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746 清宫阕(四)
    系统接着说道:“九点好感度,只差一点就可以达到十点,让任务目标爱上你了。>雅文吧  w·w-w·.·yawen8.com加油哦!

    因为增加了一点好感度,可以让你另外增加一项特长技能,婉转迷音、冰肌玉骨、婀娜舞姿和婉约气质,你可以任选其一。”

    哇塞,这位不但好感度已经窜升到了九个点,还能再得到一项特长技能!林听雨深感此次任务之艰巨,时间之紧迫。

    那腾尔佳?青婉微一沉吟,便选择了“婉约气质”这一项,因为她觉得这种气质更符合纳兰公子的品味,会让她完成这次任务更容易一些。

    特长技能一经选定,林听雨就感觉到腾尔佳?青婉言谈举止,包括走路的姿势都生了轻微的变化。这种变化极为微小,若不仔细观察,根本就看不出来。

    可是,它却让腾尔佳?青婉在举手投足间透出一种书香门第出身的子弟才能具有的翩翩书卷气。

    在清朝这种重男轻女的封建时代,女人的社会作用非常有限,她们受教育的程度也远不如男子。

    身上居然会透出这种书卷气,可以说,走在腾尔佳?青婉身边的纳兰公子,已经注意到她行止间的特殊韵味了,看向她的眸中已不禁带上了几分赞赏和惊艳的情绪。﹎>  >雅>文吧﹎  w`w·w=.=y`a-w-en8.com

    眼见青石砖路上的两个人就要走到门口,林听雨知道此时最好是暂时回避。不过,她必须尽快有所行动,将纳兰公子的注意力从腾尔佳?青婉的身上转移开,不然,她可能到下次青婉再见纳兰公子的时候,任务就得宣告失败了。

    她穿越来得有点晚,青婉明显已经不止一次见过这位纳兰公子了,而且以前给纳兰公子也留下了极深的印象,甚至可以说是好感。

    这一次,腾尔佳?青婉又这么贴合纳兰公子的喜好地卖力表演,不引来纳兰公子对她的好感才怪。

    这对少年男女一边往宫门深处走去。一边畅谈着诗词歌赋。要知道青婉也是从小就接受文学方面的教育,十几年下来,就算没有纳兰公子的惊人才学,但谈吐文雅风趣。不时地拽上两句诗词,还是做得到的。

    永和宫中的宫女无数,纳兰公子在被定为驸马前后的一段时间内,又经常出入永和宫,见过的宫女肯定不少。会独独对腾尔佳?青婉产生好感,这一方面是青婉努力的结果,但跟她得了原主记忆中的诗词知识也不无关系。

    林听雨就惨了。> 雅文吧>_ ﹏﹎ w-w-w=.-y`a-w-e·n·8·.·c-om她穿越的这个原主,可是家中的一个庶女,当家主母生怕这些贱妾生的女儿过自己的女儿,哪会真的让她们学习文采。

    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才是最适合卢若芷这种庶出女身份的。

    卢若芷并没接触过太多的文学,林听雨在这方面也没特别研究过,她想在这方面引起纳兰公子的注意,甚至说引起纳兰公子的好感。不说肯定不成功,但肯定比不过那个腾尔佳?青婉。

    她必须另辟蹊径。

    林听雨已经以尽量快的度回了深宫内院。

    腾尔佳?青婉按照和月格格的吩咐,将驸马候选人之一的纳兰公子领到了御花园的湖心亭。

    她和卢若芷都清楚,和月格格本人才学满腹,却是不太喜欢纳兰公子这种儒将风度的男子。可能是受满族骑射风气的影响,她更喜欢粗犷豪迈一些的男儿。

    但是皇帝一直对这位纳兰公子推崇备至,虽然还未下旨,却已经跟和月格格多次表示,有意让此人为和月格格的驸马。

    因为还没遇到那个腾达王子,和月格格现在对这位纳兰公子。还是处在试探、了解的阶段,对纳兰公子她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恶。

    而纳兰公子虽然还不完全清楚和月格格几次召自己进宫拜见的原因,但多少也猜到点眉目。对于这种事,他似乎并不太在意。既不去讨好和月,也不过度疏离和月。

    到了湖心亭,纳兰公子就朝稳坐在亭中的和月格格施大礼唱喝:“臣,纳兰性德,拜见和月格格!”

    林听雨一直在用无限妙音听着他们这面的动静,听到纳兰公子自报名姓。心中暗道了一句:“果然!”

    接下来的近一个时辰里,纳兰性德恭敬地站在和月格格的面前,听着和月格格的问话,语气淡淡却又不失谦卑。这让和月格格的脸色莫名。

    大概,和月格格对纳兰性德于婚姻一事的态度不太满意。她可能觉得,皇帝有意让她下婉,纳兰性德怎么也得表现得高兴一些才对,可是他却这样不咸不淡的,未免让高傲的和月格格有些不喜。

    谈话过后,纳兰性德又在腾尔佳?青婉的引领下往御花园外面走。

    走着走着,忽地就听不远处一棵硕大的槐树后面传出幽远凄婉的歌声:“山一程,水一程……”

    这歌声开篇,却是纳兰性德昔日所作的另一词的起始句。再加上这歌声透着思念,充满婉转的情思,是以歌声一起,就立刻引得纳兰性德的注意。

    只听那歌声接下来唱道:“柳外楼高空断魂。马萧萧,车辚辚,落花和泥碾作尘。”

    这后面的词却与纳兰性德所作的以“山一程,水一程”开篇的《长相思》相去甚远,可是词的韵脚与他的词却又相符,这复又使得纳兰性德惊奇不已。

    “风轻轻,水盈盈,人生聚散如浮萍。梦难寻,梦难平,但见长亭连短亭。”

    歌声凄婉的曲调让纳兰性德深有感悟,欲罢不能,竟然完全愣在那里,只想倾心而听接下来的歌声。

    “山无凭,水无凭,芳草萋萋别王孙。云淡淡,柳青青,杜鹃声声不忍问。歌声在,酒杯倾,往往悠悠笑语频。迎彩霞,送黄昏,又记西湖月一轮。”

    这歌声并不太长,歌词亦很简约,却是让人听之难忘,情意萦绕。

    歌声隐去,纳兰性德忍不住好奇地往那老槐树后面看去,只是被槐树挡住了歌者,他只能看到一丝淡粉宫女服饰的一篇衣角。

    “纳兰公子,快走吧,误了出宫的时辰就不好了。”腾尔佳?青婉催促道。(未完待续。)