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731 琥珀(十)
    林听雨手中的应湖音拨弄了一下,一道琴波迎上了紫雷。﹍雅文吧  w·w·w-.-y·a·w`e`n=8=.-c-o·m`此时的紫雷仍旧强劲无比,与琴波遇上,竟是彼此僵持了片刻,那琴波终是不敌,散了开去。

    紫雷已被接二连三的阻拦削去了大半,只剩下手指粗细,里面也不见了红色的闪电,落到林听雨身上,令她整个身心皆是一震。

    她只是感觉到从头顶开始,一股麻热的感觉瞬间窜遍全身,让她浑身上下出现了一段时间的灼痛麻痒之后,身上竟有一种通泰之感,好象全身的经脉以前都是堵塞的,却在这一瞬间就被打通了许多。

    “这女人真正可恶,不能再等了,咱们先一起把她干掉再说!”那个长相少年的修士又是一声厉喝,带着众修和大妖们再度纷纷祭出法宝灵器,朝林听雨攻了过来。

    林听雨将她强大的精神力和灵识再度一起放了出去。这次却没去攻击修士和大妖们的灵识,而是直接截断了他们的灵识。

    然后精神力裹携着那些被他们祭出的、此时却与他们失去灵识联系的法宝灵器们,一股脑收进了自己的扇子空间里。

    众修士和大妖们全都愕然了一瞬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攻防法宝居然都被对方就这么轻易给收了。雅文吧  w·w`w·.·y=a·w·e=n8.com他们瞬间有种错乱的感觉。

    “退!”那个少年修士最先反应过来,厉喝一声,带着自己的人马先行往远处逃遁。

    这一次,他明显不打算再继续观望,而是决定彻底退走了。

    对方虽然人少,但是拥有远他们的灵识,只这一项就足够他们彻底败北了。先前他还抱着侥幸心里,想要趁着对方渡劫成功拿下对方,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他的痴心妄想。

    可是,林听雨瞅谁都能放过,就这小子绝对不能放过。要不是这家伙在一旁指挥,她能被那么多人围攻吗?因此跟个影子似的,一步不落地就朝他追了下来。

    “少年人,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啊。姐还没陪你玩儿够呢?”宁欣在后面声音飘渺地唤了一句,带着几分调侃,还有……狐媚。

    这声音明显被她加了料,狐族的媚术可是相当了得的,何况她的修为摆在那里。

    那个长相少年的大乘后期修士立时脚下一个趔趄。竟是差点软倒在地。

    他身后还跟着一堆他家族或门下的修士,另有两个大乘后期,还有数个大乘中期和初期的强者,都非常了得。雅>文8﹏  w-w·w-.`yawen8.com被她这声呼唤更是搞得晕头转向,有些甚至转了方向,朝她奔了过去。

    “快走!”少年修士到底是修为高深,冲众人一声厉喝,立时就让这些被媚术搅乱意识的修士们回了神,惊慌失措地跟着他逃命。

    “帅哥,你等等我啦。你跑那么快,我追不上啊!”宁欣又喊了一声。

    不少修士都诡异地停下了脚步。

    “走啊,不要停!”少年修士紧跟着就喝了一句,那些被叫停的修士们纷纷回神,赶紧玩命地逃窜。

    少年修士的脸涨得通红,可想而知他要完全挡下宁欣的媚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有些人终于现不对头了,后面那两个女人分明是冲着最前面那位去的啊。这些人虽然对那少年修士的修为和威望不乏敬意,可是当此危难时刻,大家还是分道扬镳吧。

    许多人跑着跑着就脱离了队伍,后来见那两个女人也没分头去追那些掉队的人。反倒只追着前面那个少年修士,众人心下都有几分悟了。

    一队人马到最后就只剩下领头的那个。

    那个少年修士终于后知后觉地现,怎么他带的人全都不见了?

    再一回头,哎呀妈呀。那两个女妖还跟影子似的在后面紧追不放呢。少年修士立时一提气,在身上拍上一张风行符,呜的一下提升了大半的度,往前方疾驰而去。

    林听雨实际上一边追击,一边注意着周围。她虽然到了这个时空年头不短了,可是。从来就不曾离开过那个被封印的时间静止的空间。

    这次还是头一次在这个时空闯荡,不免得多注意些。

    她现,以她这样大乘修为的疾驰,如今快两个时辰这去了,他们仍旧在一片又一片的密林山峦上空飞驰,仍旧没能离开这片古林。

    看来这片古林面积不不小。

    “帅哥,等等我啊!”宁欣再展媚术,声音娇柔让人酥麻入骨,连林听雨这个主人听了,骨头都有点软了,何况是前面那个亡命奔逃的修士?

    那个少年修士再也支撑不住,他虽一直强行抵抗着不让自己失去心智,可是本来他的修为是大乘后期,靠着风行符和脚下法宝的作用才能勉强不让林听雨和宁欣追上,如今再被媚惑,令他的心神不稳。

    他心口登时一痛,喉头一甜,噗的一下吐出一口鲜血出来。

    “哎呀呀,帅哥,你怎么了?受伤了么?快让奴家看看……”宁欣已经追了上去。

    她的修为其实早就步入仙境,被空间法则压制着,也在大乘顶峰左右,比那个大乘后期的修为高出一个小境界,度上早就压过对方一筹,只不过她和林听雨是有意耗尽此人心志,这才故意在后面不紧不慢地吊着。

    那少年修士内腑受创,身子一个不稳,便从他的飞行法宝掉落下去,还好宁欣追上去的分外及时,一下子就来个公主抱,把他给抱在了怀里。

    “小帅哥,你这是怎么了?”宁欣眨着一双好看的眼睛问。

    那少年修士心潮澎湃,脸现潮红,虽努力压制着已经被搅乱的心神,可是内息却仍旧不受控制地变得混乱不堪。

    他又觉胸口剧痛,复又噗的一下口喷鲜血。

    宁欣那里一双狐媚的眸眨动了一下,正想再开口说什么,忽地就听林听雨无奈道:“行了宁欣,别把他弄死了,他要是死了,咱们还怎么玩儿?”

    “你们两个妖物……想要玩儿本尊……什么?”这修士满脸通红,喘息着问,突然眼睛一翻白,竟然晕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