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728 琥珀(七)
    而另有一股劲风却吹着她所在的琥珀以更快的度往远处掠去。>雅文吧  w·w-w=.=y=a·w`e-n=8=.com

    正当林听雨以为自己可以逃过眼前一劫的时候,她的无限妙音却骤然有所现。

    前方,赫然有一只大手破开虚空,从虚空后面钻了进来,朝林听雨抓了过来。

    林听雨控制着琥珀及时改换了方向。

    可是,居然又有一只大手骤然从她的前方破空而出。

    这一次,那只大手并不是象刚才那样径直朝林听雨抓来。而是那只手里握着一条足有百米的长鞭,叭的一声鞭甩过来。与此同时还有人沉声一喝:“留下吧!”

    百米的长鞭哪,林听雨就算借着无限妙音提前现了前方有变,可是想到要转移方向逃遁时,也已经是来不及。

    那道长鞭赫然劈至,劈在了琥珀之上。

    琥珀嘎吧一声,从中间断裂开来。好在它足够坚硬,那长鞭一击虽然力道骇人,却也只是让琥珀裂了一条缝而已。

    林听雨的虫躯在这一刻却是骤觉一松。

    她心头大喜,用力一挣,那琥珀竟是彻底从中间裂了开来,向两边坠落。她心意一动,精神力已经将琥珀接住。

    此时没了琥珀的隔绝,她的身体已经和外界接触开来,立刻心意一动,将碎掉的琥珀悉数收进了扇子空间,同时将宁欣放了出来。雅文8  w-ww.yawen8.com

    她放出宁欣,是想让宁欣替她挡下那堆追上来的大乘期强者。宁欣修为高深,已经步入仙境,在这里受则空间法则的严格压制,修为也被压制到了大乘期。

    不过,她的妖识却是远比那些大乘修士或者大妖们强大得多。

    林听雨不是打着让她用妖识压制那些家伙的主意。可有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她刚刚把宁欣放出来,就觉得自己这个身体出了状况。

    一种奇异的剧痛瞬间传遍全身,让她险些就控制不住自己这个虫躯,从空中掉下去。

    她感觉浑身上下的毛都开始变化,眨眼间就变得老长。将她里三层外三层地裹了起来。

    她的肉身在这一刻再度失去了自由。

    可是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一瞬,她微微一颤间,被丝、毛禁锢的身体竟是叭的一声就将层层叠叠的丝毛结成的茧给破了开来。

    也许是这条毛毛虫活得足够久,正常的毛毛虫从结茧到化蝶还有一段时间。可是林听雨却现自己这条毛毛虫,竟是在一瞬间就结茧完成,又在一瞬间就成功破开了这层茧。

    茧破的一瞬间,她就现自己肉乎乎毛茸茸的身体生了巨变,一双翅膀从左右两侧伸展开来。额头还长出了触角。﹎  雅文_吧 > w=w-w`.-y-a-w·en8.com

    这是一只彩翼翩然的蝴蝶,不过巴掌大小,羽翼好似彩虹,浑身上下不染纤尘。

    “快看,好美的蝴蝶啊!”她听到一个女孩儿的惊呼声。

    “是那个神脂包裹着的虫子。”

    “快追,神脂肯定还在它身上,不能放它逃了。”

    ……

    宁欣的妖识终于散开去,齐齐压向那些胆敢追踪林听雨的人。众修士和大妖们果然被她一记妖识压得险些倒地。

    可惜的是,在这个世界里,就连宁欣的妖识也被压制了大半。仅有大乘期顶峰强。不然,她可在这一瞬间就彻底夺了这些大乘修士和大妖们的战斗力。

    不过与刚才的情况比起来,现在能将他们暂时压制住、暂时无法再追踪林听雨已经很好了。

    原本她们都以为,这下她们可以安然离开了。可林听雨觉,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啊!

    她刚刚振了一下她那七彩的翅膀,还没来得及振翅高飞,就听头顶轰隆隆轰隆隆的,竟似有雷在迅地聚集着。

    宁欣骇然抬头望向高空。

    妖族最是害怕雷劫。而且,妖族在修炼生涯中所要遭遇的雷劫。可是要远比修士多得多。

    他们会在元婴期就遭遇化形大劫。其后每次修为提升到一个大境界,都要接受一次雷劫的洗礼。

    而修士只有在大乘期顶峰飞升之前才会遭遇一次雷劫。

    林听雨与宁欣有灵魂联系,很快就感应到了宁欣心中所想。她竟然在想,这雷声是不是毛毛虫的化形大劫?

    好吧。毛毛虫早就步入了大乘期修为,可是,因为一直被禁锢在琥珀当中,从来没有遭遇过什么雷劫。

    但这不代表,它就真的可以逃脱天道了。没有琥珀隔绝,雷劫就来了。

    林听雨想到头顶上轰隆隆巨响的天雷很可能就是要来霹自己的。心里郁闷的同时,也想到一个主意。

    “走!”她冲宁欣喊了一声,转身振翅而去。

    头顶上的天雷果然轰隆隆地追着她跑。

    宁欣可是知道天雷厉害的,而且她的修为再高,但是妖族骨子里惧怕天雷的天性也保存着,只敢远远地坠在后面,不敢靠近林听雨。

    反正她有强大妖识,那些修士和大妖又不是冲她来的,果断都舍弃了她,尽数追踪林听雨而去。

    林听雨在前面振翅疾飞,后面有一大堆的强者紧追不舍。

    轰隆隆……叭……

    一道天雷突兀地降了下来。

    林听雨在这一瞬间身形骤然加快,呜的一下就往前窜出去好几米。

    天雷本来是冲着她砸下来的,谁知道她这一提,水桶粗天雷,只有少一半霹在她身上,另外有一大部分就霹在了那里紧追她其后的人身上。

    “啊……”

    “怎么回事?”

    “怎么突降天劫了?”

    “是谁的天劫,他娘的怎么降的这么不是时候?不会另找地方渡劫吗?”

    ……

    一时间,惊叫者有之,痛呼者有之,咒骂者有之……但大家都不是傻子。刚才大家只是因为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只从琥珀里出来的蝴蝶身上,所以没留意罢了。

    此时此刻,却是已经有许多人都注意到,那天雷是在追着那只七彩蝴蝶跑呢。

    “是那虫子在渡化形劫!”

    “太好,趁他病要他命,老子不信他渡完劫,还有力气跟咱们争神脂!”

    “追!”

    这些人大呼小叫,声音未落,突地就见那只本来拼命前逃的蝴蝶突然一转身,竟然拍着翅膀朝他们这群人堆飞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