只是在窗外停留。

    让林听雨惊讶不已的是,此人居然拿出了一把手枪。对方却并不打开窗户,而是径直在窗外对林听雨进行了精准的瞄准。

    一子弹就这样破枪膛而出,无声地穿过了窗子玻璃和林听雨设置的结界,朝林听雨头颅要害射来。

    可以穿透窗子,林听雨不觉得奇怪,毕竟随便哪只枪都能做到这一点。可是这子弹居然能够穿透结界,看来必定不是普通的枪弹,而是修仙界的灵器法宝一流。

    这子弹径直穿透她所设置的结界,倏忽间到了她的脑际。她居然感觉到子弹上透过来一种古怪的压力,让她周身上下的法力都象被什么禁锢一般,动用困难。

    林听雨虽然修为境界低。但并不代表她的攻防能力就真的只有筑基。虽然对上元婴真君确实有压力,何况对方手中还有这么古怪的法器;但林听雨也不是只能束手待毙。

    就在危急时刻,一道白影骤然闪现,随手一抄。竟是将那枚子弹抄在了手里。这道白影的度太过快,以至于那个窗外的人根本就没有现。

    他竟然没有捕捉到对方的身形。

    这道身影就是宁欣。雅文﹏吧_  w·w-w·.yawen8.com她跟着林听雨穿越到了玉渊所在的那个时空,和林听雨一样在那里渡过了成千上万年,修为早已经不是过去的元婴期。

    让林听雨愤怒的是,宁欣替她阻挡子弹之际。那窗外之人竟然射出了第二枪。而且目标竟然是她的儿子展无影。

    看来对方这次来的目标是她和展无影两个人。

    小眼虽然设置了结界保护展无影,可是这子弹怪异非常,有穿透结界的奇效。林听雨怎能不急?

    宁欣的度再快,但是快得过子弹的度么?

    林听雨不敢冒这个险,一方面让宁欣赶紧去救展无影,而她自己却也在现第二弹子弹射的同时就已经强行射出了她灵魂中的仙识。

    她的灵魂早已经是仙魂,里面的仙力被仙力束环束缚着,无法动用,仙识也因此被束缚住。

    在现世的这副肉身内,她只能动用灵识。可是此时情况危急。灵识恐怕根本就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修士的灵识强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化形,何况林听雨现在动用的是仙识?这道仙识竟是凝结成一把剑,挡在展无影身前,将子弹成功挡下。

    她强行动用仙识,本来就已经是她肉身所承受不住的,更何况仙识还被束缚着,是她强行动用,一道仙识之剑射出之后,顿时令她肉身血脉受创,噗噗噗地好几条血脉都由内而外迸射出鲜血。

    那个开枪的人没想到自己射出的子弹竟然没有一射中。正想再度开枪。

    可是,林听雨虽然肉身受损,却也不可能任由此人再拿枪指着自己的儿子。宁欣已在她命令之下疾射而出。

    那人本来就一直没捕捉到宁欣的身形,此时突地就感觉到自己的颈上有剧痛传来。竟是让他控制不住地“啊”的一声痛呼出声。

    这一下,终于惊动了这些天一直都很紧张兮兮的展倾绝。

    可是,当他赶到林听雨房间时,担忧地敲开林听雨的门,却见林听雨巧笑倩兮,安然无恙地站在门口给自己打开了门。

    “听雨。怎么回事,我刚才好象听到了一个男人的痛呼声?”展倾绝关切地问,目光和灵识一起往林听雨背后的房间扫了一下,现展无影正在床上甜睡,并无异恙,暗暗松了一口气。

    林听雨道:“爷爷,我也听到有人痛呼,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有哪位弟子在修炼出了茬子?”对于修炼者来说,这种事并不少见。

    展倾绝见她脸色如常,展无影也没有异样,沉吟了一下,便道:“兴许是这么回事吧。是我太大惊小怪了。那我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

    林听雨点头“嗯”了一声。

    展倾绝离开了,林听雨将门关好,重新启动结界后,却不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道:“还好没被爷爷现,不然爷爷肯定得担心死了。”

    “可不是。”小眼说道,“那老东西把无影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

    那个胆敢对她和展无影开枪的人,已经在刚才的一瞬间被她收入了扇子空间。而她身上的伤则因为她刚才迅换了一身法衣而掩饰了血迹。

    她现在的灵识比展倾绝还要强,所以展倾绝是无法探出她是不是有伤在身的。

    她盘膝坐回到床上去,运行太阳守魂经,利用丹田内的仙灵之力还修复肉身上的经脉伤患。

    这些伤患乃是纯正的仙识强行爆所至,就算有仙灵之力来修复,可是短时间内竟是不见好。

    “这是仙识造成的伤患,想要短时间内恢复,恐怕非仙药所不能。”小眼无奈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